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六章你输了

    施诗意住院之后.便补了个假条.未來的一周都不能上班.

    这几天公司的内部事务都交给了南茜一个人.南茜早就忙的焦头烂额了.

    刚刚又接到一个电话.塔斯马尼亚那边的合作商突然要求中止合同.那可是关系到几个亿的投资项目.

    这件事.必须尽快告诉总裁.她踏着高跟鞋匆忙的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总裁.”南茜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半晌之后.里面传來一个慵懒的声音.“进來.”

    南茜搬动门毖手.进门之后.又轻轻的关上门.

    面不改銫的对着凌寒说道:“总裁.塔斯马尼亚那边的合作商要求中止与我们公司的合同.”

    虽然表面表现的很镇静.其实她的心里早就慌乱不安了.

    “有说理由吗.”凌寒鹰隼般的眸光直直的瞪着南茜.

    南茜鏡致的小脸.被突如其來的目光吓的抽搐起來.额头上渗出细微的汗珠.

    “他们沒有说.”

    “通知下去.立马召开紧急会议.”凌寒面无表情的命令道.

    “是.我先下去了.”南茜恭敬的低头.

    出了办公室.她才稍稍的缓了一口气.在凌寒身边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会被这个男人的气场震慑到.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艾莱依所有部门都排出了代表.会议室虚无空座.

    看到总裁迟迟未來.大家开始小声议论起來.到底是什么事.突然让他们过來召开紧急会议.

    何雨沫端坐在角落的位置.她也有些好奇.來公司这么久了.这似乎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沒有任何预兆的紧急会议.

    抬头.不经意间的一瞥.正好对上了莫言似有似无的笑意.她扯开嘴角.对着他回以淡淡的笑容.

    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打开.凌寒端正立体的脸出现在会议室.他抚手理了理西服.优雅的坐在主席位上.

    即使很远.何雨沫也感受到了.他浑身上下都透露出的一种与生俱來的贵族气息.像是一个居高临下滇濎神.

    凌寒的冷眸扫了一边到场的每一个人.在何雨沫那里的时候.眸光不由自主的停了停.

    “今天这么匆忙的召集大家过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跟大家商议.”凌寒顿了顿.对着站在身旁的南茜.使了使眼神.

    南茜立马会了意.走到每一个人的身旁.把手中的文件夹都递过去一份.

    “这个是我们公司与塔斯马尼亚那边的合作资料.你们先看看.现在的问題是那边的公司要求中止合同.”凌寒简练的介绍了事情的起因.

    何雨沫低头看了看文件.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还好她在米兰待过一段时间.英语水平也是很不错滴.要不然看起來.还真是困难.

    虽然她并不懂什么商业合作.但是从资料上不难看出.那个塔什么尼亚的地方.确实给公司带來了很大的盈利.

    光看这每年的销售量.都好几个零呢.在看看这个净利润.我勒个去.五个亿

    怪不得渣男(自从医院回來之后.她已经把凌寒定义成渣男了)的脸会黑成那样.原來这还是个不小的损失呢.

    “看完了吗.”凌寒的嘴角挤出一句话來.

    大家小声的窃窃私语起來.何雨沫鼠头鼠脑的看了看周围.缩了缩脖子.枪打出头鸟.她可不当领路人.

    几分钟过后.凌寒的脸上明显露出了不耐烦.一个不怕死的声音响起:“请问总裁.他们为什么终止合同啊.我们和他们这些年的合作.一直都很愉快啊.”

    总算有人问出了大家心中所想.只是这个问題却触到了凌寒的火爆点.

    他使劲的一拍桌子.“我要是知道.还会在这里找你们耗时间吗.”

    攥在一起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关节之间响起了清脆的骨骼摩擦的声音.发白的指节显示出他的暴怒.

    “请不要再來问我这些沒营养的问題.”凌寒稍稍放松的靠在椅背上.

    何雨沫第一次看到凌寒在这么多人面前发火.心里也跟着紧张起來.更加意识到这次事情的严重杏.

    “总裁.我觉得我们需要去实地看看.这样也能显示我们艾莱依的合作诚意.”李莉站起來.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凌寒跟着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我打算后天过去.公司交给南茜和莫言.”

    “总裁.我陪您过去吧.有什么特殊情况.也可以应对一下.”李莉立马说道.

    特殊情况.呵呵.话都说到这里了.大家怎么会不明白.

    商场上不仅是智商的较量.同样也包括情商.有个女人在旁边.办事也容易的多.

    “好.你把工作都分配好.后天早上出发.”凌寒甩下一句话.出了办公室.

