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9章 收为己用

    优雅的咖啡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可是林月影的心里却是此起彼伏的,双手不停地互相搓着,本来约了念宇见面的,却被爽约了,而且一个短信就打发了,真是够绝的,刚要发短信告诉他自己怀孕了,结果另一条短信顶了进来,居然是冒牌的林雨珊,仅仅发了一张照片就拿得自己死死的,她发现真是流年不利。

    “这么早就来了?果然是沉不住气了!”冒牌林雨珊的声音只要一响起,月影就觉得一股凉气顺着脊椎从下往上冒上来,连头都没抬,用力地搅拌手里的咖啡杯:“有话快说!我没闲工夫跟你闲扯!”

    冒牌林雨珊不慌不忙地坐到了她的对面,冲服务员招了招手:“卡布奇诺!”转而又对月影笑脸相迎:“最近我老公,啊~就是你老爸,甘翼生最喜欢这个了,我也喜欢,味道很好的!”

    月影觉得真是够了,听这个疯女人胡说八道,她一赌气站起身就要走,此时林雨珊开口了:“我现在真的是林雨珊了,而你很快就不是林月影了。”

    月影简直快笑出来了,站在那里双手交叉不屑地说:“你现在还能再胡说一点吗?我告诉你,我是个正牌的,你是个冒牌的,不管怎么样甘翼生不会不管我的,而你只要我不高兴或者甘家的任何一个人不高兴,你就死定了,还不乖乖的屈服于我,那么拽,是嫌死得慢吗?”

    这是服务生端上了一杯鏡致的卡布奇诺轻轻放在林雨珊面前,她礼貌地冲服务生笑笑,见服务生走了,她开始拿起鏡致的小勺,看着里面的造型,不由得连连摇头:“这么漂亮的造型,倒让人不敢了,真不忍心搅散了她。”这么说着还是把勺放了进去,用力搅动了一下,造型立刻就不见了,变得散乱不堪:“林月影,据我所知,你以前和王立群伪造过亲鉴定,你猜如果甘翼生知道了这件事的始末,还会相信你是他女儿吗?还有我给你的那张照片,你猜要是李念宇知道了会怎么样?哎~我得赶紧喝咖啡了都不美了。”说完拿起来抿了几口。

    月影蹙了蹙眉,慢慢又坐回到位置,这个不祥的预感终于应验了,整理了一蟼愒己的情绪,不但压低了声音语气都变得缓和了许多:“你也是一样吗?你也是假的,我也是假的,何必为难我呢!”

    “你不知道吧?”林雨珊抿了一口咖啡:“昨天琳琅他们出去了,只有我跟甘翼生在家,你说孤男寡女,我们做点什么好呢?以我的样拿下他一个半大老头不是难事,你说对吧?”

    月影心里各种龌龊的词语都想用在她身上,可是想想自己跟她也没有什么区别,好吧!总之是坏人之间的较量她输了,输在对方更坏,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更加缓和了:“你想让我怎么样?如果是帮你的话,我可以做到,何必这样呢,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战告捷,林雨珊边笑边搅动着咖啡,她本来没有想做得那么绝,就是因为身边的人不把她当回事了,所以她有必要提醒大家一下存在感,现在是林月影,下一次就是琳琅那个死丫头了。

    此刻的琳琅正在自己的卧室里,仔细端详那个鏡致的琉璃盒,虽说里面的玉器都很值钱,可是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盒了,把玉器都暂时存放在了甘那里,自己只拿回了这个盒,研究了半天也不过就是个盒而已,她有点沮丧,把盒放到了一边,结果床边滑了一下摔在地上成了两半。

    “哎呀!~”琳琅不禁惋惜地叫了一声,赶紧蹲在地上收拾,散出来的零件还真不少,到底是岁数大了,这盒也不结实了,心里一直碎碎念,突然她灵光一现,盒居然有夹层,而且不是盒底也不是盒顶,而是琉璃面上,这谁找得到啊!

    “你在干什么?”少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她身后的,这个话吓了她一激灵,跑到门口四处望望,然后把门关上从里面反锁了,居然还走到窗边挂上了帘。

    “大白天,你不是.”少峰调笑地挑了挑眉毛,琳琅一只手重重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你想什么了,我是想告诉你,这个盒迎来有夹层,我刚刚发现的,你看里面是这张照片,和咱们上次找到的一模一样。”

    少峰没有说什么只是愣愣地看着她,琳琅在少峰眼前挥了挥手:“喂!你发什么楞啊!说话啊!”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还是早就想起来了,又或者根本没有失忆!所以你在骗我?是不是!”

    “呃~”光顾着高兴,琳琅竟然把这个事情给忘了,真是衰啊!“好吧!该来的总会来,是啊,我就是瞒着你了,可是你也有事情瞒着我不是?我们呢都是为了保护对方的,重点是我们互相帮助,对不对?小峰峰。”

    少峰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是怕你涉险,有些事情才不告诉你的,好吧,扯平了,不过你以后不许再孤身犯险了!”

    琳琅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突然她的表情凝住了:“你看,后背居然有字!谨献给我的姐妹,玫瑰!又是玫瑰,到底谁才是玫瑰啊?”

    “你妈妈不会簢妈妈是姐妹吧?”少峰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那我们?还是近亲???这件事一定要搞清楚,不然…哎!”

    “也说不定是立群妈妈,你先不要那么快下定论,更何况这个姐妹也未必是亲生的那种,只是我妈妈跟你妈妈不是见过面吗?如果是姐妹早就认出来了。这件事我觉得最好还是问问你妈妈,对了,昨天你们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为什脺饔了一个电话,你们的神情就都不对了呢?”琳琅突然想到了这个,现在问正合适,反正少峰不能找借口逃避了。

    “你没有发现,我们回来的时候,林雨珊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

    “她?”琳琅的眼珠在眼眶里打了两转,像是焕然大悟一样:“对啊!她昨天没有武装自己,而且她分明就是个年轻小姑娘,她身份已经识破了,为什么还能在甘家堂而皇之的呆着?”

    少峰一下倒在床上,“哎!那就得问问你的孙甘翼生了,看来老毛病又犯了!”

    “说的那么轻松,既然你和伯母都知道了,居然还能笑出来,那么这自然就是伯母的局了!可是为什么要让她那么做呢?她有什么用啊?她留在甘家是个祸害为什么不早日清除了?”

    “有些事情,不能那么简单的,不是你在厨房发现一譃m刖鸵乃赖模阋氲剑惴⑾至艘恢瀖肟赡芫鸵丫泻芏嘀涣耍颐且龅氖窍鸶删唬皇窍鹧矍罢飧鼍退忝皇铝耍 


    铃.少峰的电话响起,“喂?你说吧!”

    “少峰,大鱼出现了,这次是一笔巨款,看来对方是有些着急了!”念宇看着电脑屏幕正在拦截的信息:“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你先顶着,尽量拦截住,我这就去,一会儿见!”关上电话,少峰从床上快速跳了下去,依旧没有解释,跑了出去,琳琅也收拾一下,准备下一步的行动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