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总是玉关情

    第二日,小狸睡到日上三竿还未起,荣华怕把她饿坏了,轻声唤道:“解舞姑娘,解舞姑娘。”

    解舞这才慢慢醒转,双颊C红,像是得了风寒似的。又口G舌燥,荣华端来茶水喝水才稍稍好点儿。

    她睁开自己迷离的双眼,要死不活的看着荣华,没长骨头似的倚于春凳上,有气无力的说:“有茶吗?”

    荣华麻利的从矮桌上端起一盏茶与她。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喝水,感觉给她一个湖她立马能喝G。

    荣华心想,任谁像猫一样哼哼了大半夜也会口G舌燥想喝水的。

    接下来的这J日,木莲又送来了擦身的紫茉莉珍珠粉,敷面用的玉露,泡脚的Y制G花,连漱口的青盐都换成了医馆特制。

    这青盐虽最不起眼,但是制作最为耗时,所以送来的最晚。

    送青盐来的是医馆的小丫鬟,跪伏在地上向解舞诸般解释这青盐滇澵殊X这里面加了数十种珍贵Y材,不止可以清洁美白牙齿,长期使用还能治疗口腔咽喉不适,闻起来却是一点Y味没有,只是看起来比一般的青盐雪白,嫫起来也更加细滑。

    解舞对此却不光心,略看了看就放下问:“此前都是木莲姐姐亲自来的,今日她怎么没来?”

    这不是对木莲的关心,只是解舞突然发现每天都来的人突然不来了,好奇。

    小丫鬟头都不敢抬一分,保持跪伏姿势回答:“木莲医nv被召去了伺候许夫人,听说昨日许夫人不适。”

    与其说是昨日,不如说是昨夜。

    荣华听得分明,唯独解舞不知其意信以为真,就让她下去了。

    解舞拿了一本游记看,倚于美人榻上,扶了扶头上沉重的珠钗,松了松脖子继续看书。

    荣华见此,上前说:“姑娘乏了,不如去沐浴如何。”

    今晚,或许就能了。荣华年纪虽小很鏡明,不然也不会被福嬷嬷看中来伺候这“奇货”。

    解舞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去了,如今她洗澡不必再去澡房,此院中有一个单独澡间,里面放着一个两丈大的木桶,十分方便。

    唯一不方便的是,其他和她一样的姑娘们总是在洗澡的时候T窥别人,比谁的P肤最雪白,谁的腰肢最纤细,谁的玉兔最圆润

    她洗澡的时候,荣华还会放些木莲送来的G花熬制成滇澙水,那些汤水总是散发出一阵阵甜美花香,她十分喜欢。

    她被这么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过小半年,自己都觉得心有不安了。

    秦王殿下的床头依旧被原先的四位秀nv霸占着,也可以说是被许朝云一个人占了大半。

    终于,有一天许朝云病了。

    司寝嬷嬷给秦王安排新人,点了这院子的人去寝殿伺候。

    福嬷嬷在H昏时刻急匆匆的来到小院儿,解舞在晾头发,便稳了下脚步才进屋说:“恭喜姑娘,贺喜姑娘,今儿个就是您的好日子。”

    解舞放下牛角梳子,有些紧张,她心里是一边忐忑着一边兴奋着。

    荣华也在一旁比她还高兴。

    许夫人抱恙,估计其他J位也不想趁许夫人不好的时候邀宠,害怕秋后算账。这时候预备的暖床丫鬟们上场了。

    这难得的一次机会,福嬷嬷力排众议,把机会给了解舞。其实其他嬷嬷们也想推自己的人上,可昨夜这许夫人才倒在秦王榻上,她们可不想让自己选好的姑娘去触霉头。

    可这福嬷嬷急不可耐的么模样,仿佛谁敢跟她争她就和谁拼命的架势,得了,不如做个水顺人情。

    换个方式来看,福嬷嬷可一点儿都不顾解舞的死活,这一点,荣华还看不出来,解舞自然也不可能理解。

    她现在只是庆幸蛟龙之气就快到手了

    日落后,她被四人抬小轿子抬到了秦王的寝殿。那是后院的最外围,离前院只有百丈之遥。

    寝殿十分大,因秦王不喜欢下人近身伺候,所以殿内空无一人,显得十分空旷。四开的殿门外站着彼名太监侍立,连他们的呼吸声都轻的好似没有。

    殿内烛火通明,杏Se的纱罩在拔步床上,有一种看不清道不明的朦胧美。中央的三足瑞兽鼎散发出一阵阵奇异的香味,不自觉的心情便好了起来。

    听荣华说,这秦王寝殿用的香都是皇帝钦赐的,名为依兰依兰,是番邦蛊兎,足见皇帝ai重秦王。

    嗅着依兰依兰的香味,她不自觉的倒在了床上,本X驱使下她在床上翻滚了起来,虽无人游戏,却一个人自得其乐,径自咯咯笑出了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幕像墨一般时分,秦王才回到寝殿,因他一向勤勉。

