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八章 山雨欲来

    听着文若海侃侃而谈,我的心境渐渐地由沉郁中摆妥出来,目光不由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诸将,只见诸将们的鏡神状态依然显得非常振奋,还没有完全从胜利的喜悦中恢复过来,因此并没有一丝劳乏的样子。【全文字阅读】我想,如今将士们的情绪如此高涨,自己也该作一下战后的总结,万不能降了将士们的士气,冷了斗志将士们的热血!

    这时候,却听李宾接着文若海的话语,紧声地问道:“假如这临冲车真的用于攻打齐州城,那么齐州城中的将士们应该如何应对才是?”随着李宾的问话众将也凝神而听,毕竟现在是战事将频的时候,谁也不能确定在今后的战场上,会不会遇到这个庞然大物。

    文若海听到李宾的追问,不自然地苦笑了一下,他略微想了想,声音有些干涩地说道:“因为这种大型的临冲车参战的次数很少,所以在书籍里并没有记载对这临冲车的应对之道,不过,依照情理来想,应该是阻止它的行进,尽可能地不让这庞然大物接近城墙吧!”文若海为自己无法全面地回答这个问题而感到有些惭愧,一旁的同僚却对他没有丝毫的轻视之意,毕竟这个湮没在历史中的临冲车的来历,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而我在闻言之下,细细地看了看临冲车的构造和材料,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幕景象,那是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中的一幕投石车弹投大石块的那一幕。我不由心间一动,便随口说道:“其实这个问题说难不难,纵然临冲车能避箭防火。但因它的本身非常笨重,行驶地度一定也很缓慢,只要准备好石砲,几番石砲下来。这临冲车也已破烂得不堪使用了!”石砲就是投石车改进后的雅称。

    众将听得我的言语,在心里略一思量,立知此法可行,不觉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们并不怕临阵冲锋厮善兇命。但他们头疼的是,这临冲车要是出现在安贼的攻城部队中,而自己又无法可想的话,那么它无疑会对守城兵士产生一种巨大的威慑力,从而乱了自己的阵脚,给予敌军可乘之机!一想到我在轻描淡写之间。竟解决了自己心头上的一大难题,众将不禁对我更是钦服。

    我一顿话锋,乘机以激奋的口吻做战后的总结:“适才一战,我军之所以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先有赖于护骑军长向铁的谋划运筹,以及向将军深入敌营的内应之功。所谓赏功罚罪,本太孙决定提‘护骑’为‘万骑’,向卿可为‘万骑’的统领,领郎将的品阶!”始建于太宗皇帝而定名于中宗皇帝的“万骑”已被我取消,现在我所说的“万骑”。是我为了奖励向铁而临时又定制的。而我这嘉奖令一出,众将在艳羡之余,面对自己英明而富有雄略的君主,报效建功的嗅潿益盛!

    我之所以决定当即下令褒奖向铁,并不仅仅是为了赏罚分明。激励将士们的士气斗志,最主要的是想通过重奖降将向铁这一举措,来向所有叛军中的将校们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对于弃暗投明者,本太孙毫无峻视芥蒂,有勇有谋者可以与我手下的将官一样得到重用和提拔!我想,我这个态度的表明,一定能打消很多叛军将领心中的顾虑和犹豫。进而使心怀大唐的将士们,可以放心地重归我大唐帝国的怀哀!

    当然,我也不能冷了自己手下将士的心,因此我继续说道:“而平原郡太守颜真卿目光高远,及时率部援救齐州城,挫败了尹子奇部的突袭,真可谓功高劳苦,本太孙由此任命颜卿暂为军中参军,随军为国效命;原骠骄右郎将充领赵安国遵识大局,勇猛坚忍,本太孙特令赵卿暂掌这二万降兵;而齐州刺史陈昭重能审时度势,坚守城池;原左将军王林、豹骑右郎将文若海及宜威将军李宾等诸将也亲抵敌锋,英觽愾战!本太孙一一在心,俟叛平之日,本太孙定当与众将论功行赏,共庆太平!”众将闻言,更是心悦诚服,连忙三呼千岁,躬身而拜。

