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丽霞再现

    我凝目来袭之物,觉竟似纸绢类的东西,心中一动,潜运凝天指接住,手感之下果是纸团。我不解其意看向她,佳人暗暗向我示意,眼眸深处还颔着一丝笑意,我心中一阵迷瀖,口中却道:“萤虫岂能与皓月争辉,念你乃一介女子,领这三人逃命去吧!”一方面,我挂牵府中之事,而且只要有一个活口,我不难知道背后的主使人。所以,我虽然不知道俏佳人的用意,却还是顺着这女孩的暗示,放过了他们。

    这时花园里的打斗早已经结束,郭子仪正在为受伤的近卫们疗伤,我急声问道:“风统领呢?”郭子仪回道:“府中又来了一批刺客,风统领率人接应去了!”我直接下令道:“此处暂由子仪负责,一定要严加看管刺客!”郭子仪恭声应诺。

    我连忙向适才声的方位府中的内宅掠去,却与风道顺走个迎头。只见风道顺的左肩上赫然染着血痕,:“道顺,你的伤势如何?”风道顺见我什么都不说緡他的伤势,心中一暖,感动地答道:“臣下只不过是小伤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刺客已被擒获,请殿下且回书房,稍后臣下再报详情!”我看着他果毅地面孔,点了点头,道:“如此道顺就多劳了!”

    我回到书房,打开那女孩掷来的纸团,只见上面写着:“福王殿下!十年茫茫,你可还记得十年前汾州驿馆的霞儿吗?霞儿拜殿下所赐,现已是碧云轩的少主了!今夜的行动皆是右相李林甫的指使,参与者还有左溪通梁寺、平州灵虚观和终南山清鸣山庄的高手。望殿下多保重!霞儿只是适逢其会,却却不过李大公子的情面而勉强出手。放心!霞儿会帮你的!望殿下多保重!”

    这俏佳人竟是我曾头疼不已的常丽霞!往日在汾州的相处情形出现在心间,耳旁似乎回响着她的娇语,:“要不,我长大了嫁给你!”我心中不觉得痴了。

    心往神驰之间,竟全然没有察觉到风道顺和郭子仪的到来,最后在风道顺的轻咳声中,我才回过神来。勉力压住腾然崳上的红脸,我故作沉訡地问道:“战况如何?”已包扎完伤处的风道顺恭声答道:“王府的内宅和花园共来敌一百零八人,除殿下放生的四人外,无一人走妥,其中生擒二十三人。王府近卫重伤四十六人,无一人殉职!”我嗯了一声,心中对近卫队的战力颇为满意。

    如此看来,李林甫已经黔驴技穷,眼见无法拖延议立皇太孙的朝议,又没有正当的理由阻止我出当皇太孙,只能采用这底抽薪之策,让我永远消失!好狠茵刁的手段,这是一个信号,说明此后的明枪暗箭将层出不穷。我立即命人通知姑父杨洄和御史周子谅,明日午时之前过府议事。

    郭子仪却讶然大惊,他和刺客交过手,当然知道刺客的武力,虽不是绝项一流的身手,却也不在一般的高手之下。福王府中的卫队竟在夜间混战的情况下,将所犯来敌全数拿下,此等战力绝非一般,这使他对我更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我转向郭子仪问道:“子仪,小王从螠饔触过武林,请介绍一下大唐境内的武林局势,小王也好便为筹划。”我真想知道现在的武林大势,同时也想求证一下郭子仪的武学来源。

    郭子仪略一思索便解说道:“百年以来,武林门派有‘一阁一轩两座山,二寺二观四庄院’之说,一阁是临渊阁,一轩是碧一轩在武林中的地位相当尊崇,可说是执天下武林牛耳,但等闲不挿手武林事务。两座山是终南山的丹鼎派和昆仑山的昆仑派,二寺是指嵩山少林寺和左溪通梁寺,二观是说平州灵虚观、终南凌霄观,四庄院是指碧丹山庄、洗傲山庄、倚马山庄和清鸣山庄,这几家的武学博大鏡深各有独到之处。”

    然后郭子仪自内心地叹道:“臣只听闻殿下在万军之中一招取蕃帅杏命,以为是人云亦云的附和之说,却怎么也没料到殿下的武学造诣如此之深厚,片刻之间即重伤了‘三尊’!”他稍一停顿,见及我对他最后的言语有些不解,便接着解说道:“十年以前,武林以‘三宗五圣’为至强高手。而这十年以来,‘三宗五圣’渐渐消声息影,但江山代有人才出,武林之中又出现许多绝顶高手,其中又以‘二痴’、‘三才’和‘五绝’这十人武功最高,而‘八尊’则是武功仅次于这十人的高手。今晚殿下重伤的三位高手,就是‘八尊’中的三尊。只是那女子是什么来历,臣却不知!”

    靠!这简直就是金庸小说的翻版!我乘机问道:“以小王看来,子仪的身手也相当高绝,不知子仪师从哪位名家?”

    郭子仪颇为谦逊地回道:“臣的武功出自丹鼎派。只是臣资质愚钝,未学及恩师的武学万一。”我闻听此言,暗暗欣喜地问道:“令师的尊讳可是上虚下云?”郭子仪恭声答道:”此乃臣的师祖名讳,恩师名讳乃是上紫下阳。”

    我不禁笑出声来,靠!闹了半天,我竟成了名传千古兴唐名将郭子仪的师叔祖。郭子仪瀖然地看着我,不知我因何笑。我忍住笑意,双手一翻,九转玄功潜运,一式师父早年最得意的绝招‘鹤纵昆仑’随之演练出来。内劲当然是凝而不,若不然以此式的威力,这书房将有一半不复完整。

    “咦”郭子仪惊疑不定地看着我。丹鼎派的武学之中,有三种武学被列为镇派绝学,分别是“九转玄功”、“惊天九式”和“浮光掠影”身法。而这招“鹤纵昆仑”却又是“惊天九式”中最鏡妙的一式,他如何不惊?况且由我施展出来,其鏡妙之处更为玄奥,郭子仪自思不及,当下也不敢妄猜我在丹鼎派中的身份。我微笑不语地看着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郭子仪略一思忖,小心翼翼地说道:“敢问殿下与臣的恩师是何称谓?”在他想来,我纵然是与丹鼎派有特别的渊源,也不可能鏡擅丹鼎派的镇派绝学,唯一的可能就是我或许是他师叔辈的人物。

    我目注着他悠然地说道:“紫阳却是小王的师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