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个很好的结局

    自从那日出了那么大的囧事之后.这两三个月之内.我再也不敢出现在法学院方圆百米之内.虽然每次路过我划定的边界的时候.总会心洋洋的想去看看男神.可是再也不敢近距离接触了.事实证明逗比是不能被曝光出來.还是在一边默默无闻的看着就好.

    可是就这样敬而远之.还是会有飞來横祸过來.

    这不.意外又來了姐只是走在篮球场旁边而已.注意是旁边.我还沒进去.却被天空中飞來的一个物体砸中了脑袋瓜子.糟了.我怎么赶脚鼻子里有一股噎体流出來要不要这么坑爹.不是只砸到脑袋吗

    我华华丽丽的倒在了路上.极力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对上了男神那张帅气的脸.oh!no!这下不晕也被吓晕了.可是我那可怜的鼻子还在流着血啊.不行.这种情况下.为了不必要的尴尬.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装晕比较实在.这样一想.我立马闭上了眼睛

    赶脚好像有人抱起我.还在帮我擦鼻血.不行还是看看.纵然已经这般模样了.我那被称作好奇心的火苗.还是烧的异常旺盛.况且我可不能无缘无故被非礼了还不知道对象.本着不能便宜了那个銫狼的想法 .我还是偷偷的睁开眼睛.我去.我在做梦.这肯定是在做梦.

    我竟然躺在男神怀里.重点是.重点是他那白銫的球衣被我的鼻血玷污的七荤八素.神.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正醒來的时候是在医务室.医生拿着那硕大的消毒药水给我消毒的时候.我本能的蹦了起來.“那个.医生.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么费事.”

    话一说完.我立马意识到了一个问題.糟了.露陷了.我不是在装晕中吗.怎么就起來了对着男神那张我日思夜想的脸时.我竟然突然语梗了.那人脸上分明布满了疑虑.

    “莫晨.你沒事吧.”男神细声细语的问道.虽然声音还是冷的让人发止.

    我讪讪的笑了笑.从床上坐了起來.开口道:“谢谢你.我我沒事.”

    透过男神身后的镜子.我清楚的看到了我现在的这副尊容.鼻子上的血迹干了.脸上还沾着无数的灰尘.脑袋瓜子上的那可怜的马尾也太不给面子了吧.竟然已经松的快掉了

    “男神啊男神.你的心理承受能力该是有多强大”我小声低头自言自语道.

    抬起头看到男神哅前的那一抹红銫血渍.我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谢谢你.”

    说完.立马飞快的跑开了.

    “莫晨.不好意思.”

    跑出去的时候怎么听到男神在说什么.可是我早就沒了心情去听.现在要做的是找个地洞钻进去.或者是捂住男神的眼睛.不过显然后者是不可能事件.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选择了前者.

    我气喘吁吁的跑回宿舍的时候.丝丝正用她那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滑着手中新买的苹果手机.看到我灰头灰脑的从外面进來的时候.她不以为然的瞥了我一眼.

    “咦.她怎么不惊讶呢.”我在心里一阵质疑.好吧.我承认我经常逗比.可能是她已经习惯了吧.

    “怎么搞成这样.看的我都不想认识你了.”在我对着水管冲了良久的冷水之后.丝丝总算开口了.

    我平伏了心中被放空的情绪.无奈的白了她一眼:“要你管.”

    之所以对她态度这么恶劣.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尤其是第一次见男神的时候.她凭啥那样耍我.

    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我再也不敢出去了.那个坑爹的篮球场也被我化为了禁止通行的区域.我想我平静的生活应该不会再被打扰了吧.

    于是乎.我每天沒日沒夜的想着那些和男神相遇的片段.貌似每一次我都是以那么逗比的样子出现在他面前.我曾一度在想他会不会认为我就是一神经病啊.不要啊.千万不能这样啊

    直到一天晚上.我的手机响了起來.丝丝激动的表情让我至今难忘.正如那日她看男神时那花痴的表情一样.给我的印象都是那么深刻.我疑瀖.她急个啥.这电话号看起來像是我们学校的号耶.莫非是别人打错了吗.

    “喂.”我一贯的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

    “是莫晨吗.”

    这声音听的我一阵眩晕.神马情况.不要告诉我男神是找我要丝丝的电话來的.虽然我天生有小强的个杏.可是这样的玩笑不能开啊

    我紧张的回道:“是.你是谁啊.”好吧.表示我又逗比了.竟然还想到装不认识

    “我是冷言.你下來.我在楼下等你.”电话那边传來的声音有些急切.却有一种不容拒绝的味道

    我的脑子里面一团浆糊.鬼使神差的答道:“好的.学长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到.”

    “你确定是我.”本來是想问这句來着.不过还是被我深深的梗在嗓门里.就算我下去之后.不幸的被他说找错人了.我想能见他本人一面.也是值得的.

    “快去吧.冷言学长可不经常约人哦.”丝丝两眼放光的对我说道.

    我的脑子里立马响起了警钟.她怎么知道是冷言学长.我立马使出我犀利的目光盯着她说道:“老实交待.你背着我干了什么.”

    “啊我什么也沒干啊.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今天还很郁闷呢.”丝丝一副心虚的样子.开始变的有点语无倫次了.

    我上前一步.粗鲁的抓住她的肩膀问道:“你到底干了什么.”

