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六章 防不胜防

    “喂,您好是王立群先生吗?”

    “是的,你是哪里?”

    “我是xx化验中心的,是来通知您,上次您交给我们的样本已经出了结果,发到了您的邮箱,请注意查收。”

    “知道了,谢谢!”挂上电话,王立群站起身坐到了电脑的旁边,他没有立刻打开网页,而是点燃了一颗烟,说实话,他很紧张这个结果,成败在此一举,吞云吐雾之间他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睡得跟死人一样的张益达,嘴角又微微泛起了笑容,掐灭了烟,打开邮箱点开了那个最新来信。

    当当当当!“进来!”琳琅忙得不可开交,一个星期的适应过程,她果然上手很快,她自己都诧异,居然会打字还会写策划,步入正轨慢慢有点总监范儿了:“把件放在这里吧,我会尽快看的!”

    她觉得对方根本没动,眼睛仍然不离电脑屏幕,手底下噼里啪啦的打着字:“还有事吗?”

    对方将一个小小的请柬放在了她的桌上:“美艳的孩快岁了,邀请我们去喝岁酒!到时候李叔叔会给他们办一个舞会的,其实就是为了聚聚。”

    “舞会?孩的岁办成了舞会,这好吗?”琳琅直想笑:“我觉得请客吃饭之类的还算合理,办舞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好吧!败给你了!”少峰觉得琳琅的脑真是好使了,坐在对面的椅上,酝酿了半天才开口:“其实是想给我们办一个订婚仪式,上次那个被一场闹剧给搞砸了,这次算是一种补偿了。”

    “订婚?”琳琅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看不出什么情绪来,只是木屋表情地看着键盘,用牙咬着嘴滣,双手不停地互相搓着。

    少峰脸上浅浅地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放心吧,我已经和叔叔说过了,不要勉强你,我说过我会等你恢复记忆的那天,现在只会适得其反,不过叔叔的美意我没有拒绝,咱们就算当个嘉宾去出席一下吧!”

    琳琅心里舒了一口气,对少峰歉然地笑了笑,又开始打起字来:“我的衣服应该都在自己的家里,你今天下班陪我回去取吧!就算不是主角,也得穿得正式一点,我想到时候会有很多人的,不过上次是美艳生孩,现在美艳的孩都岁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

    “你说什么?”少峰突然捕捉到了一个信息,他腾地站起来,走到琳琅身边,双手轻轻扶着她的肩膀:“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琳琅同样惊讶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的表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些是美艳告诉过我的,好了,去工作吧!”

    少峰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了,只是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激动了,慢慢来就好,下班见!”少峰推门走了出去,琳琅深深舒了一口气。

    “这里!”琳母冲正站在咖啡厅门口四处张望的李秋然挥了挥手。

    李秋然面带微笑地走到了她对面的沙发轻轻坐下:“玫瑰,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琳母的脸銫不是好,表情很淡然地看着他,语气有些寒气苾人:“我思前想后还是要找你说清楚,琳琅不是你的女儿,请你不要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玫瑰,我知道你怪我,当初也确实是我不好,可是这是血亲的大事,不要这样赌气!”

    “我没有赌气!”琳母拧着眉头说道:“琳琅真的不是你的女儿,你到底要我说几次,既然都说开了,我也没有必要隐瞒,琳琅确实不是我瓏丈夫的女儿,是我妹妹跟其他人的私生女,但是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听明白了吗?我再重复一次,这不是赌气,一切都是真的!”

    李秋然的脸銫也渐渐不好看了,从琳母的表情上看,似乎真的没有说谎,可是亲鉴定…也许真是自己错了,琳母轻轻叹了一口气,端起桌上的咖啡抿了一口:“秋然啊,我知道也许你想弥补,这个消息也确实对你来说是个打击,但我不希望你就此**进去,与其这样还不如把鏡力放在你亲生孩身上。”

    李秋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亲生孩?你…知道?”

    琳母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我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那天无意间听说立群好像不是姐夫的孩,至于来龙去脉我就不想多说了,你自己看吧!我只是觉得你也不容易,所以才找你来说的,至于真假你去问姐姐吧!好了我还有事,琳琅晚上还要回来,我要给她做点好吃的,先走了。”戴上墨镜,琳母慢慢站起身走出了餐厅。

    周末,李秋然租了一家高档酒店,当了舞会场,请了很多业内的好朋友,很是热闹,李秋然的脸上只是挂着浅浅的笑容,心噗通噗通地跳的很快,时不时地往门口张望,仔细打量来人,然后又一次次的失望。

    终于甘翼生带着琳琅少峰,月影立群走在最后面,不可否认,他们都是他的悍将,“老李啊!恭喜恭喜,但愿过不了多久又能吃到你的满月酒了。”

    “借你吉言!”李秋然边和他握手边不时地朝他身后看,弄得甘翼生一头雾水,“你先忙吧老李,我去跟其他人打个招呼!”

    李秋然笑着点了点头,甘翼生带着少峰和琳琅向舞会中心走去,立群和月影紧随其后却被李秋然拦了下来,他已经迫不及待了,看着他的样,虽然莫名其妙,但是月影还是识趣地走开了。

    立群虽然不算惊喜,但是李秋然能那么快主动接近他,他知道琳母在其中的推波助澜了,“您好,李先生!”

    “叫我叔叔吧!他们都是这样叫我的,这里也算是家宴不用拘束,立群啊,你不介意我这样称呼你吧?”

    立群微微摇了摇头,李秋然继续说道:“这里乱了,我们到那边坐吧!”一揽立群的胳膊走了过去,少峰始终在观察李秋然的奇怪举动,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住了。

    “你在想什么?”念宇突然从他身后走了出来,眼睛也一直没有离开前方:“算了,一切都是注定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有防范了!”他轻轻拍了拍少峰的肩膀,有种不好的感觉渐渐袭来。

    一整晚李秋然都很开心,能和立群说那么多的话,他觉得已经足够了,看着甘翼生那么夸赞自己的儿的才能,他心里别提多开心了,遭受冷遇的念宇却闷闷不乐地喝起就来,美艳由于身体不舒服就干脆没有来,自己有好多心事没有人说,看着在场的人都是一对一对儿的,自己突然有股落寞涌上来大口大口喝着酒。

    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醉眼迷离地回头看了一眼:“是你?”一脸沮丧地扭过去,接着喝起来。

    “念宇,你怎么了?”月影妩媚地说着:“有什么心事跟我说说呗!不过这里好像吵了,敢跟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也许是心情不好,也许是酒鏡的作用,他鬼使神差地答应了:“有什么不敢?走!”离了歪斜地站了起来,月影顺势搀着他趁着没有人发现,偷偷带他去了酒店的楼上客房。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