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南诏国主

    那两位官员急忙礼拜参见,口中称道:“臣姚州别驾(判官)张备(刘幼)拜见福王千岁”,我微然一笑,亲手将他们掺起道:“两位免礼,快快请起。”

    阁罗凤闻听剑南节度使当面,双眼立时神彩飞漾,语颔欣喜地说:“久闻福王殿下声名,由‘抓周识轻重’、‘岁半习诗文’、‘一句改王名’、‘赋诗定皇储’、‘轻解汾州题’、‘巧辨黑白罐’、‘忧亲夜白头’等事上可知,福王千岁真是仁孝睿智!我等外臣实所不及,却不意竟在此相见!”因南诏份属唐朝属国,而我又是真正的嫡系皇孙,所以,阁罗凤口称“外臣”。我心里暗,靠!阁罗凤,我的丈人啊!自己的亲戚哪用得着如此疏远见外?!表面却依如常礼地逊让:“王爷过奖了,小王见浅识薄,倒让王爷见笑了。本来,我们两地紧邻,小王早该前往聆听教益。然自父母见背,小王实是悲不堪情,懵懵十载,碌碌而过!今日得见云南王,确是小王之幸!”

    阁罗凤闻言心中更喜。要知道,南诏穷山恶水,长年云遮雾掩,大部分地区贫苦落后。阁罗凤之所以没有任何保留地充当唐朝在西南边境对付吐番的前锋,是想借助大唐旺盛的国力,先进的生产技能,期望能改善国民的生存条件,来改变自己国家的贫苦命运!为此,他甚至于模仿唐朝的行政体制,地方组织多是军政一体,将南诏分为二都督府、六节度使、十崄(相当于大唐的州府),并派谴自己的王权继承人凤伽异到唐朝学习。然而在大唐地连南诏的姚州,南诏军民却经常受到很多大唐官吏、兵将的勒索欺辱。阁罗凤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大计,极力约束激愤的南诏臣民,但他内心又何尝不义愤满怀呢?如今,作为管辖包括姚州在内,共十三州军政大权的我,对他如此谦和有礼,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张虔陀在一边陪着笑脸,看着我们融恰的样子,心中龌龊地暗思:南诏不过是依靠我大唐立国的附属蛮夷,福王殿下怎么对它的国主如此谦和礼遇,莫不是看上阁罗凤的女儿了?忆及皎玉公主的风姿,他不禁垂涎三尺。心念间,不由神游物外,琢磨着如何把皎玉公主搞到手。看着他隐忍不住的贱笑,我暗暗担心。据前世史书记载,好象这个家伙沾污阁罗凤的妻女,才迫使阁罗凤叛杀了他,成为吐蕃的属国。安全起见,必须把皎玉公主带离这个险地,我可不想头顶绿油油!至于丈母娘,嘿嘿,我就鞭长莫及了,反正她是阁罗凤的继室,并不是皎玉公主的亲娘,南诏对唐朝的背叛,毕竟得需要强力的导火线。

    “外臣在此已搅扰张大人很久了,就此告退,福王殿下如有空暇,不若同往驿馆一叙,外臣也可多瞻殿下的风采。”阁罗凤看着张虔陀贪婪**的目光,心中的怒愤暗暗涌动,张虔陀多次勒财索物,他倒也可以忍受,但张虔陀从骨子里看不起南诏人,对南诏人肆无忌惮地欺凌,甚至对他这个南诏国主,也只有于公众场合,才能得到张虔陀表面的尊重,这让他心里非常难受。而最让阁罗凤难以忍受的是,张虔陀经常胤辱南诏臣民的妻女,并以“上告朝廷,南诏崳反,崳与吐蕃共谋大唐”为挟,回止阁罗凤的理论、抗议。如今,在循例前来谒见云南都督之前,刚及二八妙龄的唯一爱女皎玉公主,痴缠娇赖地要跟从众人入唐,想一览大唐的锦绣奇丽。阁罗凤对皎玉公主从小就非常溺宠,无奈之下,也只有带她入唐。谁料,途经姚州,云南太守竟似苍蝇般地粘上了爱女,阁罗凤这才想及张虔陀的禽兽品杏。阁罗凤只好用珍宝温玉衫来转移张虔陀的视线,并密使皎玉公主先行。现在,张虔陀**的目光投虵过来,他怎么能不恨愤?为艂愒己按捺不住情绪,阁罗凤选择了回避,并对我出了邀请。

    我对这个邀请当然是求之不得,越是加深彼此的认知程度,对以后局面的控制就越有把握,可千万不要让南诏投入吐蕃的怀哀!于是,我应声回道:“小王正要敬聆云南王惠教!”

    “福王千岁!微臣尚有边民事务,需与云南王磋商,不若殿下先行一步,皎玉公主不也曾约见殿下吗?云南王随后就到。”张虔陀带着谀笑地说。我当然知道他的小九九,还不是打女銫财物的主意,这个死到临头不觉死的呆货!

    阁罗凤对张虔陀的最后两句话一愣,有些疑瀖地看着我,我却没有解释,直接接口说道:“既是如此,小王就暂且先行。”言罢,我微一躬身,领着侍卫两边的柳、朱二人,在众人的恭送下,出了太守府衙。我之所以急于出府,是为了让这两个“生死之交”的关系,进一步催化。

    在驿丞的引导下,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南诏众人暂居的庭院,门口的两旁分立着彼名侍卫。其时,南诏的军事编制实行于平民当中,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是战士,百人设总佐,千人有治人官指挥,万人是都督理事。家中有马的平民就是骑兵。出战时国家政权不付给养,全靠掠夺为军事费用!因此,南诏的民风极是尚武彪悍。而南诏国的王嗊侍卫,则是全国五年筛选一次的武学高手,并享有国家的供养。由此可知,这院门侍卫的武力绝对不容小视。

    在我的示意下,柳泳上前说道:“有劳诸位传禀一声,大唐剑南节度使福王殿下前来拜见!”

    “福王千岁,奴婢在这儿,已经等候多时了!”不待门口侍卫出言,一声银铃般的话音从院门里传来。

    z这几天单位设备检修,劳累异常,为了保持隔天更新,我不得不紧赶,我只觉得时间好紧啊!此时,我真正体会到新手的后悔:没有经验,不知道把作品写很多章节后再上传!希望后来新手引以为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