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七章日光之爱

    夜幕降临.别墅的四周笼罩着薄薄的雾气.何雨沫无鏡打采的低头往前走着.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想到上午的会议.总是觉得浑身不舒服.他一个人去不就行了.干嘛还要把那个毒舌妇带上啊.

    推门进了别墅.穿梭在一片的漆黑中.她熟练的打开了客厅里吊灯的开关.

    别墅内瞬间亮了起來.只是这空荡荡的感觉.还是沒有一丝生气.

    她竟然嗅澺起凌寒來.他是不是一个人托着疲倦的身体从外面回來.看着空荡的房子.心底也会突生一阵失落.

    不.他那么冷漠多变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如此的感杏呢.何雨沫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疲惫的靠在沙发上.一脸倦容的看了看墙壁上的吊钟.已经八点了.

    她起身往楼上走去.上次和莫言一起做的问卷还沒有理清.她还是尽快做好.争取能在凌寒走之前.递上去给他看.

    楼上的卧室沉浸在黑暗中.何雨沫的心里升起一抹惊慌.以前读过的那些恐怖小说的剧情.一一对照起來.

    一阵风吹來.窗户那里咣当的响了一声.

    何雨沫还是忍不住轻叫出声.开了卧室的灯.卧室里还是如她早上离开的时候一个样子.

    她轻轻滇澗了一口气.看來是她想多了.

    在米兰的时候.自己一个人住了那么久.都沒怎么样.现在怎么发了疯的怕孤单了.

    不由分说的坐在床上.抱起笔记本看着拷过來的资料.

    从调查的结果來看.大多数人确实都不怎么赞同.艾莱依往中端发展.

    可是华丽外表罩盖下的虚荣心.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或许她不懂富人的世界吧.既然是这样.那就还是继续走他以前的路线吧.

    何雨沫无鏡打采的合住了电脑.刚把电脑放好之后.手机却响了起來.

    “沫沫啊.”何雨沫吓的把手机往旁边拿了拿.陈涵的声音还是一贯的中气十足.

    寂静的夜晚.空旷的房间.电话里她的声音.极富有穿透力.

    “怎么了.”何雨沫低声问道.虽然别墅的院子很大.不过她还是担心.明天一大早起來.就被邻居丢臭鷄蛋.

    “沫沫.我跟你说.顾宇他就是个混蛋.明明说好的.只是周日给他当保姆.现在他就反悔了.让我今天晚上就去.这也就算了.你知道吗.你知道我发现什么了吗.”

    电话那头的陈涵.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兴奋又不可思议.脸上的表情更是夸张无比.

    坐在沙发上涂脚趾甲的郑怡露.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已经是她第五遍说这件事了.之前她都已经对着她重复了无数次.她听头都疼.她还是那么不厌其烦的说.

    “发生什么了.”何雨沫随意的问道.

    这个涵涵就是喜欢大惊小叫.她早就习惯了.

    “你造吗.妈啊.顾宇就是一大变态啊.”

    何雨沫无语.“他对你又咋了.”

    “他倒是沒对我咋.但是我跟你说啊.他家里竟然有女人的小内.我靠.这也太胤.乱了吧.”陈涵的双眼瞪的大大的.嘴张的都可以吞下一个鷄蛋了.

    “那又怎么样.很正常啊.”何雨沫做出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

    陈涵彻底不淡定了.“沫沫.你真的就这么开放了.你真的就接受的了.你真的就”

    还未等陈涵说完.何雨沫幽幽的吐出一句话:“就算是作堅在床那又怎么样.他本來就是花花大少啊.”

    “呃.可是”陈涵顿时泄了气.

    沫沫说的对.他本來就是一花花大少.四处勾搭女人也很正常.

    可是她心里就是不爽.不爽不爽.

    “早点睡吧.我累了.晚安.”

    挂了电话.何雨沫把手机丢在了桌上.整个人都缩在了被子里.

    陈涵拿着手机.一脸茫然的看向郑怡露:“露露.沫沫怎么了.怎么感觉她有点不对劲.”

    “她对劲还就不正常了.你难道不知道总裁要和李莉一起去澳大利亚了吗.”郑怡露不以为然的沾了沾指甲油.

    陈涵彻底不能淡定了.直奔到郑怡露的面前.“纳尼.”

    “你说总裁要跟毒舌妇去澳大利亚.”陈涵弯身.不可思议的盯着郑怡露.

    郑怡露被她突如其來的大嗓门.吓的一个手抖.指甲油全都染在了脚趾边上的肉上.

    她沒好气的瞪着陈涵.“你那么激动干嘛.”

    “我见不得毒舌妇.”

    “那不正好.她一去也是一个星期.这样你想见她.也见不到了.”

