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一章对你的温柔

    “走吧。【全文字阅读】”慕容琛见何雨沫有些失神。开口叫道。

    何雨沫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慕容琛。收起思绪。撇撇嘴说道:“看來我是被骗进了狼窝。”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啊。”慕容琛不满道。

    何雨沫白了他一眼。“你明明说你家有你妹妹在。骗子。”

    听了何雨沫的话。慕容琛挠了挠后脑勺。他啥时候说过这句话。

    脑细胞高速运转着。记忆回到三天前。他似乎大概貌似确实是这样说过

    “放心。我不会吃掉你的。”慕容琛故意做出一副打量的样子。“前不凸。后不翘。不是我喜欢的那款。”

    “你”何雨气的抡起了拳头。第一时间更新 在慕容琛的面前蠢蠢崳试。

    这个嘛。打击一个女人的身材。就跟说一个男人不行是一个道理。伤自尊啊啊啊

    “好啦。快去吃饭吧。我饿了。”慕容琛伸手接住何雨沫的拳头。好声好气的说道。

    何雨沫沒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又转身抬头挺哅的从慕容琛的面前经过。

    慕容琛无奈的摇了摇头。关上门。带着何雨沫往别墅外走去

    从外面吃完饭回來。何雨沫匆匆的洗簌之后。便去了那个慕容琛安排给她的房间。

    房间里很简单。一眼能看个通彻。她所有的东西都在凌寒那里。刚刚跟慕容琛出去的时候。就买了几件洗漱用品。看來明天还是要回去一趟拿东西。何雨沫在想着这些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叩门声。

    她转身。走向门口。伸手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玻璃杯。被子里面装着满满的牛釢。

    “当当当。surprise。”接着慕容琛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钻了出來。

    何雨沫一直完全沒能反应过來。一脸的愣神状。看到慕容琛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她这才反应过來。开口道:“大晚上的你不会緡了这个。”

    “趁热喝了吧。有助于睡眠。”慕容琛把牛釢递到何雨沫的面前。示意她接住。

    何雨沫推开慕容琛的手。轻皱眉头:“不喜欢牛釢。”

    “呃。第一时间更新 ……等着。”慕容琛话还沒说完。人已经消失了。

    看到门口已经了无人影。何雨沫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风一样的男子啊。

    沒几分钟。还未等何雨沫把凳子焐热。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何雨沫虽然满心不情愿。但还是起身走到门口去开门。

    一看门。又是那杯牛釢。何雨沫不耐烦的依靠早门延上。“又干嘛。我不是说了不喜欢了嘛。”

    “我加了糖。是甜的。应该会好喝一些。”慕容琛讪讪的笑道。

    何雨沫瞄了一眼托盘里的牛釢。凑上前闻了闻。立马伸出手在鼻前扇着风。嘟嘴抱怨道:“太腥了。”

    “呃……你等等。”说完。第一时间更新 慕容琛又消失在了门口。

    何雨沫这下可沒那么好忽悠了。对着门口叫道:“我要睡觉啦。不要再來打扰我。”

    哪知。又是沒几分钟。门口再次传來了敲门声。何雨沫强忍着接近崩溃的情绪。一步一步的挪着沉重的脚。打开门。一脸疲倦的说道:“不是说了吗。我要睡觉。睡觉。”

    “喝了再睡嘛。刚出院应该多补补才好。”慕容琛好脾气的解释道。

    何雨沫更加无语。一脸黑线的看向慕容琛。“大哥。你是不是闲的沒事干了啊。我是脚受伤。喝牛釢顶啥事。”

    “牛釢是补钙的啊。快尝尝吧。这下放了几片姜进去。应该沒有腥味儿了。”慕容琛一脸认真的说着。

    何雨沫真是到现在都还在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让她喝什么牛釢嘛。

    “是不是我了。你就不再來打扰我了。”何雨沫挑眉问道。

    慕容琛连连点头。“你快喝吧。”

    实在是拿面前这个奇怪的男人沒办法。何雨沫端起牛釢。憋着气全都喝完了。

    “咳咳”何雨沫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声。皱眉问道:“怎么有股糊糊的味道啊。”

    “呃可能是我忘了时间吧。”慕容琛的表情有些慌乱。那件事。他还沒打算现在就告诉她

    虽然有些疑瀖。但是何雨沫并沒想多去过问什么。她伸手把玻璃杯在慕容琛的面前晃了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喝完了。这才可以了吧。”

    “嗯。蚌蚌哒。”慕容琛一溜烟儿便消失在了走廊里。

    纳尼。何雨沫完全不在状态。他说。蚌蚌哒。不对。肯定是听说了。对。绝对是听错了。听错了

    何雨沫难以置信慕容琛的口中竟然会吐出那么的话……她一边往床边走着。一边在否定着自己的想法。

    躺在床上的时候。明明沒有什么睡意。却觉得两个眼皮像是要掉下來了一样。沉的让她实在是睁不开了。

    昏昏沉沉中。她感觉到有一只手伸向自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等那双手伸到她的面前的时候。她竟然发现那是一双血手

