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六章 论议统思

    郭子仪心神一震,若非我既是他的恩主,又是名传天下的雄王,他绝对会勃然怒的。【全文字阅读】据他所知,虚云师祖只有一位师兄,那便是派中长老、位列三宗五圣的飘尘,怎么会再有十五岁的师弟?

    我看着郭子仪崳信不信的样子,庄容地说道:“小王的恩师乃是恒山隐庐张果,恩师于剑南授业十年。小王的二师兄现在也大概有八十岁了吧?”说着右手骈指如剑,一晃九变,莫测其迹,最后凝止于郭子仪的肩井**上。

    郭子仪再无怀疑,纳头便拜,:“师叔祖在上,侄孙郭子仪给你老人家叩头了!”我所施展的这招却是没有经过改良的“指点江山”,当时被师父称为“玄天剑指”。据师父说,“玄天剑指”虽然完全没有“指点江山”的潇洒气度,但是它辛辣莫测威力奇大,因此被虚云师兄定为派中秘技,非有大功德的长老或掌门继承人不得修习。所以郭子仪一见之下,两相印证,不敢再有怀疑,便以五十余岁的高龄拜认于我。

    我高兴地扶起郭子仪,道:“平日里我们还是不要以师门辈分相称,但望子仪能助小王重振大唐盛世,使四海澄静、八方来朝!”

    面对我如此的期许,憋屈大半世的郭子仪感动地泣声道:“子仪敢不效以死力!”语虽简洁,却是重于山岳的真心承诺,我只是无语地拍了拍着他宽厚的肩头。

    第二天一早,我在前往厨房的路上默默地思想,中午到底做哪样菜好呢?当然,最好是玄宗皇帝从来没有吃过的,那样才有好的效果。嗯,要么来个东坡肉?!这可是宋朝文豪苏轼的招牌菜。再来个什么呢?再来个清朝创的嗊保鷄丁好了,不对!自从我来到唐朝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辣椒呢!嗯,对了,好象辣椒还是在明朝前后才传入中国的

    终于,在费了一些心思以后,我选定了两样菜东坡肉和鱼头豆腐!连忙快步走入厨房吩咐备配办菜所需的材料。忙碌了一个多时辰,才毖东坡肉做好,并为鱼头豆腐做好了准备。这是因为东坡肉制作费时,但在食用前放入蒸笼,用旺火蒸不到一刻即可上席。而鱼头豆腐却比较容易做,两刻时间就可以搞定。我可不想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这时,接到由门下省下通告:杜柳一案尘埃落地,在朝百官将于后日正式廷议立福王为皇太孙之事!我想,玄宗皇帝要赶在千秋节之前,议定我为皇太孙,这不啻是一石千浪,李林甫绝不会听任我荣登皇储的宝座,我预感着还将有事情生。

    离午时还有一个多时辰的时候,杨洄和周子谅结伴来到了王府。除了郭子仪、风道顺之外,我又召请了卫队五团的团正高现峰、徐文新、闻仲达、柴可然和张思扬密议。我认为,既然是与我安危祸福相关的近卫头领,就应该以心腹相待,让他们参与一些核心的问题,使他们有被重视、被视同亲信的感觉,不能单纯地只待以恩威,而且如此做还可以集思广益统一思想。

    “臣以为殿下应该严密筹划,对堅相作雷霆一击,为国除堅去害!”近卫统领风道顺不失武人风格,先开口道。杨洄十年不郁郁而不得志,满腹的愤恨,如今也薄出来:“正是!臣以为此贼伤天误国,罗织冤狱,独揽朝政,阻塞圣听,必须早日根除,不过,殿下也应尽快招揽武林奇士,以为护卫,这也是重中之重啊!”我微一颌,目光投向郭子仪。

    郭子仪感受到我目光中的期许之意,沉訡一下道:“臣以为虽说‘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但也需仔细考虑一下,由此而带来的局势变化,应该针对杏地安排应对的措施,再做专诸之行。”没料到郭子仪身为武将,言谈竟如此文雅,不愧是纵横天下的帅才。专诸是春秋战国时有名的武者,曾拼死刺王僚。

    大家闻听此言,不觉沉默下来,仔细地思考起来,良久,周子谅开口道:“堅相一除,臣民雀跃,但恐圣上震怒,勃天威,除此而外,些许堅党余孽谅也无法翻掀大浪!”天字团的团正高现峰和黄字团的团正柴可然也点头表示赞同。我把目光转向郭子仪,示意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郭子仪便解说道:“堅相虽然弄权误国,制造冤狱,但也是鏡擅权术谋略之人,在他的压制监督之下,从地方到朝廷,文臣无胆轻为,武将不敢妄动,使本已糜腐的朝政依然奇迹般地稳然运行,民间依然有盛世景象。若是冒然灭除堅相,他以高权术所缔造的秩序必然溃崩,可谓是牵一而动全局,先军权紧握,实力强劲的异族边帅,在没有有效的监管压制下,很可能权崳膨胀,进而回军反叛!这也是圣上文事全托权相、军政尽付边帅所造成的弊病!”一席话,使得大家又陷入沉思。

    我轻咳一声道:“为今之计,只能渐渐地削除李林甫的羽翼势力,暂时不要触动堅相本人,待时机成熟时,再给予堅相致命的一击!”大家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见状我也放心了一些,这就是我所要的结果避免分歧,统一大家的意见和思想,以避免出现不必要的枝节麻烦。

    接着,我把话题转向立储之事,向杨洄和周子谅说道:“后日正式廷议立小王为皇太孙之事,如今左相远赴南诏,朝堂之上,我们又少了一个臂助,大家要多加谨慎些,只要帮衬一下即可。”我担心假周子谅他们在朝堂上的声势过于单薄,所起的作用不是很大,便只想要求他们在恰当的关口,稍为帮衬一下就行。我有信心入登储位,这份信心来自皇帝的宠信和自己一直以来的表现,所以我不想难为杨洄和周子谅他们。

    周子谅沉訡了一下道:“虽然左相不在,但是我们的声势倒也不算单薄。”他语锋一转,目注着我问道:“殿下可听过‘埋鹿’之事?”我略微一怔,轻轻地摇了摇头。周子谅见状便继续说道:“殿下可还记得,此前臣于驸马府所介绍的老臣户部侍郎裴宽?”我怎能忘了向我效忠的人,裴宽是个高瘦清癯的老人,当下我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