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八章 前史今视

    “为何选择刑部省卿大和长冈?”我饶有兴致地询问道。【全文字阅读】以我向想,吉备真备既是日本朝堂上的辅重臣,对日本朝廷的决策的影响不是一般地深远,恳请大唐驻兵日本的建议,由他在朝堂上提出才最是合适。

    至于膳大丘、大和长冈以及菅原檐成等人在日本朝廷中的影响却又等而下之。

    高尚不急不疾地躬身答道:“陛下,就这四人在日本的威望和权位而言,吉备真备无疑是最高的!然而,吉备真备今日既在日本朝堂之上向陛下叩拜称臣,那么,恳请大唐驻兵日本滇濁议就绝对不能再由他提出!一者,虽然现在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恳请大唐驻兵日本是非常无奈而又必须的事,但此议若由向大唐称臣的人提出,传之天下别有用心人的耳中,自会添言加语,于陛下声名和大唐日后的域外展极为不利!而陛下雄才大略哅怀天下,所图者既不只目下这一隅一域,就应尽量不要授人以口实在;二者,相当于大唐刑部的日本刑部省是掌控律法、接受诉讼的衙门,大和长冈身当日本国律法施行的长官,在日本朝廷的决策层八部省官员中,他的职位虽不是很突出,权威却绝对高于侪辈,绝不是流连于学问的式部省卿膳大丘、专注于医学研究的中务省大辅菅原檐成所能比拟的!微臣相信,一旦大和长冈当朝提议恳请大唐驻兵日本之事,一定会附议者众!”我欣慰地点了点头,做为拥有前世记忆的我,内心之中,确实喜欢有高尚、令狐嘲这样能通权达变不拘泥教条的人,在我身边处理事务,这让我颇有得心应手的感觉。

    眼见在高尚一席话间,自己的君主颇为赞同,不甘落后的令狐嘲心念转动间再献新策:“微臣听闻在今日大极殿之上,孝谦天皇为了安抚人心,曾再次强调鉴真大师的大僧都之位。鉴真大师的授戒之名扬于天下,而日本却是祟佛之国!

    在日本,不论臣民贵贱,都以得到鉴真大师及其门下高弟的授戒为荣,甚至孝谦天皇自身都得鉴真大师授菩萨戒。同样信佛的大和长冈,自也不会错过大师授戒的机会,必定与鉴真大师以及其门下高弟有所来往!而日本国上下臣民中但凡有点眼光的人,都清楚一旦大唐军队撤离东瀛后,没有强悍武力保护的日本所要面临的虾夷危机。如今,鉴真大师以及其门下高弟依然掌持平城京东大寺,只需让澄如和尚找点机缘,以语点化,亲慕大唐而又担心虾夷的大和冈自会悟出消弥日本眼前危机的解决之道!”

    ,东院距离大极殿并不是多远,作为大唐天子随驾参赞军中事务身份的令狐嘲只要在留心下,自不用花多大的气力,就可以得知大极殿朝会上所生的一切。听得令狐嘲的这个建议,我暗暗点头。接着,我们君臣四人用了一个中午的时间,把东瀛平倭第一、二步的实施细则敲定。

    目送高尚与令狐嘲退下以后,我立即令张思扬召请郭子仪、高适、岑参、员俶前来议事。先我就是否全力赈粮东瀛的问题,故意向随行的这四位朝中大臣问询。

    因为我知道,若是在明面上没有有力的理由和说法,来支持我做出全力赈粮东瀛的决定,我既不能向自己的家国臣民交代,在天下人面前也会显得事有蹊跷,一切除倭的行动计划都只能胎死腹中!当然,我若不是早已经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会做到现在这一步,如今我只是想把理由抛出来,让自己的行动合理化。

    “陛下的赈粮之议确实可行!虽说此次陛下为了全大唐信用,诛除冥顽之贼,扬我大唐国威,御驾远涉东瀛,动用了十万大军,消耗钱粮无数,但一则,作为天朝上国自不应坐视常往大唐朝贡的小国寡民饿殍遍野;二则,大唐今岁风调雨顺,陛下所实施的政令又颇为惜民,致得农产丰收,完全负担得起此战的粮食消耗;三则,史贼由民间、官仓所掠劫来的粮草,完全落入我军的手中。如果我大唐不全力赈粮东瀛,不仁不义、贪婪图报之名必然难逃,不只日本怨愤,天下之人也会不服,大失民心之下,陛下此行的恩德几无矣!”员俶先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余三人也纷纷赞同员俶的观点。

    这三个理由就够了!呵呵,真谢谢你这个代言人了,替我把理由全说出来了!以此做为自己无条件向日本赈粮的原因,使我得以在名正言顺的外衣下实施绝倭行动,同时也向天下人现大唐帝国的仁义和富强!

    接下来,具体的赈放方案在后勤专家岑参及高适等人的增润下,不到一个时辰就完成了。至于我大唐兵马要驻军日本的事,当然要等日本朝廷正式开始向我提出请求后再议。想着后世子孙再也不会面对倭奴忘恩负义的利用与残害,我的心头一阵轻松高兴,多日来的劳乏似乎也不复存在。其实,经过这次“史朝信东瀛事件”,我感触良多,整个过程仿佛是我前世历史记载上,中日之间九一八事变后的翻版:日本鬼子(史朝信部)挑衅中国东北(兵临九州),某人(孝谦天皇)采取不抵抗政策,甚至到后来撤回军队(主动撤回九州的防人)。汉堅丛生而组成的伪顽军(隼人部)仗着人地两熟投靠日本鬼子(史朝信部),肆疟中国(东瀛)!

    不同的是,倭国对史朝信部原本在历史文化、政治科技、经济生活上并没有多少恩义和影响存在,史朝信部之于倭国只是一种类于兽杏生存本能般的杀掠。日本鬼子却是数典忘祖、忘恩负义、丧尽天良、禽兽不如的东西!

    而在我以史为鉴有心而为之下,史朝信部只是我回报日本鬼子的一道开胃茶,哪怕是杀丁疟女!为了使大唐后世子孙多一份安宁,在鏡神文化和转脉传承上彻底除掉他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才是我为日本鬼子准备的真正大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