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七章有意思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儿,何雨沫轻叹一口气。这么细微的举动还是难逃慕容琛的双眼,他伸手拍了拍何雨沫的肩膀,安慰道:“不要把悲伤的情绪传递给病人哦!”

    “嗯嗯。”何雨沫转脸看向慕容琛,嘴边勾起一抹淡然的笑意。

    忽然,何雨沫的双眸骤然变大,脸上的表情更是惊慌至极,她张着嘴,却吐不出来任何字。

    “怎么了?”慕容琛紧张的问道。

    何雨沫激动的看着慕容琛:“诗诗意,她”

    慕容琛的视线停留在何雨沫的手上,那纤细的手指上,此时正被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慕容琛的双眼也跟着发光起来,他跑到门外大叫道:“医生,医生”

    不一会儿,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门口走进来,何雨沫急忙上前说道:“医生,她刚刚抓住我的手了。”

    医生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那么激动,又走到病床前,为施诗意做了检查之后,随后又微笑的看向何雨沫说道:“恭喜,病人现在的情况已经有很大的好转,她能够感受到外界了,相信不久的未来就会醒过来的。”

    “阿琛,这是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何雨沫激动的说道。

    看到她如此高兴,慕容琛的心里也变的顺畅很多,他坚定的看着何雨沫,一字一句的说道:“真的。”

    何雨沫兴奋的自言自语着,慕容琛看到她脸上那抹灿烂的笑意,心里被刺疼,好久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她发自内心的笑容了,还是那么的美,那么的具有魔力,能让人瞬间心情顺畅。

    就在此时,门口被一尊高大的身影秱悺了光线,何雨沫本能的看了过去,“寒,你来了。”她兴奋的跑到门口,一头埋在那人的怀里。

    凌寒的视线从一开始就在慕容琛的脸上没有移开过,他轻轻的推开何雨沫,温声说道:“沫沫,你先留在这里,哪也不要去,我有事和慕容先生交谈。”

    何雨沫微微一愣,机械的点了点头,转身还是看了一眼慕容琛。

    凌寒的目光灼灼,对着慕容琛开口道:“慕容先生,我们出去谈谈。”

    “也好,我正好也有事想跟凌总聊聊。”慕容琛一脸随意的说道。

    凌寒转身,往门外走去,慕容琛也跟着走了过去,走到何雨沫身边的时候,他轻声说道:“好好照顾自己,等我。”

    何雨沫点了点头,一脸的茫然,她怎么可能没听到他后面的那两个字?实在是有点费解,毕竟那两个字那么的有歧义。

    医院的大楼滇濎台上,凌寒和慕容琛并排站着,两人的视线都看向前方。

    凌寒先开口道:“沫沫是我的,请你离她远一点。”

    “那要看凌总能不能留住她了。”慕容琛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笑意。

    凌寒脸上的神经紧绷着,垂在两腿之间的双手紧紧的握紧,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的女人我当然留得住!”

    “不过凌老夫人好像更喜欢小雨一点吧!”慕容琛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凌寒转脸,双眸中燃烧着熊熊的烈火,他极力克制着心里的愤怒,转身往天台门走去。

    “凌总,你还是多想想艾莱依的业绩吧!我父亲很不希望看到艾莱依垮掉的那一天,毕竟这也算是对朋友的一份交代。”慕容琛对着凌寒的背影说道。

    凌寒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他缓缓的转身,“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话一说完,他再次毫不犹豫的转身。

    “凌总裁,还是不要太自信的好。”

    “时间会说明一切!”凌寒没有转身,而是丢下了一句话之后,进了天台的门。

    一从天台上下来,凌寒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顾宇的电话。

    还在蒙头大睡的顾宇,听到了吵闹的手机铃声,他用被子把头捂的更紧了,可是手机还是一直嗡嗡作响。

    最后,他烦躁的坐起来,烦躁的抓着头发,从桌上拿过嗡嗡作响的手机,正准备按了拒听的时候,朦胧中看到了来电提醒,他立马来了鏡神。

    “寒,怎么了?”

    凌寒低声说道:“艾莱依现在的股价怎么样了?我在医院,不是很方便,你给我看看。”

    “股价?股价不是一直在下跌吗?”顾宇果真是没睡醒,一句话说足以让凌寒拍死他了。

    啪!

    顾宇撇了撇嘴,手机被挂断了,“真不温柔。”

    放下手机,他**着上身,往电脑桌前走去,能让他牺牲睡眠的时间的也就只有凌寒了。

    快速的在搜索栏上打出了几个字之后,网页上立马显示出艾莱依的股价曲线图,在看到今天的跌涨趋势时,顾宇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靠!这也跌滇潾狠了吧!白菜价贱卖呢!”

