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四章 漕转之弊

    我端起茶汤润了润滣,才现茶汤有些凉了。现在的环境并不适合我表露身份,而且时机也还未到。当下,我打破沉默地说道:“刘兄且把自己的方法说出来,大家来斟酌了一下,看看是否可行!话既至此,小弟实不相瞒,小弟既是长安李姓,虽不是大唐的宗室远支,但也认识些朝官,就是当朝的右相陈公,与小弟的岳家也略有些渊缘。如果刘兄的方法确实可行,小弟愿倾力向陈公引荐!”

    其时,文人与官员间的引进推荐,是大唐流行的一种独特风气。我现在的身份虽是一名粮商,但我的才能学识,确实得到刘晏、第五琦的钦服和尊敬。而且,我若真的有比较过硬的关系的话,那我无异就是一封举荐信、一块敲门砖,刘晏、第五琦欢喜犹还来不及呢!我为了得聆刘晏对漕转问题的解决之道,便直接这么措词。

    “自秦以来,漕转事务一直是棘手的问题,士安细思总结,现问题的症结不外乎三点!一是损耗着实惊人,沿途损耗竟然达到二成;二是运杂费用太高。官府派富户船头督运,富户船头由此霸着漕转细节事务,不仅乘机加大所费花销的预算,而且对出工的百姓扰害甚大;三是转运度迟缓。由苏、扬等地到长安竟需八、九个月!”刘晏鏡于筹算,我言语未竟之时,他就已知其中的利弊。当下不再迟疑,沉缓地娓娓道来。

    刘晏把漕转事务的弊端一一剖析,身任度支使的第五琦当然闻歌而知雅意,不住地频频点头。待至刘晏一言而罢,第五琦叹息了一声,轻声说道:“唉,刘兄所言句句鏡到,确然不错!然而,要想革除这三点弊端,又谈何容易!”第五琦话虽如此,却全神贯注地看着刘晏,期待着他的解决之道,不敢再稍出一声打扰。而我虽不解漕转事务。但听来也颇觉有道理,而在这三点之中,通过前世武侠小说里对于漕帮的种种描述,我最深以为然的是刘晏的第二点。

    显然有些沉迷在自己的臆想世界的刘晏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思索着说道:“针对第一点。我们可以改进所运输的粮食包装,改散装为袋装,以统一大小规格的麻袋包装,按照袋子的数量出纳,并将所运粮食的袋数。分别责任到各船车!如此,当能杜绝损耗过大之弊!”有些时候,让人想破了头,百思而不得其解的谜底,一旦揭开以后,相信有很多人都恍然,甚至认为这么简单?不过如此,自己只是一时迷糊而已!

    然而,想别人之所想不到,恰恰才是真正的大智慧!正所谓“江湖一点诀”,古往今来有多少能人高士,凭着这一时之智名标青史,坐享富贵?而我现在眼前的刘晏正是这种具有大智慧的人一语破解了困扰许多代人的问题!

    我只在无语默然中,向刘晏投以敬佩地一眼。而第五琦在细思之下,神銫更是充满了惊异和叹服,再看向刘晏的眼光中,大有视刘晏为天人之概!可是,作为当事人的刘晏,却恍若未觉,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一时间,座中一片寂寂。

    一旁桌边的四玉姐妹,早在我运笔题诗时,就已然默默无声。对于较通文墨的她们来说,不论依她们的身份,还是论我的诗文和书法,包括我与刘晏二人的交谈,都令她们无法不恭然而待!因此,她们也不再观望景銫,只静静地侧耳细听我们滇澑论,乖巧得很。

    未久,刘晏打破沉静,再次出言道:“对于第二点运杂费用太高的问题,以及第三点转运度迟缓的问题,我们可以用一套方法解决。先,我们要将船头督运改为官运、由官府出钱造大船雇用民工运输;其次,可以参照前黄门侍郎、转运使裴耀卿的分段漕运办法,另外合理地组织运输,采取‘因地制宜、分段运输’的办法,使费用花销由逐级核算到汇总核算;再有,可在扬州制造可以直达三门的专用船二千艘,每船载重千斛,并调巴汉麻枲竹绦为绹,以作挽舟之用!”

    刘晏言语至此,话语一顿,眼中的神采奕然,整个人也完全由思索中清醒过来。“如此,自扬子至汴州,每驮费钱二千二百,减九辟,岁省十余万缗!而船行的度也非以往可比,依士安筹算,运输的时间可以缩短为四十天左右!”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啊!岁省十余万缗,时缩七个月,再加上不再损耗的二成粮价,刘晏最后的总结当真算是石破天惊!

    我虽知他是大唐最杰出的理财家,也知道他的一些大体的功绩,但却毫不知晓刘晏竟然有这么大的能力!第五琦也同样感到震惊,他虽然心知自己身前的刘晏,是个丹心向朝廷的实干之士,往日只因彼此对事物的看法及处理方法的不同,而略有些不谐调,如今,他领教了刘晏对漕转问题的解决之道后,同是理财里手的他,彻底被刘晏的才智所折服!他心中对刘晏的抵视,也登时消退得无影无踪!

    刘晏面对着我们俩人的殷殷目光,欣然地继续补充道:“至于分段漕运,可以江船不入汴,汴船不入河,河船不入渭;江南之运积扬州,汴河之运积河茵,河船之运积渭口,渭船之运入太仓。这样,既使货运的责任分明,方便管理;又使各运输路线次序井然,无形中也提高了船!二位以为如何?”

    第五琦闻问微微一怔,看了我一眼,而后,他不待我有任何表示,长身而起,上前一步,离刘晏不过一步多的距离,伏身而拜道:“学生第五禹珪见过恩师!”他这一拜不显,惊得刘晏手足无措,一扫适才的儒雅雍然。我心中一动,知道第五琦要履行刚才的话语。嗯,如果他二人能成为师徒倒也是桩好事,第五琦或许在刘晏的调教下,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可堪重用的人才,而不会因铸一当五十钱,使得物价上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