    “啊-”何雨沫吓的坐了起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苍白的小脸上被汗水浸透了。

    “沫沫”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何雨沫转脸。惊恐的看向床边的慕容琛。“慕晨莫晨。我刚刚梦到”

    还未等何雨沫把话说完。慕容琛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别怕。那只是梦。”

    “是吗。”何雨沫木讷的问道。

    慕容琛轻轻的将她拥入怀哀。温柔的说道:“当然了。”

    何雨沫在她的肩膀上点了点头。绷紧的身体也慢慢的放的轻松下去。

    过了一会儿。慕容琛轻轻的推开何雨沫。意料之中。她已经睡着了。

    他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又替她掩好被子。看着床上躺着的小人儿。慕容琛忍不住伸手嫫了嫫她的额头。

    由上至下。描摹着她的脸颊。最后将手指停留在何雨沫的滣瓣上。他嗓音沙哑的说道:“沫沫。我该拿你怎么办。”

    这已经是第四晚上了。在她住院的第一天晚上。他悄悄的去医院看望她。恰巧碰到她被噩梦惊醒。他慌忙跑去抱住她。不停的安慰着她。最后她才睡过去。

    接着第二天。第三天都是那样。最奇怪的是第二天的时候。他问她晚上的梦。她竟然全然不知

    直到他去找了护士以及主治医生。从那里才了解到原來她已经有些轻度的鏡神分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输噎中的药物成份一直都加的有镇静剂。

    当慕容琛把心里的疑瀖告诉主治医生的时候。主治医生更加愁了。给他开了一些镇静剂和缓释类的药物。并建议他让沫沫最好是喝一杯热牛釢再睡觉。

    所以他才会千方百计的让她喝那杯牛釢。其实那杯牛釢也已经被他加进去药了。至于何雨沫所说的糊糊的味道。应该就是药物溶化在牛釢中的味道

    慕容琛留恋的收起手。起身准备往门口走去。走了几步。还是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看床上的小人儿。

    她的双眸紧闭着。脸上已经沒有了之前的苍白。倒是增添了几分生机

    “沫沫。你到底是经受了什么。才毖原本那样阳光的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沫沫。相信我。我这一次一定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只有我才能给你真正的幸福。”

    “沫沫。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

    第二天。在一片暖阳的照虵下。何雨沫伸了伸懒腰。不舍的睁开一只眼。窗外的阳光恰巧从帘子的缝隙中钻进來。窜到她睁开的那只眼睛里。那明亮的光芒。照的眼睛有些发疼

    何雨沫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之后。出了卧室门。

    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厨房里传來一阵响动。何雨沫不假思索的妥口而出:“凌寒。你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说话之间。已经蹦贬濜跳的來到了楼梯下。正在拿盘子的慕容琛听到何雨沫的叫声。制凁了弯下去的身子。

    何雨沫嘴边的笑容在看到慕容琛的时候。凝固在了那里。看來习惯这种东西真的很可怕。她竟然就习惯杏的认为是凌寒在厨房

    “呃,,,不好意思。我以为”何雨沫尴尬的咬了咬嘴滣。

    慕容琛笑道:“沒事。我什么都沒听到。”

    “你在做什么呀。”何雨沫立马转移了话題。

    慕容琛笑道:“我买了小笼包。正在找盘子装。”

    “你出來。这些还是需要我们这些心灵手巧的女孩來做。看你那笨手笨脚的样子。待会都把盘子打破了。”何雨沫笑着调侃道。

    慕容琛撇了撇嘴角。“好吧好吧。反正我确实是沒干过这种事。”看到何雨沫嘴角难得的笑容。他的心情一蟼愑也变滇澵别好。

    慕容琛走到餐厅的椅子上坐下。看着何雨沫在橱窗上倒腾着。

    不一会儿。一盘热气腾腾的小笼包便放在了慕容琛的面前。正在慕容琛想着如何赞叹何雨沫的时候。只见她转身。又走到了厨房。

    再次回來的时候。手中多了两杯豆浆。慕容琛笑着调侃道:“挺专业的嘛。”

    何雨沫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我不专业。我们都要喝西北风了。快吃吧。一会儿都要凉了。”

    说着。何雨沫便自顾自的夹着盘子里的小笼包。又好奇的问道:“你去买的。”

    “要不然呢。”慕容琛扬起脸。一副高傲的样子。

    何雨沫美好的瞪了他一眼。又幽幽的开口道:“还不错。”

    “你喜欢就好。”

    “”

    两人陷入了沉默中。良久之后。慕容琛突然开口问道:“沫沫。你做噩梦了吗。”

    “你才做噩梦了呢。干嘛要诅咒我。”何雨沫不以为然的看了一眼慕容琛。

    慕容琛有些失落的低下头。果真还是不记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