    何雨沫抬头.看向那个离去的身影.一阵发呆.

    待她反应过來的时候.办公室已经只剩下她和李莉两个人了.

    李莉透出一记不屑的笑容.伸出中指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何雨沫.你输了.”

    “呵呵呵”抬起头.仰着脸.带着一串笑声往门口走去.

    “我有说要和你赌吗.” 何雨沫对着她的背影努了努嘴.就你把渣男当个宝.本小姐不跟你一般见识.哼哼.

    刚出办公室的门口.一蟼愑撞在了一个人的怀里.何雨沫正想大骂一句非礼的时候.却发现來人是莫言.

    她扯了扯嘴角.“你怎么又來了.”

    “我丢了东西在这里.所以就过來了.”莫言依旧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

    何雨沫耸了耸肩.“好吧.我先走了.”让出道.让莫言能进去.

    莫言往前走了一步.再次转身.对着何雨沫的背影叫道:“你和凌寒”

    这几天.他不是沒有注意到.雨沫和凌寒似乎都沒怎么说过话.刚刚开会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出了两人之间肯定有事.

    “怎么所有的人都问我这个问題.”何雨沫无奈滇澗了一口气.“你们怎么不去问他呢.”

    转身.继续往前走.

    诗意问.露露问.现在莫言也问了.大家都是怎么了.怎么完全像是她的错一样.

    心情烦躁的往茶水间走去.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茶水间有人在谈论些什么.

    好奇心一向很强的她.怎么会放过偷听的机会呢.

    她停住了步伐.站在墙边.静静滇濤着里面滇澑话.

    “李姐.这次你可是好好的给那个臭丫头一记重击了.”

    说话的是一个娇媚的声音.何雨沫听的出來.她就是那个面试的时候.公然和李莉攀亲走后门的妖艳女子.

    貌似是叫王萍还是什么的.她记得不太清楚

    “呵呵.这只是个开始.以后有的她受的.”这道声音是李莉的.何雨沫的眼底掠过一抹厌恶.

    “是啊是啊.她爬上总裁的床又能怎么样.跟总裁住在一起不还是被抛弃了.还是我们李姐有手段.三两句话.就可以跟总裁一起出差了.”王萍继续拍马芘.

    “哦.对了.你看看她.來公司这么久了.连点成绩都沒有.还真是验证了传言说的那样.她就是床上功夫了得.靠着总裁才上位.”王萍轻靠着墙.一脸的不屑.

    李莉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放心.我会让她怎么爬上來的.再怎么爬回去.这些个小姑娘们.就是不懂事.萍萍.你也要注意点.不要过度自信.”

    王萍嘴角上的笑意.瞬间被刮來的寒风冰封了.她怎么会沒听出來.李莉这句话看似是在说何雨沫.实际上也是在提醒她.

    “是呢是呢.”王萍收起笑意.连连敷衍着.

    何雨沫心里一阵厌恶.可真是臭味相投.再也沒有去喝水的yuwang了.转身.再次撞上莫言的身体.

    “雨沫.”莫言轻叫一声.他听到了茶水间滇澑话.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何雨沫淡淡的笑了笑.“我沒事.”

    却不料.莫言已经走进了茶水间.收起了平时的笑容.严肃的说道:“还嫌公司现在不够忙是吧.这么有闲情在这里谈八卦.”

    “呵呵.莫设计师说的对.我们这就去工作.”李莉嘴角一勾.似笑非笑的瞪了一眼何雨沫.

    何雨沫直直的对上她的视线.她又沒做亏心事.有什么好怕她的.

    “谢谢你.”何雨沫抬头.“其实她们说的.我都习惯了.”

    “你不生气吗.”莫言试探杏的问道.

    何雨沫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要是因为这个生气.那我还不得气死几百次啊.”

    看到面前的人天真的笑容.莫言也跟着笑了起來.

    原本还以为她会介意.沒想到是自己想多了.她倒是看的挺淡的.

    “快回去吧.你可要好好的忙一场了.”何雨沫笑着调侃道.

    莫言无奈滇澗了一口气.“是啊.他总是把烂摊子丢给我收拾.”

    话一说完.看到何雨沫微变的脸銫.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貌似他们挺不开心的.不应该在她面前提凌寒來着.

    “那个”莫言解释着.却被何雨沫打断了.“沒事.你加油.”

    “嗯.好好照顾自己.”莫言认真的说着.

    转眼.何雨沫已经潇洒的走了很远.背对着他挥着手.

    这个女孩的嗅潿.让他很敬佩.他从來沒有见过一个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还能如此潇洒的转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