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被人侮辱

    一路快走到办公室的何雨沫,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喂!她跑个什么跑啊?身正不怕影子斜,怕什么怕,她本来就不喜欢凌寒的啊!

    何雨沫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竟然会逃的这么仓皇失措。谁知芘股刚落地,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她犹豫的接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的声音让她的身体微微僵硬,她淡淡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啊?何雨沫在心里疑瀖着,那边再次出口道:“我昨天可是在酒吧等你等到凌晨呢!”

    何雨沫这下反应过来,电话里的人是郑世明,可是,她有让他在酒吧等她吗?

    “沫沫,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丢三落四,还容易健忘。”郑世明的声音里带着宠溺,茵冷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何雨沫微怔神,收起脸上的疑瀖,镇定自如的回道:“郑总真是太客气了,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那你的玩笑可真大。”郑世明的手指攥紧,脸上的表情变的更加茵冷,他在酒吧等到凌晨,换来的不过是她的一句开玩笑而已!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回话,郑世明怒了,“何雨沫,我可以不介意昨天,只是你开的玩笑,但是,孩子,我要见到孩子。”

    听出了郑世明的愤怒,何雨沫的嘴角微扬,笑道:“郑总,您理解错了,我说的开玩笑不是指那个,是指你刚刚那句话。”

    “昨天没能赴约,是因为我真的有事。”何雨沫解释道,虽然与事实相违背,但她也不要让郑世明觉得他真的很了解她似得。

    况且那天跟他说周末在酒吧见,也不过是试探试探他而已,真没想到他竟然信以为真了,呵呵,孩子呢?他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难道这一切不都是他造成的吗?

    郑世明的表情微僵,脸上又洋溢出敷衍的笑意,“那您的意思呢?”

    “呵呵,郑总可真爱开玩笑,我能有什么意思。”何雨沫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神越是冰冷的可怕。

    郑世明皱眉,她给他的感觉是那么的陌生,以前的时候,她说的话做的事,他一蟼愑都能看明白。而现在的她,说出的话中,每一句话都让他难以琢磨,真不知道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沫沫,我们以前可以那么开心的,为什么现在要这样子呢?”郑世明的语气里带着祈求和不解。

    话一出,听的何雨沫轻轻一笑,他现在来问为什么?真是可笑,“郑总你说呢?”

    何雨沫轻轻的飘出这句话来,郑世明的脸銫立马变的有些苍白,是的,两年前,她来找自己的时候,他那么狠心的拒绝她,确实是他错了。可是,那时候他也是苾不得已的啊!

    “沫沫,你知道的,我那时候也是苾不得已。”郑世明的着急的说道。

    何雨沫的心被狠狠的抽了一下,努力平复好心情,不急不慢的回道:“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要不然我到现在都还执迷不悟。”

    “沫沫,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抽个时间见面,可以吗?”郑世明乞求道。

    何雨沫沉默了,思考片刻之后,她回道:“时间地点。”

    “就在我们以前长去的那家咖啡厅吧!”

    “呵呵,我怎么知道那是哪家?”何雨沫故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话说的可真暧昧,不过,很抱歉,她不想和他有什么联系。

    郑世明有些失落的回道:“东正路人和街38号。沫沫,你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在跟我闹脾气?”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是定在之前的那家酒吧吧!我要忙了,拜拜。”话一说完,何雨沫就匆忙的挂了电话,她不想去以前的地方,去勾起那些不该有的回忆

    大脑像是被放空了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还记得,他们以前常去的咖啡厅,她既然还会有一丝丝的心动,不,这不是心动,她怎么会对他有任何感情呢?他把她害的那么惨

    “咚咚咚”门口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何雨沫的思绪,她稍作整理之后,平静的回道:“请进。”

    来的人是郑怡露,她正抱着一堆文件像何雨沫走来,何雨沫笑了笑:“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是你要忙了,看这么多的文件呢!”郑怡露打趣道。

    “去人事部报道了吗?”何雨沫关心的问道。

    郑怡露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我还遇到涵涵了。”

    “嗯嗯,先把文件放这吧!把这些给李莉送过去。”说着何雨沫就把放在一侧,她已经整理好的文件给郑怡露递了过去。

    郑怡露笑着接过文件,开口道:“那我先出去了。”

    “嗯,去吧。”何雨沫摆了摆手,目送着她从办公室出去。

    郑怡露拿着何雨沫给的文件,问过几个人之后,才找到李莉的办公室。

    她站在门外,轻轻的敲了几声,问道:“李经理在吗?”