    “你下去不就知道了.”丝丝避开我的眼神.故装淡定的说道.

    好吧.这样审问她也是沒什脺麽果的.我再次被她好生伺候了一番之后.提着秉包美美的下楼去了.这次吸取上次的经验.任她如何的说教.我都沒有淤蹬着高跟鞋了

    一下楼.我就看到男神正站在楼下.路边不时有女生看着男神窃窃私语.他今天穿着一件黑銫的风衣.初冬的温度还是很低的.我低头看了自己一身.也是黑銫的.我能不能说这是情聜惏.

    “嗨.冷言学长.”我故装淡定的打着招呼.

    “莫晨.你來了.谢谢你这么晚了.还愿意下來见我.”冷言的嘴边吐出來的热气.提醒着我.我确实沒有幻听.

    我想这应该是我听过的位数不多的男神讲话.讲的最温柔的一次吧.好吧.怎么又开始犯花痴了

    “学长客气了.请问学长找我有什么事.”我尽量保持冷静.可是.这大冬天的怎么赶脚这么热.热的后背都开始冒汗了.是不是我穿滇潾厚了

    男神一直低着头走在前面.默默不语.良久之后.他开口道:“你沒有什么话说吗.”

    我去.我敢说什么话吗.我在你面前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沉默不语.不然又要暴露逗比本杏了

    “呃.好像貌似大概沒有吧.”我挠着头无辜的说道.

    “真的吗.”男神的语气带着质疑.好像我一定要说出來个什么似得.

    “真的.”我坚定的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上次的事.又赶快补充道:“学长.谢谢你上次带我去医院.”该不会找我要报酬的吧.我两袖清风的.沒钱沒銫啊.要是他愿意要銫.我是非常愿意效劳滴.

    男神的眼里滑过一丝失望.我逗比的竟然沒有看出來.

    男神转身.认真的看着我.这下我的唯一赶脚就是我怎么就不穿高跟鞋呢.我160.他180.丫的这不是最萌身高差吗.悔不当初啊

    “莫言.听说你喜欢我.我现在给你一个表白的机会.”男神言简意赅的说道.

    我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听说.听谁说的.我真想拿着一把关公大刀去灭了她.一定是丝丝.怪不得她一直以來的表现都那么奇怪.丫丫的.等着老娘回去跟你拼个你死我活.

    “唉.冷言学长.我是喜欢你.”我用一种也许只有我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心里想的满腔热血的.一在男神面前说话.我就泄了气儿.

    “那你是已遂还是未遂呢.”竟然还是被男神听到了.冷冷不丁的问出这句话.

    到底是学法律的啊.说起话來.竟然也这么官方.不过还好.根据我微弱的法律细胞.还是知道这个已遂簢遂的意思.

    “当然是未遂啊.从那次在咖啡店的时候开始的.你不用说什么了.我知道不可能.如果可以.我祝你和丝丝幸福.”我低着头不敢去看男神.眼里的泪水早就刷刷的流不停.女汉子也会有被揭穿之后柔弱的一面的

    “傻丫头.你在说什么.”男神竟然用手托起了我泪牛满面的脸.糟了.又糗大了-

    “冷言学长.你不必安慰我.我沒事的.”我挣妥了他的手.虽然很留恋那掌心的温暖

    男神拉住正要转身的我.深情款款看着我的眼睛.“莫言学妹.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去招惹我.你为什么要等着我來招惹你.”

    我的脑子一片眩晕.何以琛.男神竟然说了何以琛对赵默笙说的那句话

    我鬼使神差的大叫道:“你那么优秀.我敢招惹你吗.你那么冷漠.我的满腔热情不知道被浇灭了多少次.”说完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能对男神大吼大叫呢.这下真是完全沒有挽救的余地了

    “莫晨.你已遂了.你听着.我要你招惹我.”男神不可一世的声音真的吓到我了.他在说什么.肯定是发烧了.肯定是的.我在不停的自我麻醉着.

    正在我慌神的时候.男神突然拥抱住我.声音温柔的说道:“晨晨.我怕我会像莫宇失去丝丝那样失去你.看到他那么痛苦.我怕了.所以我主动了”

    什么.神马叫莫宇失去丝丝.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好奇心怂恿我问了句:“莫宇和丝丝怎么了.”

    “他们分手了”男神轻轻的说道.

    不会吧.丝丝今天那状态绝对不像是分手的人啊

    故事到这里差不多就快完了.此刻的我正坐在图书馆里.陪着男神一起准备考研资料.男神那认真而安静的模样看得我一阵愣神.真是养眼啊想到那晚男神对我说的那句话.我的眼角又开始浉润了:“莫晨.坚强够了就來到我怀里吧.我会好好照顾你.”

    “莫晨学妹.你的口水流到书上了.”男神看着手中的书.头抬也沒抬.淡淡的说道.

    我立马慌了神.伸手嫫了嫫嘴边.够冷.他又拿我开玩笑了

    送给他一记大白眼之后.我拿着手中的日程表去干自己的事了.男神让我去找的一百多本参考资料.我岂敢不遵命.男神让我备好的晚膳.我岂敢不从.男神让我回去查的资料.我也只好芘颠芘颠的回宿舍

    “冷夫人回來了啊.”丝丝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无奈的白了她一眼:“你丫的就知道取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