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九章人生如梦

    何雨沫微微僵住,她缓缓的转身,眼里忍不住流起眼泪来,“你想起来了?”他竟然叫了她的名字

    凌寒摇了摇头,看到她哭,他的心里莫名的难受,目光停留在何雨沫的小脸上,嗓音低沉的说了一句:“先别走!”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全文字阅读】”何雨沫伸手抹了抹眼泪,语气里带着些执拗。

    “你难道不是想接近我吗?”凌寒干脆的问道。

    何雨沫微愣,“那又怎么样?”

    “坐下。”这次凌寒的口气里透露的是命令,何雨沫只好灰溜溜的又回到了位置上。

    “你喜欢我?”明明是个挺敏感的话题,从凌寒的口中问出来,却像是面试官在问应试者,你来这里上班的初衷是什么,那么的自然而然的问句。

    “你就不能不这么自恋啊?”何雨沫嘟着小嘴,白了一眼凌寒,不过某男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何雨沫无奈,果真是个开玩笑都能冷场的人。

    “是你先喜欢我的,后来我也喜欢你了。嗯,差不多就这样。”何雨沫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着,轻轻滇澗了一口气。

    凌寒微眯着双眼,危险意味儿十足:“我先喜欢你?”

    “先生,小姐,您们的咖啡好了,请慢用。”这时,服务员突然端着咖啡走了过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你刚刚说什么?”何雨沫开口问道。

    凌寒抿了抿咖啡,“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吗?”

    “既然不相信,那还来找我干嘛?”何雨沫挑了挑眉,要想引起他的注意,还是不能让自己显滇潾倒贴,不然就和他身边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两样了。

    凌寒把视线看向手腕,看到时间之后,他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耐烦:“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着。”

    “那你走啊!”何雨沫端起咖啡,准备喝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了凌寒的一只手,她一脸的疑瀖,端着咖啡的手也跟着僵在半空中,看着那双修长的手指慢慢的靠近她的脸。

    何雨沫开始心虚起来,眼神慌乱的说道:“你干嘛?”

    岂料凌寒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依旧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何雨沫无奈之下,紧紧的闭住了双眼,脸颊上微微的冰凉,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凌寒已经收回了手。

    “脸上有东西。”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了凌寒的解释,何雨沫的小脸刷的红的像个苹果,她支支吾吾的说道:“谢谢。”

    凌寒转脸,视线看向玻璃落地窗的外面,何雨沫看着他的侧脸,那如刀刻般的脸正沐浴在阳光之中,曾经他只对自己一个人温柔,现在她却拒他于千里之外。

    真是应了那句,人生如梦,梦如人生

    她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机会能和他这样坐在一起,即使没有任何的话题,但是也会有说不出的心安,这种感觉很让人留恋。

    不知不觉中,冒着热气的咖啡已经变成了冷饮,凌寒这才缓缓的转过脸来,“何雨沫,下次见。”

    话一说完,等到何雨沫反应过来的时候,凌寒已经走到咖啡馆的门口了,她目送着那抹高大的身体消失在视线中。

    脑海里满满的是他的那句,何雨沫,下次见

    他的意思很明显,看来她所做的努力真的没有白费,总算成功吸引到他了。

    出了咖啡馆,明明很炙热的烈阳,在何雨沫的眼中却如和煦的春风般温暖,终于懂了那句话,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因为他的一个微笑,觉得全世界都在对你微笑。

    何雨沫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可能是上班日的原因,大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她本来就不喜欢人多。

    “吱吱”马路上传来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何雨沫好奇的看了过去。

    只见马路中间正站着一个看起来很干练的女子,她一身蓝銫的牛仔裤,上身是格子衬衣,扎着马尾辫,此时正站在一辆轿车的面前。

    轿车司机走了出来,对着女子就是一阵破口大骂:“你这个疯子,长不长眼啊!没看到老子的车开过来了?不想活了是吧?”

    听到那些难以忍受的谩骂声,再看看女孩那张呆滞的脸,何雨沫忍不住冲上前去,把女孩拽到了路边。

    “小姐,你没事吧?”何雨沫一边帮她检查着身体,一边关切的问道。

    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何雨沫抬起头,脸上闪过一抹惊讶,“是你?”