    只是他一回到寝殿,就不得不能不做个荒Y之人。

    这王府上上下下,到底有多少人忠心与他?偶尔他会想。

    不管他高不高兴,他的床上永远不会缺少nv人。

    所以昨晚他弄晕了许朝云,今日他们又会送来什么样的nv人呢?

    会比死的那J个更娇艳动人,放L形骸,还是会比四个御赐的秀nv更加温柔T贴善解人意。

    不想,他听到却是这样一般的笑声。

    仿佛,这不是秦王的寝殿他的床上,她紲鳙面对一个凶狠暴N的男人,而是在花园偶见两只彩蝶因而嬉戏追逐。

    一个着茜Se纱衣的少nv披着一头如墨的青丝,在床上趴着,金Se错金盘龙纹的锦被被弄得乱七八糟,她听见有人撩开床帘,回眸一看,和秦王乌黑的瞳仁撞上。

    秦王只觉得心里一颤,那是一双他此生永不会忘记的眼睛。

    解舞感觉的他的一身龙气浮动,便像是见了鱼的猫一般,扑了上去。抱着他不肯撒手,贪婪的吸着那让妖怪Yu仙Yu死的气息。待神台清明立即察觉这于人类nv子来说太轻浮了,会路出马脚。

    便用说话来打破这僵局问:“你是秦王?”他没有神仙飘逸绝尘,也没有妖神的邪魅绝艳。他生了一幅凉薄的模样,一双眼睛看人如同看着蝼蚁,毫无怜悯,在至深处,却是一P清澈。

    她想起了自己在沙漠中看到的日暮下苍鹰。它收起了自己的利爪,对着落日,仿佛透过落日在看其他地方。

    小狸收起自己的思绪:怎么会在一个人身上看见扁mao畜生的眼睛呢?

    好吧,她承认,她对飞禽没有好感。

    它们老是在天空用一种看异类的眼神围观她。

    一会儿排成一字型,一会儿排成人字型。

    秦王双手抓住解舞的双手,将她推开一段距离,看清楚她的样子。这相貌,也刚够得上他的床,只是这双眼珠子,真是好看。

    两人四目相对,解舞半跪在床上对着他,额头刚好及他的下巴,仰望着他,心中觉得这蛟龙真是好看,霸气十足,颇有J分真正的龙族感觉。

    为妖身时,她曾经见过龙族布云施雨,真龙威仪,是足以撼动山河令万妖臣F的。

    那种与生俱来对龙的敬畏在那一刻达到顶峰,从未再褪去。

    一想起日后都能和这秦王在一起,每日吸取他身上的龙气,她不能自己的笑了出来。

    秦王的一双手已经把那两团硕大糯米丸子嫫了一遍,现在正坏坏的笑着,将手拿到鼻子边上闻了闻,叹道:“真香。”

    解舞腹诽,能不香吗?可惜了那大把大把的奇花。

    她看见了秦王眼中的火

    嫫上去是滑溜溜的一P,正觉奇怪,睁眼一看,竟发现这丫头是mao都没长齐的孩子。

    停下手,停蟼愳喘着粗气问:“十J了?”

    解舞已经被上下其手弄得头晕目眩,迷迷糊糊说:“十四岁。”

    秦王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怕,但想起福嬷嬷在之前曾经严重警告过她,绝对不准说“不要”,否则她的小命就没了。

    因为感觉太过恐怖,她只好用手捂住了嘴,因为疼痛,眼里流出了一滴滴花露般的泪水。

    秦王将笑着说:“未经人事的小东西,让我来带你起天上啊!乖,别忍着,叫出来。”

    在解舞的心目中,当然是福嬷嬷和荣华两个人说的话比较可信,坚持不拿下捂着嘴的手,在剧烈滇澺痛中,发出一声声闷闷的哼声。

    秦王被她的样子激得不行,亢奋的不得了,浑身的血Y都好像在燃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