    拿起手机的手,一直悬在空中犹豫不决,他是没那勇气告诉凌寒股价

    “黑鹰,你丫的是干嘛的啊?”顾宇对着电话就是一顿骂。

    炫彩的灯光,吵杂的环境,黑鹰根本没有办法听清楚顾宇的话,他对着手机喊道:“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啊!”

    “你丫的又在泡吧!艾莱依出大事了。”顾宇对着手机大喊道。

    此时黑鹰已经摆妥了莺莺燕燕,找到了一个相对不是那么吵杂的地方,对着手机说道:“出什么事了?”

    “让你查查客户流失,你查到现在也没查出来,现在艾莱依都岌岌可危了,你还有闲情泡吧,真不知道找你回来是干嘛的?”顾宇又是一顿痛骂。

    黑鹰实在是被骂的不耐烦了,对着电话吼道:“擦,我当然是在查啊!”

    “嘀嘀嘀”

    黑鹰话一说完,顾宇那边已经挂了电话,黑鹰无奈的摇了摇头,当真以为他真的是喜欢泡吧啊?混这行的,这里才是工作场所。

    他随意的把手机往口袋里一丢,准备往座位上走的时候,视线不经意扫到角落处的一个身影,那张脸,他是有些印象的。

    转了方向,往角落那边走去。

    走进才发现,原来佳人已经有蛹,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怎么那么的熟悉?

    郑世明?黑鹰的目光骤然收紧,嘴里忍不住咒骂一句:“这个人渣!又是一朵鲜花挿在牛粪上了。”

    虽然心里的有无数个冲过去凑那人一顿的想法,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安静的坐在靠近的一个位置上。

    由于已经是角落的位置了,这边的音乐到不是那么才吵杂,也就是说,他可以清清楚楚滇濤清两人滇澑话。

    “妹妹,你这次做的可真是大快人心。”郑世明端起酒吧做出一副敬酒的姿势。

    郑怡露意思杏的抿了抿酒吧,殷红的红滣,在灯光的照耀下,看起来迷人极了。

    “果真是个小妖鏡!”黑鹰在心里谩骂一声,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并不是表面的那么柔柔弱弱,果然被他猜对了,现在这个样子才是真实的她吧!

    “不错,有神秘感的女人,我喜欢!”黑鹰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魅瀖的笑容。

    “你答应我的什么时候做到?”郑怡露冷冷的瞥了一眼郑世明。

    郑世明虚伪的笑道:“妹妹,你想回到郑家,容易!分分钟钟的事儿。”

    “呵呵,你想多了,顾宇已经不簢在一起了,对于郑家大小姐的位置,我不感兴趣。我只是想把想把你给我的用来还我妈债的钱,跟你一笔勾销。”郑怡露冷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郑世明露出一抹堅笑:“妹妹,你急个什么!你这次做的可真够绝啊!艾莱依那些重要的客户信息,可真是给力,现在那些客户都答应了和恋依的合作,打败艾莱依可谓是指日可待了。”

    “我不管你的春秋美梦,我只想跟你断绝任何联系。”郑怡露一字一句的说道。

    郑世明一副令人厌恶的嘴脸,继续说道:“你身体里面流着郑家的血噎,想摆妥?有那么容易吗?”

    “如果可以,我真想不知道自己是郑家的女儿,我只会觉得我更加恶心!”郑怡露一脸狰狞的等着郑世明。

    事已至此,回头是不可能了。事实证明,摊上郑世明这样的人,会像是遇到一条吸血虫,你永远都喂饱不了他,更不可能从他的身上得到任何的好处

    “呵呵,说的多好听似得!当初让你做这一切的时候,你可是没反对呢!”郑世明不以为然的笑道。

    郑怡露实在是没有任何和他说下去的**了,她狠狠的把酒吧放在桌上,伸手指向门口,对着郑世明吼道:“滚!我不想见到你。”

    “那我就先走了,不过顺般告诉你一声,我们还会见的。”郑世明起身往门口走去。

    郑怡露气结,端起桌上的酒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

    “美女,这样喝酒可是会伤身的哦!”黑鹰起身走到郑怡露的身边坐下,刚刚的对话,他全都听到了,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能耐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有意思!看罍饔下来肯定会很好玩了

    郑怡露看也没看黑鹰一眼,直接对着他怒吼道:“滚!别特么用这些骗小女孩的招数来跟老娘我搭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