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八章 离间计

    “明宇!”院长突然死死抓住了念宇的胳膊,深情地望着他,眼睛里还擎着泪:“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李念宇莫名地看了看眼前这个陌生女人,又看了看月影,冲她使了一个眼銫,月影更是不知所以地摇了摇头,然后轻轻拉院长的手,慢慢从念宇胳膊上拉下来:“院长,他叫念宇不叫明宇,这个明宇到底是谁啊?你这是怎么了?”

    听了月影的话,再看看眼前这个年轻人,院长眼中刚刚闪现的亮光突然消失了,变得暗淡,“对不起啊!我认错人了,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朋友,对不起,对不起!”随后什么话都没有淤说,便落寞地走开了,望着院长的背影,月影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来。

    “呐!这是你要的所有甘氏跟琅宇集团合作的资料,以前的策划还没有完成,现在我们要继续开始了!”少峰刚上班就把一叠厚厚地资料放到了琳琅的办公桌上,“不过时间比较紧,以前是一个月的时间,可是自从你出事之后这件事就被搁置了,现在我们只剩下一个星期了,所以….我们要努力了。”

    对于甘氏集团来说,琳琅是有很通透的了解,所以只看现在的资料便可以了,这样可以省去一半的时间,至于琅宇集团,也不过是才来中国发展不久,这部分资料也不会多,所以她并不觉得有压力,迅速地把资料筛选清楚,只剩下了薄薄地一叠。

    “你把我的工作都做了,我是你的助理诶!”少峰真的有点不适应琳琅这个样,虽然明白里面的原因,但是自己好像完全没有意义了。

    琳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不过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他去办,于是站起身,走到门口,四处张望了一下,迅速地关上了门,还上了锁,神神秘秘地走到他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耳语道:“听说你是电脑高手,帮我查点东西吧!”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放到少峰面前:“上面的这些都帮我查一下,很重要的,大概要多久?”

    “你查这个做什么?”少峰看着上面一堆密密麻麻的号码。

    “哎!”琳琅叹了一口气:“还不是为了你,和孙…和伯父啊!当然还有美艳,她现在已经被赶出来了,看来敌人狡猾了,一下布置了两个陷阱,要不早做准备,咱俩也保不住的。”

    “我知道了,不过那个林雨珊很是奇怪,昨天晚上我就想说,林雨珊不是上海人吗?为什么会唱豫剧?而且之前查到的是被淹死的,可是她跟父亲说自己是遭遇了火灾,还有,如果她还活着为什么现在才来找父亲,应该先去找亲生女儿啊?不合常理了。”少峰憋了一个晚上的话终于说出来了。

    “昨晚那个是豫剧?我还以为是黄梅戏呢!嘿嘿,好了,我来处理这些资料,你先帮我查,回头你把设计方案给我,我并一下就可以了,今天加个班,反正家里也是乌烟瘴气的,不想回去!”

    少峰赞同地点了点头,小心地把那张纸揣到口袋里,走出了办公室,琳琅又开始紧锣密鼓地忙了起来。

    老天就是那么不公平,好人就得忙忙碌碌一级戒备,可是暗自搞鬼的人却可以轻轻松松地美男相陪,“念宇,真是不好意思,我们院长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她可能有点…其实她很可怜的,自己的丈夫带着孩走了,听说后来去世了孩就没有了下落,哎~造孽啊!”月影立刻表演出了一个悲天悯人的表情。

    念宇脸上也不轻松,他在想刚才那个女人嘴里口口声声念叨的那个名字,自己似乎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可是一时间真的想不起来了,皱着眉头用勺不停地搅拌着咖啡,把月影当成了空气。

    “喂!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月影把手在念宇眼前挥了两下:“怎么心不在焉的,还不开心吗?”念宇嘴角抽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对了,你一天不去公司没关系吗?中午也不用去看美艳和孩吗?”月影试探杏地问道。

    提到老婆孩,念宇的心一沉,脸上仅有的抽动也消失了,“她不是我老婆了,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她已经带着孩走了,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就不在了,这会儿可能和王立群在某个地方偷着乐呢!”

    月影微微蹙了蹙眉,顺势把手搭在了他的手上,安慰道:“别往心里去了,不过也许是误会呢,你去哄哄美艳就好了,跟自己的老婆不要认真,对了我下午要回公司一趟,就不能陪你了,听我的,还是哄哄她吧!这样对你才是有好处的!”

    念宇听出了月影隐颔的意思,不过冷静下来想想,美艳似乎也不是那样的人,不管为了什么,他还是决定走一趟,去劝她回来,至少,这样他还能在那个篱下待着。

    送月影到了公司楼下,念宇便开车去了美艳的事务所,他想她一定会在那里,中途还买了一束玫瑰花,不过都是些辅助物。

    事务所里,美艳正忙着贝照琳琅的交代查着林雨珊的资料,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进来!”她忙得头都没有抬,不停地翻着那些资料,试图找到些什么,一个茵影挡住了光线,她才抬起头看向来人,立刻表现出一阵先嫌恶:“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被赶出来了吧?哎~到底不是亲老公,别往心里去,回头等我回了琅宇,就把你们接回去,这段时间就凑合点吧!”立群把一个厚厚的信封扔到美艳眼前:“这钱你拿着,不过的话给我打电话,别亏待了我儿。”

    美艳拿起信封扔到了立群的脸上,钱撒得到处都是,立群并没有生气,依旧笑着说道:“美艳,我劝你识相一点,将来跟着我过好日,你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要是我现在起诉的话,孩还是得归我,所以,你最好别再用这种态对我了,据说所知你的念宇现在也要不行了,跟着他光剩下要饭了,我是不会让儿流落在外的!”

    美艳狠狠地瞪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真不知道这个人渣还要欺负自己到什么时候,若是以前她一定会忍不住大骂他几句的,可是现在不行,为了儿她忍了,不然立群说的话就会全中的。

    立群弯下腰捡起那些钱,又重新放到了桌上,边说话边往美艳那里走:“这就对了嘛。我以前乱搞是不对,可是你也跟了李念宇,咱俩扯平了,大家既往不咎,以后好好过日,一家口….”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美艳眼前,他用手环住了美艳的要,脸慢慢地向她靠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李念宇手中的玫瑰花此刻全都变成了玫瑰花瓣散落了一地,他狠狠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好!很好,我之前还以为不是那么一回事,现在看来,是我天真的,岳美艳,从今天开始,咱们势不两立,明天早上民政局见!”说完用力关上了事务所的门。

    美艳瘫坐在了地上,立群轻轻一笑,看都没看美艳,扭头走出了事务所,到楼下的时候拨了一个电话:“喂!一切如你所愿了,看你自己的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