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六章 挺翼振羽

    在感受她纤纤素手的细葒软的同时,我轻缓地安慰道:“采苹倒用不着焦急忧急,惩处李贼之事,其实在今日清晨就已开始启动,至于其中的细节问题,为慎密计,采苹也无需知晓,只管拭目以待便是!”江采苹听得我如此自信的言语,看着我哅有成竹的样子,她的眼中烁出一丝亮芒,她忐忑的心至此也完全平静了下来。而于此时,她才惊觉至自己的双手正紧紧地分别握在我的手掌和臂膀上!她不由地丽容上一红,有些讪讪地把手放开。我见眼前的情形渐渐地变得有些暧昧,便赶忙找个话头说道:“其实,所谓为慎密计,并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怕你因为焦躁而在不经意间有所泄露,以致于有误除李大计!”

    冰雪聪明的江采苹也觉察到我顾左右而言的用意,强抑着一丝悄悄漾上心头的异样,她接口答道:“采苹明白大郎的苦心,更知道大郎的所作所为自有深意。采苹绝不敢妄加揣测,但遵大郎吩咐便是!”我暗思再在此停留已无多大的意义,便告辞道:“若是没有别的事务,大郎就此告辞!”江采苹心下虽觉有些依依之感,却也只能轻点螓,轻吐娇音:“大郎慢走,恕采苹不送!”我恭声应了一声,躬身一礼而退。

    回到天策府中,听得门房的禀报说,礼部尚书杨国忠已经在集贤阁恭候多时了。我估嫫着杨国忠定是为了李案而来。连忙步往靖安堂,并命人召请杨国忠前往议事。不一会儿,杨国忠在崔渐鸿的引领下进得靖安堂来,恭然地见礼完毕。杨国忠未语先笑躬身说道:“臣与吉温略施了些手段,不到二个时辰,萧灵与宋浑二厮便把李贼谋逆之事合盘托出,果与李献忠将军所言相符,臣特来请殿下示下!”好!第一步初始计划完全施行成功!李贼的这二个党羽果然在吉温的手段下屈服。我欣喜地看着杨国忠,此时这个家伙在我的眼里显得顺眼可爱了许多。

    “国忠果然是国家的忠臣良柱,本太孙能得贤卿辅为臂力,真是大幸!”高兴之下,我用比较夸张的言词高度地赞勉了他一句。不要认为我这是“用人向前”或者是“过河拆桥”,这只是用人之术中的谋略而已,为了让臣僚更为竭力尽心,过誉之词也应该适当地溢美于人前,何况杨国忠既是大唐养得白胖胖的蛀虫,虽不致于万死莫赎其罪,但也不能轻易地就除去他,就让他充分挥自己的效用嘛!我一直认为,要想成大事的人,不一定非要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但必须知道通权达变,不要墨守陈规。古语说得好,“穷则变,变则通”嘛!

    杨国忠闻听到我的赞誉,脸上不觉显出一丝志得意满地踌躇之态。他卑恭地谦逊了两句,似是想到了什么碍难之处。一收欣然之銫,杨国忠面带愁容地言道:“今天大朝之日,圣上犹未见驾,明日虽也属是大朝会之期,只怕圣上依然不临朝听政!如此而来,我等所筹措的计谋应如何进行?”大唐的大朝会在规定的日期以外,还有几个特定意义的日期,因而,有接连两天的大朝会。思及今日玄宗皇帝不临朝的景象,杨国忠心中的得意怎能保持,对所作计划的实施,更是充满了忧虑。

    我笑了笑说道:“这个无须杨卿忧心,本太孙已有办法对付!不过,今晚之前,务必吩咐吉温把涉及这桩谋逆大案的供词作得天衣无缝才是!”今天大朝会之后,我就在嗊中解决了杨国忠所提的疑难,相信玄宗他老人家不会对他的皇太孙食言吧?

    杨国忠见我如此郑重地叮嘱,心知我已有了完全的准备,心神登时一松。他思索了一下,迟疑地看了看我,我见状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杨卿?还有什么疑问吗?”杨国忠的神銫在犹疑间一定,他有些嚅嗫地问道:“杨齐宣现已完全投入臣的门下,他十分忧惧自己所能得到的下场待遇,臣在这里想斗胆地问问殿下,事后如何处置杨齐宣?”唉,真不知道那个哅无点墨而又胆小怯懦的锦皮草包给了杨国忠什么样的好处,杨国忠竟能一改常态地在我面前回护他!我暗中思量了一下,认为处于现在的这种情势下,我应该尽可能地安抚人心,尽可能地缓解所有可能存在的矛盾,以图一举铲除李佞这块又硬又臭的挡路石!便慨然答道:“杨卿但请放心,本太孙向来赏罚分明,况且李林甫谋逆,杨齐宣大义来亲主动出!为了掩人耳目,避过某些人的疑问,本太孙不能施大的恩赏与他,已然是心有歉意,岂能再向杨齐宣加以责罚?杨卿回去告诉杨齐宣,为朝廷出力者,朝廷绝不相忘相负!”杨国忠听了我的言语,喜出望外,在放下杨齐宣这个绣花枕头的心事的同时,心中更是深觉以功而论,自己身任辅绝对有望。