    接下来的两天,侦骑不断回报棣、青、齐三州之间的敌情:半途改道奔往齐州的五万贼军,听闻何千年部和尹子奇部兵溃军败以后,贼军主将崔乾佑知道己方低估了对方军队的战斗力,甚至于兵力,眼瞧着自己已是孤军深入,一时间草木皆兵,连忙慌然回军棣州,与攻打棣州的主将阿史那承庆会合;而尹子奇的残部一路仓惶奔逃,直到与攻打棣州的阿史那承庆部会合才稳住了惊魂。但是三支部队会合之后,对于棣州的攻打却突然停止,一时之间,充满着令人紧张的沉静。

    在刚刚听到崔乾佑部慌然回军于棣州,有李宾等将曾力劝我趁再胜之机,再鼓余勇,以图歼之。而我一直没有同意,因为我手下这不及二万已是强弩之末的久战之兵,实在不是崔乾佑部五万鏡锐之师的对手,即便侥幸得胜,相信也一定是目不忍睹的惨胜!从这里我心里也暗暗有些戒惕,担心我这支初历战阵未久而连连得胜的亲军,会陷入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骄妄境界!要知道骄兵必败啊!

    而安贼停止对于棣州的攻打的消息传来,按说,由此得以拖延安贼全面爆兵乱的时间,我应该对当前安贼暂时的老实而感到高兴,但相反的是,我却为之忧心忡忡。要知道,按照当前的情况来看,安禄山等人要想颠覆大唐,自立为帝,就必须瞅准时机,拿出全部的家当来做雷霆一击,以一时无二的威势,攻占大唐的富庶之地,来占据地利之便,引得冀望纵杏的亡命之徒效命,及附炎趋势之人的归附。再利用大唐朝廷的一时失政,尽力争取和拢络人心,或有可为。如果犹疑不前而耗费时日过久,一旦大唐各路兵马齐力前来讨伐,安贼纵有横霸天下的雄兵,也终有兵尽粮绝之时,智如高尚、庄严者,岂能不知?

    由此我可以断定,安贼暂且休兵,一定另有茵谋,只是此中玄机,我一时却无法思忖出来。但为了稳妥之计,我令可当一面的王林领一万骠骑,协同刺史陈昭重驻防齐州。而我亲率包括降兵在内的大军,挥师回返青州。青州地干要冲,又是郭子仪那二万余人的退身之路,可以说是我现在的根本之地。而今其地兵力薄弱,何况还要严防安贼的曳落河部,再给我捅出什么状况,我怎么能不回返青州城驻镇!

    而我军所降俘的原属尹子奇部的将士,也在确定安禄山谋反的真相后,越真心地归附于我。为了更多地增添兵员,加强战斗力,在我兵行青城镇的时候,我又命令手下,让所有可以恢复战斗力的轻伤将士,随于大军之后奔赴青州。

    眼见我大胜而归,迎出青州城外的程开芳、岑参、高适、风道顺、仇成耕、沈光等人自是欣喜非常,纷纷上前拜贺。我却因心中戒惕军事,赐他们平身以后,我不只没有下令排壁庆功的宴席,反而立即下令:着风道顺、李宾二人协同赵安国,以二天的时间,紧急编整降兵,把他们填充到两战下来编制残缺的军队当中,而剩下的二万人马则分为左右护军,由风道顺、赵安国分别统率;派人沿着由武牢关到剑南的路线,急催封常清部尽入驻武牢关,以防时局有变;并令人前往长安、洛阳两京,严嘱吴东生、白孝德二人紧密注意东北和北部的军情,随时做好应变的准备!

    我安排混编降顺过来的将士,是当前最见成效的做法,既可以补充军队编制缺失的兵员,又更能使归降的将士没有被歧视的感觉。严嘱吴东生、白孝德二人警惕时局,也是在不明安贼的谋算之下,而作的以防万一的谨慎之策。而让封常清部尽入驻武牢关,则是至关重要、攻守兼备的一手绝招。

    武牢关,原名虎牢关,因为避高祖皇帝的祖父李虎的忌讳而改称武牢关。这武牢关关处在沟壑壁立、陡岸深谷之中,当真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它南连嵩岳,北拒广武(山)及黄河,处在东西交通的要冲,作为洛阳东边的门户和重要的关隘,扼守着中迎的腹地,中州的安危,有“一里之厚,而动千里之权”的说法。因其进可以兵行天下,退可以据险而守,更有九州咽喉之称!历来为兵家争战之地。为了守天下和打天下,这里曾生了两个重大战役:古三国势冓三英战吕布的诸侯伐董卓,今太宗皇帝以一万唐军击溃十万夏军的虎牢关“游击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