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 连环套

    沿着私家花园一条漂亮的枫叶走廊,通道最里面有个咖啡馆,那也是甘翼生的杰作,不是公开了,里面只有一个20平米的店面,装修得很温馨,一进门就是一个吧台,挨着大玻璃的地方对着壁了两个双人沙发,中间是个茶几,透明玻璃的,很是上档次,那么美好的地方按理说会给人一种安静舒适的感觉,可是此刻的四个人各怀心事,都不停地搅动着咖啡低头不语。

    “阿姨!”少峰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知道我的母亲让您承受了许多痛苦,可是现在如果您住进我们家,这对大家都不好,您看这样行吗?我想办法给您补偿,您要什么我都尽力答应您!”

    “呵呵!”对面的女人不由得笑出了声,很清楚的能看见牙齿上有黑黑的一圈,应该是长期抽烟所致,她不屑地用手指着少峰:“甘翼生,你儿一点都不像你,真是单纯了单纯!”说完脸稍稍往前凑了凑,透过墨镜看着少峰:“不好?你知道我都不好了多久了吗?我的不好比你岁数还大呢,异国他乡举目无亲,那种孤独寂寞,你懂吗?我跟着这个男人几年,我的大好青春都给了他,最后就因为你祖釢釢死了,你妈妈怀了你,我就得走人吗?我不管,我就要去,我就是要恶心她!”女人狠狠地说完话,表情又立刻恢复平静,用勺慢慢地搅拌咖啡。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回去了也未必能讨到好处,李群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为什么要浪费那么多时间跟她计较呢?少峰说的对,我们可以补偿你。”甘翼生觉得现在家里已经够乱的了,绝对不能再添乱了。

    四个人里始终没有说话的就是琳琅,自从刚刚见到这个女人开始,她就觉得这个女人怪怪的,言谈举止都和以前的孙媳妇大相径庭,而且她记得以前甘翼生很忙都没有时间陪自己,是孙媳妇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自己,那么最起码的亲切感她现在根本没有,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阿姨!你为什么要戴着墨镜啊?眼睛不好吗?”琳琅笑着问道。

    那个女人看了她一眼,表情又装成了一个怨妇,有点带着哭腔:“没什么,昨晚没睡好,准确的说,自从离开了翼生,我没有一个人晚上是睡好的,都是以泪洗面,所以现在老得不成样,只能以墨镜示人了。哎~”

    琳琅萌萌地点了点头,又笑着问道:“阿姨!听说你最拿手的就是小圆,我最喜欢吃小圆了,你给我做吧!反正你也要来我家。今天晚上就做好不好?要不回去就做!”

    “什么大圆小圆的,你是谁啊?长得挺漂亮,怎么傻傻的!不知道你说什么!”女人蹙了蹙眉,把咖啡一饮而尽,把空杯扔在了桌上,碰撞出很大的声响来。

    “阿姨!你很爱喝卡布奇诺啊?”

    女人不耐烦地恩了一声,而且心里暗暗决定如果琳琅再问问题就不会回答了,因为她只觉得对面就是个十万个为什么,没完没了的,聒噪得很。

    琳琅觉得时机已经到了,于是双手拉着少峰的胳膊,笑着说道:“少峰,我不想和咖啡,怕晚上睡不着,你去帮我买瓶饮料吧!”

    少峰对琳琅的举动显然很意外,今天的惊喜还真是不少,礼貌地站起身,对父亲和阿姨笑着点了点头便起身出去了。

    与此同时,甘翼生的手机也响了,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的号码,歉然地站起来去外面接电话了。

    一下只剩下她们两个了,本以为琳琅又要萌萌地开始十万个为什么了,女人已经做好了应对措施,谁知琳琅一改刚才的幼稚,脸上变得很严肃认真,一边搅动咖啡杯一边说道:“你根本不是甘翼生的前妻。说吧!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什么目的?”

    女人不屑地冷哼一下:“小姑娘,你知道什么?我跟甘翼生结婚的时候还没有你呢!你知道个芘。再说这是我们长辈之间的事情,你一个小辈儿还是个外人,没你说话的份儿!”

    “第一,甘翼生的前妻是上海人,她们管汤圆就叫硬;第二,甘翼生的前妻不喜欢卡布奇诺,甚至说不喜欢咖啡,因为她不喜欢苦涩的味道;第,你的烟龄应该不止一年了,因为你的牙齿上面都是烟渍,还有你大概疏忽了一点,甘翼生的前妻对烟味过敏,医生说过她一辈只要碰烟就会有过敏反应,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还有什么想编的?”

    “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说的什么意思我听不懂!”那个女人慌张地指着琳琅的鼻:“你小姑娘不要乱讲话!”

    琳琅一只手托着腮帮,眼睛看着窗外:“阿姨,我是在给你留面,要不然干嘛把伯父和少峰都支出去,我劝你识相一点,不然待会儿这些问题要是跟伯父说了,你猜他会不会同样有所怀疑呢?”

    女人哆哆嗦嗦地从包里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根点燃了,放在嘴里抽起来,似乎为了缓解紧张,一阵吞云吐雾,她稍事放松,慢慢摘下了墨镜:“这就是我为什么撒谎的原因!”

    琳琅被对面的脸惊得捂住了嘴,眼睛的四周都是疤痕还有些淤青像是最近被打的,她似乎明白了原因,女人慢慢戴上了眼镜,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家里的男人不争气,天天拿我当发泄工具,还有一大家要养,我也没有办法,最多我马上消失,至于主谋我真的不能说,我还想活呢!你就饶了我吧!”

    琳琅转了两下眼珠,冲女人招手,示意她俯耳过来,对她耳语了几句,那女人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

    “你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到底靠不靠得住啊?”月影不停地在屋里踱来踱去,突然一阵铃声,吓了她一跳,慌忙地跑过去接起手机:“怎么样?真的!好了。好好表现,少不了你的。”挂上电话,脸上立刻一扫茵霾,露出兴奋的笑容,“老天真是帮我了,竟然成了,当初看她那个样,根本没抱希望。”

    立群无奈地摇了摇头,掐断了手中的烟:“这只是一个开始,大鱼还没上钩呢,高兴得早了。”

    月影瞥了他一眼,根本没理会他,她就是讨厌这样泼冷水的人,反正自己赢了一局,以后再说以后的,从包里掏出粉盒于脸上轻轻扑了扑,又掏出一支滣彩,把自己两片饱满的滣涂得更加丰盈诱人。

    “你这么干什么?”一旁的张益达看得心洋洋的,不过他知道肯定不是为了自己,所以好奇地问道。

    月影照了照镜,又轻轻捋了捋头发,给了他一个妩媚的笑容:“那女人要是成功了,回到了甘家,你说一会儿甘家岂不是炸了锅,那我的机会不是来了?”说完拎着秉踩着高跟鞋,芘股一扭一扭的冲着两位男士招了招手:“拜拜亲们,祝我成功吧!”留下一个飞吻从外面轻轻地关上了门。

    刚到楼下,手机果然响了,她猜都不用猜就接了起来,用其柔和的声音说:“喂?你好!”

    期盼已久的声音没有听到,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喂,你好,请问是林月影小姐吗?”

    笑容顿时消失了,目无表情地回答道:“是,你什么事啊?”那女人说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月影吓得花容失銫。

    起点中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