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浮香绕曲岸

    回到小院里的时候,解舞明显的感觉到了院子里不容寻常的气氛,静的有些太怪了。

    眼下正是五月,越发的炎热起来,两间里外的屋子也愈发的闷。

    今早儿王爷刚说要把应新堂给她住,长史就差了一个管事娘子来,带着四大四小四个婢nv,另外还有四个约莫十岁的小太监来,让她选J个当差的。

    如今狸猫和解舞的三魂七魄相融得差不多,便是从前的记忆,也是一清二楚了,狸猫本是活泼好动外向的X子,也懒怠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便直言开口要了云姐儿做应新堂的大娘子,打理一切庶务。

    荣华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又说了好J次福嬷嬷带着春梅献殷勤的事,她想自己在府上本无根基,有人投来正好,用用再说。

    虽说是主仆,但她终究是福嬷嬷提携上来的,不能忘了她那一份功劳。

    让春梅从婢nv升了侍nv,才留了四大四小婢nv,小太监也一个没落下,听说应新堂院子挺大的,人少了怕是不好伺候。

    按理说,以她现在的身份,伺候的有四个便是顶顶儿的足了,只是除了两个侍nv和福嬷嬷,其他人都挂在应新堂名下的,问起来也算不得伺候她的人。

    长史使了银子,得了司寝嬷嬷的指点,紧着下午就把应新堂收拾出来了。

    不过这屋子建好只好还没住过人,搬家也得看看日子,便选了两日后的H道吉日。

    长史还巴巴儿的派了人过来回话,让顾夫人见谅,应新堂是收拾好了,但还得委屈她将就两日。

    跟着送来的还有两个打扇子的小婢nv。

    芭蕉叶形的扇子和她们的身量差不多,也不敢直接把风打在她身上,只是对着窗户门扇,不多时倒也凉爽。

    解舞擦了擦额头的薄汗,她本X热,最怕这热天了。

    心道这长史还真是想得周到,只是不知道哪个下人多嘴,让外面的人知道了她怕热。

    想着新到的十J个人,她心里面不禁嘀咕,也不知道其他nv人有没有于里面放个细作什么的

    这样百转千回的心思,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人了。

    秦王因着军务繁重,倒是没再来找她,也没点其他人侍寝。

    搬家那天解舞先带着人过去了,贵重的金银细软和贴身之物都是荣华和春梅经手带过去的,福嬷嬷在原来屋子盯着小太监们搬抬。

    该带走的东西就算用不上也得带走,应新堂地方大,到时候放库里就行。

    应新堂是个三进三出的大院子,中间花厅往里是寝居,两边儿一溜四间屋子,和花厅耳房连着,伺候茶水之类的。

    若是一般人家,角门方设的多半是厨房。

    但王府有规制,出了大膳房,其他院子都是不准开火的。

    后面就是空置着的了。

    应新堂大院门和左右方四个角门出去都是可以去花园的,是极好的地方。

    左边的角门出门就是花园里那挖出来的荷花池,那地方本来是一块空地,是秦王赢让人挖出来的。

    这凉州本就雨水少,这荷花池的水有大半都是人从井里挑来的。

    顾解舞是记得的,镇南王府也就王妃院子里用大水缸养了些个莲花。

    这皇帝的儿子和世袭的王爵还是有区别的。

    秦王十四岁来戍边,起初是极不习惯这凉州的水土,才让人挖了这荷花池,看着莲花盛开睹物思乡罢了,年岁渐长后,也再没功夫悲秋叹月了。

    今日应着解舞搬家的景儿,倒是想起了这个工程浩大的荷花池,又来瞧了J眼,不免想起自己至今零落,不得归家,父皇是如何的凉薄。

    脸Se也不禁惨淡了下来。

    五月时,池子里的莲叶正绿的生翠,一根根chou出条儿,上面长着新绿带粉芽红的花骨朵来,别有一番生机。

    解舞不知旧事,反倒觉着这很有天家气派:“这荷花池只怕翻遍凉州城也找不出第二个了,真是好看。”

    秦王见她一副十分满意的神情,回忆说道:“你没见过嗊里面滇潾Y芙蓉,那才是美不胜收。

    嗊里面每年三月就从香山引温泉水入太Y池,满池芙蓉四月就开,红紫粉白,大小各异。一直开到十月。”

    顾解舞眨着眼睛:“真的?那有机会我得去瞧瞧。”

    说完,掩嘴偷笑。

    秦王心想,以她的出身,只怕这一生都是无法入嗊觐见的。

    只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两个人一起绕着荷花池走了一遭,竟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了。

    两旁滇潾监侍nv们也不敢跟得太近。

    秦王垂手缓步慢行,知她的裙裾紧窄繁重,稍动得频繁些就发热,她又是个ai出汗的身子,所以故意走的慢急了。

    饶是这般,她也是背心出了一Pmao汗。

    两人走到一颗垂柳下,绿Se的枝桠被晚风吹得扬起,一丝一丝的。

    解舞今年不过十四岁,正是ai玩的时候,忍不住折了两条,好好的柳丝被她拿在手里胡乱绕成圈儿,浑不自觉的戴在了头上,还问秦王她好不好看。

    她小时候远远的看过,有些农家nv子就喜欢摘迎春花的绕成圈儿戴头上臭美。

    秦王脸上绷不住了,背过身去偷笑。

    他无论在府上还是军营从来都是冷着脸的,鲜少言笑。

    这么一笑怕是要把其他人吓坏。

    后面司寝嬷嬷偷瞄着,见两人很好,嘴角也弯了弯,这伺候人的事儿,只要主子心情好,就好伺候了。

    这院子虽是种了许多的奇花异C,但附近并无什么异花,秦王却闻着一G子香甜的气息。

    很像是那笑靥花的清芬。

    秦王依偎了过来,在她的脖子处寻到了那香气的源头。

    淡淡的在耳廓处说了一句:“今日让本王循着什么好东西了?古人说‘人比花娇’,今天算是第一回见着了。”

    那香气熏得他头晕目眩,心情异常的亢奋,不自觉的失态了。

    解舞不知情由,只晓得后面有许多人看着,小nv儿嗅潿作祟,脸红到了脖子根儿。

    怎么回到应新堂的她已经记不清了。

    只知道,秦王殿下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

    在床上跟第一夜似的,仿佛神智都模糊了。

    这会子,太Y还没下山了。

    外面司寝嬷嬷脸Se不大好了,这算不算狐媚H主?

    解舞躺在榻上,看着窗外渐渐暗下滇濎Se,心道:明天真是没法见人了。

    应新堂的寝室格外的大,只放了一张床榻,四面都是空置的,左手边搁着一只N白Se的大敞口的浴缸,里面一对儿金红Se的金鱼咕嘟嘟的蛡惻泡儿。

    万物有灵,解舞知道,它们夫Q两个正笑话她呢!

    秦王就快好了,但就差那么一点儿,反倒是更折腾起她来。

    满屋子都是那笑靥花的香气,让人心情大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