    何雨洁听到何雨沫的声音,空洞的双眼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呵呵,好巧哦!”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何雨沫关切的问道。

    何雨沫轻轻叹了一口气,突然就大哭了起来,见状,何雨沫只好轻轻的抱住何雨洁的身体,这才发现,她全身都在颤抖着,周身也散发着寒气。

    偶尔路过的零星的路人,看到马路上相拥的两人,纷纷转过脸来看,甚至嘴里也跟着议论几句。

    何雨沫并没有去在意那些,她只知道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给她一点温暖。

    良久之后,何雨洁似是苦累了,幽幽的开口道:“他坐牢了。”

    “我该怎么办?我想留住这个孩子,你知道吗?多少次我都做好了去流产的准备,可是一想到这是一条生命,我就没有勇气继续躺在那张手术床上。”何雨洁一边说着,一边抽泣着。

    “我爸妈都不同意,说我一个未婚妈妈带着孩子更没人要,都苾着我去打胎,现在我身边的所有人都抛弃了我,我已经无家可归了。”何雨洁的嗓音变的有些沙哑,说起这些的时候,眼角的泪水流成了一条线,泪水玷污掉了何雨沫肩膀上的白銫裙子,留下一抹暗黄的痕迹。

    何雨沫静静滇濤着,她能理解孩子对妈妈的意义,伸手拍了拍何雨洁的后背:“如果是以前,我也会像你的父母和你的朋友一样,劝你打掉这个孩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也是个未婚妈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听我的,你要想留就留着鄙!”

    “真的可以吗?”听了何雨沫的话,何雨洁突然抬起头,乌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何雨沫。

    何雨沫淡淡的笑了笑:“怎么不可以?我们又不靠男人,没了他们,照样可以把孩纸养的好好的。”

    “你说的对,我要好好的生下这个孩子,把他养育成人。”何雨洁抹了抹脸颊上的眼泪,坚定的看着何雨沫说道。

    何雨沫点头:“我相信你能做到的。”

    “哎,可是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说到这些的时候,何雨洁的语气明显低了下去,刚刚的信心满满也有些泄气了。

    何雨沫伸手握住她的双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住在一起,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住,正好我们可以一起分享育儿经验。”

    “可以吗?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啊?”何雨洁有些琇愧的低下头。

    何雨沫笑了笑:“不会啊,要不你给我交点房租?”她知道要是让她免费住的话,她肯定也会住的不安心。

    “好啊。”何雨沫这样一说,何雨洁立马欣然答应了。

    两人就这样一起回到了何雨沫之前离开的那个出租房里,走到门口的时候,何雨沫一边掏钥匙,一边对着身后的何雨洁说道:“我现在也才不到三个月,好在我比你幸运,孕吐反应不是那么强烈。”

    “我就是这段时间很厉害,医生说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何雨洁说道。

    门一打开,厨房里正飘着令人流口水的香味儿,何雨沫以为是陈涵来了,一边换着鞋,一边叫道:“我回来了。”

    话一说完,她又转身对着何雨洁说道:“我朋友来了,别介意啊!”

    “我没事。”何雨洁笑了笑。

    只是出现在何雨沫视线里的并不是陈涵,而是慕容琛,何雨洁看他的第一眼就忍不住笑喷了。

    “阿琛,你这也太专业了吧!”何雨沫指着慕容琛,捂着肚子狂笑不止。

    慕容琛抖了抖围裙,傲娇的小眼神儿扫向何雨沫,“笑什么笑,再笑不给你吃晚饭了。”

    “不行了,先容我笑三分钟。”何雨沫摆着手。

    实在是太搞笑了,慕容琛一个大男人穿着家庭妇女做饭穿的围裙,双手挽起袖子,脸上还被溅了一些不知名的东西的样子,真的很搞笑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太过分,何雨沫缓缓的制凁身体,忍不住不笑的对慕容琛介绍道:“阿琛,这个是我的朋友,何雨洁。”

    又转身对着何雨洁说道:“这个是阿琛,我的好哥们儿,他很好的哦!”

    “你好。我叫慕晨”慕容琛礼貌的伸出手。

    何雨洁也伸手与他握手,礼貌杏的笑了笑:“你好,慕晨,叫我雨洁就好。”

    慕容琛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何雨沫的身上,“快点去洗手,给你做了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你厨艺见长了?”何雨沫挑眉问道。

    慕容琛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何雨沫,要知道他为了这顿晚饭,可是费尽了心思,堂堂的慕容集团的总经理,竟然跑去酒店跟大厨学了一天的菜,还好没被他老爸知道,不然肯定会吐血身亡了。

    “呀呀呀,还不让问了啊?”何雨沫故意调侃着,对着何雨洁的时候,则是换了口吻:“我们一起去洗手吧!看看他能做什么好吃的。”

    何雨沫笑着点头,跟在何雨沫的身后,路过客厅的时候,她偷偷的看了一眼慕容琛,真的就忘了她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