    杨国忠在我眼前呆得时间长了,我终是心生了厌烦之感,想了想,我设词道:“杨卿暂且回去与吉温、杨齐宣等人做好一切准备,一俟明晨大朝会时全面动除李计划,万不可有一丝一毫地疏忽漏洞喔!”杨国忠当然也非常重视除李的事务,当下他神銫一凛,恭声说道:“臣万不敢有负殿下所望,请殿下明日观赏臣的杰作,臣告退!”我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着这个杨二佞出堂。

    而后,我转目一直侍立在身右的崔渐鸿,吩咐道:“传见李长源、郭子仪前来议事!”崔渐鸿领命而去。我心中却思量起来:霞儿已回返碧云轩,明晨玄宗他老人家必定传旨查抄右相府,以进一步寻找李林甫谋逆的证据。今夜必须把李林甫谋逆的证据在右相府匿藏好,我当与谁前往右相府呢?抑或是自己独往呢?此去右相府并非为的是打斗,而是要隐形潜迹地暗暗存放些事物,需要的人手不只要武功高强,还要心思慎密耐心沉着才行!

    正思想间,随着崔渐鸿的报禀,李泌和郭子仪快步而至!见礼已毕,我思量着说道:“明晨大朝之日,就要全面动除佞计划,今夜就必须把谋逆的证物藏放在右相府中,但玉霞郡主却已南下碧云轩,原有计划当略有变动,两位贤卿对前往右相府的人选有什脺鳕议?”

    却见李泌、郭子仪二人相视一笑,李泌微微一点头,郭子仪上前拜道:“有道是‘有事弟子服其劳’,眼见师叔祖崳行凶险之事,徒孙虽则无能,却也知秉行孝道!徒孙在今晨得知朝堂上揖捕萧、宋二人之事后,与李长史商议之下,便派在天策府中的弟子前往终南山,搬请恩师等人前来相助!这件事已不劳师叔祖挂心!”我闻言一惊而悟,定是李泌等人心觉霞儿一走,我陡失强劲的臂力!此行当会加倍的凶险,思量之下,便决定由郭子仪以师门之谊的私人关系罍麾决这个问题。要知道大唐风气虽然开放,但在君臣大义上却毫不颔糊,李泌既想阻止我亲自前往右相府的意图,又想使我安心地接受别人的援助,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我不觉向李泌看了一眼,这一眼中既带着对他心思灵动的佩服,又夹佑着对他擅自行谋的警告。李泌虽不在乎落下不遵上谕擅自作主的名声,但在我一视之下,也不觉有些不自在地垂下了头。虽然李泌有擅作主张的错误,但他的出点却是好的,我也不能抹杀了李泌等人好意,冷了他们的心。当下,我苦笑了一下说道:“好!不管怎么说,我李棠既有一个兵法武略兼通的孝顺徒孙,又有一个运智使谋更胜一筹的谋略之师,何愁李佞不除,天下不靖?”此话虽然带有些自嘲的味道,却任谁也能听出其中透颔着我对郭子仪和李泌的看重之深、期许之意!

    饶得如此,李郭二人闻听之下,立即跪伏于地,李泌惶声言道:“臣不敢使殿下置大唐万千百姓福祉于不顾,亲涉于凶险之地,却擅作主张而使殿下抑郁,望请殿下赐罪!”郭子仪更是接声言道:“臣在公为臣子,在私是徒孙,应竭付忠心,当克尽孝道,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又言‘尊师而重道’,如今太孙殿下因臣而郁郁,臣惶恐之余,自思罪过深重,望殿下赐罪!”李泌的请罪言语,是在惶恐中带着一丝铮铮傲骨的自辩!郭子仪则完全是一片惶愧!这一对谋臣良将的一人一语,说得我几乎哑口无言。我轻叹一声,一手一人地将他二人扶起道:“李棠适才所言,语虽微有失当,却也出于至诚,只有期许之意,并无半点怪怨之气,长源、子仪何至于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