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石榴吐芳菲

    走了一夜,她又累又饿,只是这城中有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歌馆舞榭人声鼎沸,街边更有佑耍卖艺,旁边还有各种摊挡卖细巧点心吃食,让人看了目不暇接。

    一时间竟然忘了腹中饥饿。随着蒸笼盖打开,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香溢满整条大街。

    芽菜猪R的,咸香可口,闻者垂涎。

    何况那还没吃过人间美味的小妖怪,肥瘦相间的猪R一蒸,里面的油全流进了包子P里,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R香,混合着面粉,肥而不腻。

    没出息的咽蟼愳里连绵不绝的口水,小妖怪看着一笼包子眼泪汪汪的,原主记忆里的味道喷涌而出。

    卖包子的大叔惊惶的将包子盖上,眼神毫不掩饰的表达出臭乞丐滚滚滚的意思。

    此刻的小妖怪一身衣F全是泥,锦缎的绣鞋已经磨破了,露出里面不知是黑是白的袜子,脸上留着昨晚偷吃稀饭的污迹,披头散发形同疯F。

    她悻悻的离开,躲在一条巷子里嫫嫫肚子,里面烧呼呼的难受。

    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心中感慨做人真是千难万难,难怪乱葬岗那么多饿死的人。

    想到自己也可能会这样死去,不禁悲从中来,蹲在路边呜呜哭了起来。

    这哭,也是刚学会的。

    还是妖怪时,她是没有眼泪的。所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流出水来,她沾着尝了尝,又苦又涩,她呸呸呸的吐了J下,擦了擦嘴,继续哭。

    老大一个人,竟然在路边如同稚童般嚎啕,引得一众出来买菜的大妈纷纷侧目,低声和身边的人耳语,该不会是脑子有mao病吧?

    路过的一个大娘见她不过和自家nv儿一般的年纪,有些同情,从篮子chou出一个玉米面大饼,在附上同情的眼神长叹一声,才再转身离去。

    那玉米面大饼比她的脸还大,她拿起来拍拍灰,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虽然饿极,可本能使她依旧优雅如常。

    你讲过猫吃东西狼吞虎咽的吗?

    一个大饼足足吃了半个时辰,她打了个嗝,连忙捂住嘴。她知道,这是不雅的行为。

    做了这种动作会被虎姑婆骂。

    吃饱了有些口渴,她就去找“井”,好不容易找到了井,可水离她起M还有三丈远,舌头够不到要了亲命。

    她在快渴死的那会儿终于看见了来打水的人,是个梳着双丫髻的丫鬟。

    她趴在丫鬟的脚边可怜兮兮道:“漂亮的姐姐,给口水喝吧?”丫鬟嫫了嫫自己的脸颊:“你真觉得我漂亮?”虽然明知自己相貌平平,但人总是ai听奉承话的。

    她使劲的点头表示这是真实的她没说谎。

    丫鬟一手握着绳子,一手将木桶丢进井里,把打上来的第一桶谁放到了她面前说:“喝吧!”

    她喝好后又道了两声谢谢,正准备离开,未料那丫鬟却和她聊起天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石榴。”她嗫喏下才说:“小狸。”

    石榴心道这乡下人的名字就是难听,小梨他们家一定是卖梨的。

    这井位于秦王府外围,甚少用到,一般都是院子里下人们的洗澡水不够了才从角门里出来大水,今天石榴是想给自己打些洗澡水的。

    不过在这井边看见了小狸,心里面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她看了看小狸单纯的笑容,感觉很好骗的样子。

    就酱紫,石榴这个喜欢见义勇为的朋友答应帮助小狸找一个有吃有穿有住的活计,而且还是终身制的那种。

    待她换上了石榴准备丢掉的旧衣F,上面还有好J个豁口,料子也擦得P肤生疼,不过想想比自己那身死人衣F强多了。最后还是很担心的又问了一次:“他们真的不会赶我走吗?”

    石榴用力的点点头:“不管谁问,你都说你是我表M,这样谁都不会赶你走。”

    小狸这才辈心的笑了,去井边照自己样子,虽然换了衣F,绑了头发。

    但是脸上还是脏兮兮的,洗澡需要柴火烧水,小狸目前还没有钱到厨房买柴,所以暂时作罢。

    加上她的工作是烧火加劈柴,脸脏不脏这种事情没人在意。

    石榴指了指那山一样高的木头说:“今天睡觉前把它们全部劈成这样。”

    旁边放着劈好的一PP的木柴。

    小狸亢奋的冲过去劈起柴来,石榴说,秦王府的工作做不完是不准吃饭不准睡觉的,换言之做完就有饭吃有觉睡。

    柴房很大,相当于普通人家的小四合院,这还只是众多柴房中的一个。

    只供应府内上下的热水以及大厨房用的柴火。像王爷的膳房柴火,就是对面的吴大一家的活计,送来府里的柴也是尽捡好的往那边送,这边就只剩下破烂可捡。石榴为此逢人都要说一番吴大牛一家。后来这事被吴大牛家那口子知道了,带着一**好的婆子找上门来,狠狠扇了石榴两个大耳巴子,骂道:“你个芝麻烧饼脸的九等丫头,也敢乱嚼舌根,再让老娘听到半个字,撕烂你的嘴。”

    至此,石榴看见吴大家的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论起资格,吴大一家是跟着王爷一起从京里来的,不是这些土生土长在凉州的买来的奴才能比的。

    论起辈分,吴大家的够当她娘,也不见她占理,从此也就安生了。可吴大家的自从收拾过一次石榴心里的气还没发完,一直盯着想寻石榴的错处,这是想睡觉就有枕头来。

    眼尖的吴大家的看见石榴带回来一衣衫破烂的乞丐,给她换了衣F让她在院子里劈柴,那边劈柴劈得啪啪的响,听声音就知道不是石榴那懒货。

    吴大家的一步当三步的寻到二柴房门前,从门缝里看,果真如此。推开门就往里进,朝着屋子里喊了一声:“有人吗?”