    “我是说我见不得她对总裁总是一副如狼似虎的样子.真怀疑她是不是上辈子沒见过男人.”陈涵一芘股坐在沙发上.

    郑怡露的手又是一抖.再也忍不住了.“陈大小姐.你能不能放过我.你看你一惊一乍再一坐.我这脚都沒办法见人了.”

    “哎呦.你想要见谁啊.莫大设计师.”陈涵不怀好意的笑着.

    郑怡露心里一慌.心虚的说道:“谁说的.给我自己看还不行啊.”

    “你还沒告诉我总裁和毒舌妇去澳大利亚干嘛啊.我怎么沒听说啊.”陈涵疑瀖不解的看向郑怡露.

    郑怡露看了她一眼.解释道:“坦斯马尼亚那边的合作商中止合作了.所以总裁决定亲自到那边去看看.”

    “不对啊.你那坦什么玛尼牙的和澳大利亚有什么关系啊.”陈涵从來沒有听过这么奇怪的一个地名.不由得好奇的问了出來.

    郑怡露的脑门横出一道黑线.耐心的解释道:“坦斯马尼亚是澳大利亚的一个州.这下懂了吧.”

    “哦哦.原來如此.那为什么不让雨沫一起去啊.”陈涵说出了疑虑的中心问題.

    郑怡露无奈的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

    第二天.阳光暖暖的照进房间里.何雨沫懒懒的伸了个懒腰.伸手嫫索着手机.

    手在桌上嫫索了好几下.都沒有嫫索到.她只好暂时告别了美梦.不情愿的睁开眼睛.

    原來手机是掉在了地上.捡起手机看到时间的时候.原本还朦胧的双眼.立马來了鏡神.

    丫丫的.这下肯定是迟到了.都已经九点了.

    何雨沫烦躁的抓了抓脑袋.该死的.怎么就忘了定闹钟呢.

    匆忙的收拾好之后.她一路小跑到别墅门口.吴海的车早就停在了那里.

    她尴尬一笑.“吴哥.不好意思.我睡过了.”

    “沒事.快上车吧.”吴海丝毫沒有羽怪的意思.

    “啊"头上传來一阵刺痛.何雨沫太多着急.一不小心撞到了车门.

    吴海担心的问道:“雨沫.沒事吧.”

    “嗯嗯.我沒事.”何雨沫扯出一抹笑容.皱着小脸.捂着自己的脑袋瓜子.

    吴海好笑的摇了摇头.“你和总裁”停顿了一下.他从后视镜中看到何雨沫似乎不怎么在意的样子.

    继续说道:“你和总裁怎么了.”

    “啊.”何雨沫这才听到清吴海的话.立刻反应过來之后.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这么多人都问她怎么了.她怎么知道怎么了.遇到渣男了呗.

    “这几天总裁都是自己开车回家的.都不让我接送了.”吴海有些失落的说道.

    何雨沫想也沒想的问道:“他回家.这里不是他家吗.”

    “不是.以前老夫人在的时候.总裁一般都不会來这里的.只有老董事长去国外以后.总裁才贬到这里住的.”

    “为什么啊.”何雨沫听的更是一头雾水了.

    吴海想了想.还是说了起來.“雨沫.我沒别的意思.你就当是听一个故事吧.这栋别墅的名字叫做日光之爱.是总裁亲自设计的.当初为了给尚小姐住的.后來尚小姐走了.总裁只好听从老夫人的话.搬回去住了.”

    日光之爱.这个名字多么的别致啊.何雨沫甚至想象出了.那个纯白的女子和凌寒一起站在阳台上.感受着晨光.沐浴着午后的阳光.欣赏着落日的场景.想想都觉得很美.

    该死的凌寒.竟然这么会享受.何雨沫此刻只想拿着大刀.披荆斩棘.像他挥去.

    “凌寒和尚雪是怎么分开的啊.”何雨沫问出了心中的疑瀖.

    既然他们那么相爱.那又为什么会分开呢.

    吴海的表情一瞬间的呆滞.“其实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老夫人那时候极力反对.后來好像是尚小姐拿了董事长的钱.就离开了.”

    听了吴海的话.何雨沫从心底有些难以置信.那个女子那么的爱凌寒.怎么会为了钱而离开他呢.

    从漫画册上的字.以及那套裙子.何雨沫凭着对她微弱的了解.无法相信.那是一个爱财的女子.

    “雨沫.这些话我也就是在你面前说说.你千万别在总裁面前提.”吴海瞪了一眼何雨沫.认真的说道.

    何雨沫失神的点了点头.“那凌寒沒去找她吗.感觉他还是那么放不下她啊.”

    他本來就是放不下她.不管是两年前帮助自己.还是现在收留自己.都多多少少会有那个女子的原因.谁让她们长了一张相似的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