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2章 背后等着看你笑话

    “这里!”月影兴奋不已地冲着门口的女人用力晃动双手,那女人莫名地看了她一眼,往上推了推墨镜,缓缓地走了过来,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确认了一下:“是你找我吗?小姑娘?”

    月影立刻站起身,露着浅浅的笑容,微微地点了点头,手伸向对面的位置:“是的,您坐!”等女人坐稳了,她才慢慢坐下,把菜单递给了那女人:“您看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的点,我请客。【全文字阅读】”

    女人目无表情地用手轻轻一挡,“小姑娘,我们素未蒙面,我来不过是想问问你,为什么那么感兴趣我,还特意查了我的手机,这可是新买的号。”

    月影尴尬地把菜单放在一边,双手大拇指不停地搓了搓去:“那个,是这样的,这么问,我冒昧也很唐突,可是这是事实,您是不是叫林雨珊?您是不是有个女儿?”

    女人心里咯噔了一下,准确的说,她听不懂这个小姑娘说的是什么?她笑着摇了摇头:“我的确是林雨珊没错,可是你说的那些女儿什么的,我自己怎么不知道?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李群派你来试探我的?对不起!你告诉李群,有什么话直接出来问,别那么畏畏尾的,不过也对,她从来都没有光明正大过!”

    说完,女人气愤地站了起来,月影激动地按住了她的手:“阿姨,你听我说,我不是甘派来的,我是…我是你亲女儿林月影啊!你不记得了吗?”月影的声音在发抖,昨天张益达说这个女人叫林雨珊的时候,她激动得要死,记得几个月前的一通电话,也确实证实了林雨珊还活着,没想到渴望那么久的母亲终于站在她面前了,她激动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女儿?”那女人蹙了蹙眉,轻轻坐回到椅上,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两圈,转而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哎呀!小姑娘啊,是这样的,我年轻的时候遭人陷害,然后就失去记忆了,你看我这个样,也知道了,这么多年了,更记不起来了,你给我说说,没准我能想起来呢!”

    “好,好!”月影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她给女人倒了一杯茶,双手递到她面前:“你听我详细跟你说啊”

    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一个地方很偏僻的咖啡厅里坐着一个男人,他隔着玻璃看着窗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突然两道亮闪闪的光源朝着这边缓缓移动过来,过了一会儿光源熄灭了,借着微弱的灯,能看见一个高高的身影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咖啡厅里只有这么一个客人,所以来人根本不需要费力就直接走了过来。

    “果然够偏僻,你真能找地方!”少峰把妥下外套轻轻放在沙发上,对服务生招了招手:“卡布奇诺!”

    对面的男人一脸深沉,眉头紧锁地抿了一口咖啡:“少峰,你简直就是利用我嘛,现在我都觉得自己好卑鄙了,真的要这样吗?”

    少峰无奈地摇了摇头:“念宇,小不忍则乱大谋,咱们是男人,有了危险,要挡在那帮女人前面,美艳,琳琅,孩,我们都要保护,你緡牲一点吧!很快我也要牺牲了。”随即瘫软在沙发的靠背上。

    “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林月影要把我的钱都转到她的账户上,不过还好被你及时截获了,还做得天衣无缝,不过张益达那个小可靠吗?”

    少峰嘴角微微一扬:“我不需要他可靠,我不过是给他钱,让他做这些事,这种事情我不方便入手,但是我可以监控,只要达到我的目的就好,不过张益达虽然是个小人,但也只是拿钱做事而已,不需要担心,即便是招出来什么,别忘了,他可是重犯!”

    “王立群这个混*蛋!利用美艳和孩不说,竟然还利用我养父,不过我要慢慢收拾他,让他自己自取其辱!”

    “没错,现在我们要是想对付一个人,不要硬碰硬,记住一个词,捧杀!这次我们要暗地里开始行动了。实际上已经开始一部分了,不过需要更多的帮助,尤其是敌人那边的,所以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少峰的脸慢慢靠近念宇,小声跟他耳语着。

    “哟!今天家里倒是很安静啊!”甘茵阳怪气地从甘家别墅的二楼慢慢走下来,语气里带着一股酸味,而楼下的甘翼生依旧翻着报纸脸眼皮也没有抬,自从林雨珊来了之后,他对李群滇潿比以前差了很多,倒不是移情别恋的问题,只是渐渐发现这个女人身上一些他曾经不知道的东西。

    甘一把夺过甘翼生手里的报纸,扔在地上,双臂交叉俯视着他:“自从那个老妖鏡来了,你就对我这个态,家里很乱,我不跟你吵,今天都不在,你到底给我一个理由?你是不是还是爱着她,你是不是打算把家产都给她?还有你那个沦落在外的女儿,我儿跟了你那么多年,算是白跟了是不是!”

    “够了!”甘翼生腾地一下从椅上站起来,自己最近知道了很多事,但是就是因为多年夫妻的情分他不想理会她,让一切都慢慢过去,可是看样她还来劲儿了:“李群,你做过什么自己清楚,我劝你不要再自掘坟墓了,到时候我保不了你!”说完跟她擦身而过上了二楼,背后传来李群歇斯底里的咒骂。

    他没有理会,还是径直走向了书房,重重地关上了房门,多年以来,他最没有压力可以卸下包袱的地方就是这里,他点燃了一颗烟,并没有吸,只是静静地看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拿起电话:“喂?是我甘翼生,我要重新写遗嘱,对,咱们羔濎约个时间,知道了,再见!”

    砰地一下,门开了,甘恶狠狠地盯着他:“你终于要改遗嘱了,要把钱都给那个女人和你的女儿吗?好,我成全你,不过今天你得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疾走两步,占到了甘翼生的面前:“今天我死了你就可以改遗嘱,改成什么样我也看不见了,但是我还活着的时候就不行!”

    “不要无理取闹了,给我出去!”甘翼生真的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已经不可理喻了,偷听自己说话,还曾经偷偷查自己,还为了她的地位加害无辜,简直深恶痛绝,之所以还忍着不过是因为儿。

    “我就不出去!”甘歇斯底里地用手一扒,桌上的东西,霹雳乓啷地掉在地上,这还不过瘾,书柜上的书也全都扔在地上,就连件也不放过全部散了一地,甘翼生忍无可忍了,腾地站起来,指着李群的鼻:“从今天开始,你从我这里滚出去,再也不要回来,给我滚!”

    李群瞪着双眼,就是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甘翼生,终于你说实话了,可是我就是不走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如果你不走,我就报警,要把你20年前干的事情都跟警察说,让你下半辈吃牢饭,反正人证已经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甘翼生,你终于说心里话了,你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20多年的夫妻,你竟然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一定会!”甘用力地关上了房门,回到自己房间,把早已经收拾好的行礼拿了出来,让佣人跟着贬了下去,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看了一眼这个别墅,积聚了她20多年心血的地方,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个毫不匹配的笑容来。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