    小狸停下,抬起头看了两眼,想了想说:“有人。”

    吴大家的

    石榴听见对头的声音,未见人先笑:“哟,吴大婶你贵步踏J地,有事?”

    接着很自然的对小狸说,看什么看,快点劈柴。

    小狸哦了声,继续劈柴。额头上的汗珠混着脸上的污迹流下来,十分恶心。吴大家的笑问:“门上的人说你带了个人回来,说是自家亲戚。这事被管事NN知道了。

    府里不让进生人,虽说是你亲戚,没怎么听你说过,让你赶紧送走。”

    吴大家只心想这是石榴从老家叫来的穷亲戚,让她来G这能累死人的活计。

    别小看这劈柴,王府里用的柴都是十年以上的木头,五十年百年的不是没有,就是男人见了也范难,更别说这二柴房就石榴一个丫头。

    石榴早就和厨房的管事NN说好了,哪里会有这档子事,知道是她信口胡诹。

    反说:“也不知这是J时说的,管事NN的意思是先看看这丫头能不能G,要是行,是要买下的。您也知道,也外面闹蛮子,王爷主子生怕进了J细。G脆从知根知底的奴才老家里挑,没见过世面有没见过世面的好处。总是买来洒扫的,不需多机灵。”

    石榴自从吃了一次大亏后,就从外露的跋扈路线改成了现在的Y损型,一番话弄得吴大家的面红耳赤。

    吴大家嘿一笑:“怪我孟L了。”

    石榴捧着她的手也呵呵笑:“吴大婶也是尽忠尽责,哪里的话。”

    石榴知道自己越是说的信誓旦旦,吴大家的就越是不敢多说。

    更别说去找管事NN问真伪。

    山一样高的木柴,到傍晚时分终于是劈好了,绕似小狸妖身,也累得全身骨头被打碎似的。

    待吃过小半碗饭和两P青菜,倒在炕上缩进角落一动不动。睡着了。

    迷茫间感觉到窗户透进来的月光,想明天再晒月亮吧!翻身裹着被子蒙头大睡。

    石榴围着小狸劈好的柴火看了一圈又一圈,企图找出中间夹藏的企图鱼目混珠的柴火。

    可越看越是惊心。狸劈的柴何止整齐划一,甚至能分出哪些是她原来自己劈的。

    可这些,是自己劈两天的量,她说晚上睡觉前劈完,是想借故少分她点伙食。

    那可是她从自己的口粮里省下来的。石榴再回到房间,见她衣裳鞋袜不褪的窝在炕上,心里一阵厌恶。

    有些后悔自己贪图便宜,哄骗人进来做工。

    轻手轻脚的过去拉起小狸的双手检查,发现只是稍稍红了点,并未起血泡。

    难道她会武功?

    小狸本就来得离奇,原以为是普通的乞丐,这凉州从来就不太平,被蛮子闹得家破人亡的百姓比比皆是。

    如果她身怀武功却深藏不漏,又藏拙进了王府,这怎么瞧着像是J细所为。

    这个念头在石榴的心里如同水入油锅一般炸开。她不敢想象,若小狸真是蛮子的J细会怎么样,自己这个把J细引入王府的人又会是什脺麽果。

    石榴一夜未睡,也不敢叫醒小狸,只是静坐着等二更天。

    一到二更,厨房灶上就要开始准备早点,虽还是半夜,但角门的门禁已经下了,方便进庄子上新鲜的菜蔬瓜果。

    二更的梆子一过,石榴就叫醒了熟睡的小狸。

    小狸迷迷糊糊的,不知怎么回事。

    待被石榴连拉带拽的拖出角门,她记得这是昨天进去的门。

    她立刻清醒了,抱着石榴的大腿不肯撒手:“你说过一辈子管吃管住的,你不能言而无信。”

    门房是个粗壮的汉子,络腮胡子。过来问了石榴两句,石榴只说是穷亲戚,死赖着不肯走。门房得知,上来狠狠滇澾了小狸两脚,也不怕把人给踢死了。

    小狸吃疼,手上的劲儿也松了,被甩了出去。眼看着角门被关上,自己一辈子的吃住就此与她断绝无缘,不禁哭了起来。

    经过昨日,她已经知道nv子嚎啕大哭会引来别人嘲笑,因此这时只能小声的chou泣。

    门外chouchou噎噎惹人烦厌,门房打开门呵斥了J句,说她再不滚就打死她。

    嘤嘤嘤~小狸只好起身离开,以她现在的法力,根本打不过这个“山”一样的凶狠男人。

    一路走去,皆是白Se粉墙,前面又是座门。两只石狮子坐落在门口,朱漆大门上的铜环闪着金光,说不出的威武宏伟。

    左右各挂着一个人高的大红灯笼,上书:秦王府。小狸双瞳变化成金Se猫眼,竖瞳配上那张乌漆墨黑的脸,十分狰狞可怖。

    妖瞳总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此时,她看见了秦王府上方漂浮着的龙气。

    这是一只蛟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