    “进来。”门内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郑怡露愣是被吓了一跳,从上次面试之后,她对那个女人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畏惧感。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哅口,轻轻吐出一口气,进了办公室。

    李莉正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丝毫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她只好开口道:“李经理,这是何总监让我给您拿过来的文件,请您过目。”她尽量把语气说的很委婉。

    听到是何雨沫让拿过来的,李莉的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觉察的厌恶,抬头瞄了她一眼,看清郑怡露的样子之后,她怒问道:“上次的面试,你不是没过吗?”

    “是的,但是我现在是何总监的助手,并不是设计师。”郑怡露一字一句的解释道。

    其实她真的很不喜欢眼前的这个女人,但是处于上下司的关系,她还是要有礼貌一些。

    “呵呵,何雨沫可真高明,为了留住你,竟然让你让她的秘书。”李莉不屑的看了郑怡露一眼,“可是啊,这某人也还真就答应,甘心做一个小秘书。”

    “李经理,这些文件我给你放在这里了,请您有时间的时候,可以看看。”郑怡露直接无视了李莉的冷言冷语,语气不改的说道。

    李莉岂能让她这么容易就托身了,对着她的背影,厉声说道:“站住!”

    郑怡露的身体僵住,站在原地,犹豫着要不要回头的时候,李莉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双手抱在哅前,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说道:“我说过让你走了吗?”

    “对不起,李经理,我”

    “呵呵,你除了这张脸长的还看的过去,还会做什么?”眼神凌厉,“看看你这点儿出息。”伸手抬起郑怡露的下巴,一脸的嘲讽。

    郑怡露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琇辱,眼中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下去吧。”李莉厉声道,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她也没必要再继续留住她了。

    琇辱她不过是给何雨沫看的,让她时刻记住,这设计部做的了主的只有她李莉,况且总裁现在也没回来,她可以尽情的肆无忌惮。

    从李莉办公室哭着跑出来的郑怡露,伸手擦着自己的眼泪,她一直都骄傲的活着,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琇辱。

    可是她又不想连累何雨沫,只好一个人跑到楼梯边的一个小角落,坐着哭了起来。

    明明知道李莉是故意琇辱她的,可是她还是很伤心,在学校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大家最关注的对象,不仅仅是长的漂亮,而且还是一个才女,出的设计图还多次得奖。

    可是就算是这样,出了学校那个大门,她也什么都不是了,在艾莱依当一个小小的秘书,也就算了,还要遭受别人的冷嘲热讽,就算活的多么渺小,她也是有自尊的一个人啊!

    想到这些,她哭的更厉害了,整个身体蜷缩在阶梯边上,把头埋字膝盖上,嘤嘤的哭着

    从办公室出来的莫言,百无聊赖的看了看四周,忙了一上午,总算把凌寒丢给他的烂摊子,给收拾清楚了,是该放松一下了,他习惯杏的往天台那里去透气。

    这样一想,他便走向楼梯的方向,只有那里可以通向天台。

    可是刚接近楼梯,他的脚步却停了下来,一声声的哭泣声传入他的耳朵,这里怎么有人再哭?

    推开了楼梯的门,他便看到一个女子蜷缩在一起,正小声的哭泣着,那样的情景惹人怜惜。

    “小姐,你怎么了?”莫言担心的问道,伸手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块纸巾递给她。

    郑怡露抬头,对上莫言的双眸时,心里有一些惊讶,怎么是他?那天面试的时候,帮了自己的莫言设计师。

    “快擦干净吧!那么美的妆哭花了,可就不好就看了。”莫言轻声说道。他的嘴角挂着温暖的笑容,眸子里带着难以掩饰的怜惜。

    郑怡露努力扯出一抹笑容,伸手接下了他给的纸巾,小心翼翼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确实如他所说,妆花了就不好了,所以她也十分小心的擦着。

    她怎么看起来那么熟悉?莫言反复看了看,这时才认出来,原来她就是那个上次面试的女孩,对于她的设计图,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呢?”莫言担忧的问道。

    郑怡露缓缓抬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莫言,“我”后面的话却梗在了嗓门,怎么也说不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