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行动的路上

    两个赤*裸的身体躺在一张沙发床上,月影在男人的怀哀里轻轻地蹭着,手不停地游走在男人的腹肌上,语气相当娇媚:“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男人闭着眼睛,用手拢了拢月影的肩膀:“我办事你放心,呐!”男人从床头的桌抽屉里拿出一个档案袋来,递给她:“看看吧!”

    月影不管不顾地挣妥开了男人的怀哀,把档案袋里的东西,全都抖落出来,是一些照片还有一张纸,她拿起那张纸仔细地看了一遍,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立刻回身搂住那个男人,狠狠地亲了一口:“谢谢亲爱的,你最好了。”

    “那就再来一次!”说完男人又把月影压在了身下。

    “釢釢的,查点事情还得体力劳动,真是累死了!”月影用手扶着腰,脚底下跟踩了棉花一样,看了一眼手里的档案袋,脸上抽搐了两下:“还好有收获,不然就亏了。釢釢的今天风那么大。”

    本来就走不动的她,这会儿更是迎着风硬撑,突然一个站不稳脚下一滑,手里的档案袋飞了出去,她咬着牙站起来要回去捡,幸有个瘦瘦得男人捡起来还给了她,不过她觉得那男人的打扮夸张了,连脸都蒙起来了,只看见一双眼睛,头上还扣了一顶大大的帽,以至于那男人都走了老远,她还傻傻地望着,连句谢谢都没说。

    “头儿,头儿!重大发现!”木木和毛利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但是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

    琳琅他们正在聚鏡会神地想事情,听到他们这么一吼,吓了一跳,美艳无奈地摇了摇头,“我都说了,被跟黑*社会似的,叫经理!”

    瘦冲了过来:“经理,我有重大发现,看这个!”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放在美艳面前。

    美艳上下打量了瘦一番:“啧啧啧啧!你就算跟踪人,也找个好点的造型好不好,你这样一看就是坏人,还怎么跟踪啊!”

    瘦连连点头哈腰,琳琅拿过那张纸来仔细看了看,嘴里叨咕着:“这是一张个人资料吗?林雨珊?林雨珊!她还活着?”

    少峰和美艳的头也凑了过来,少峰蹙了蹙眉指着上面的东西:“这是一张出入境的表格?看来年代久远了,上面的人从名字还有年纪上好像都挺符合的,只是相片模糊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少峰,你不是电脑高手吗?这种东西能查吗?”琳琅突然抓住了少峰的手,渴望地眼神看着他,少峰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交给我了。上面不是有证件号和护照号吗?应该可以。我试试!”

    说着少峰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然后挿上网线,一通忙乎,在其他人眼里看来这些已经是神乎其神的事情了,他的手不停地在键盘上游走,屋里安静了,只能听到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

    过一了好一会儿,电脑屏幕上开始快速地检起来,所有的人都盯着检屏幕,等着它停止出现一个结果。

    “甘先生,您要的东西已经到了。”立群把一个厚厚的袋放在了甘翼生的桌上。

    “你先出去吧!”甘翼生十指交叉端坐在桌上,微微蹙了蹙眉,看着那堆东西,直到立群从外面把门轻轻关上,他的手才慢慢放在档案袋上,轻轻地来回摩挲,里面是他从一个警察朋友那里得到的资料,是关于林雨珊的,当一切谜题就要解开的时候,甘翼生居然有点想退缩了,他隐隐觉得里面有些事是无法接受的,也许会毁掉他现在的一切。

    深吸了一口气,他把那厚厚的档案袋放在了办公桌最下面的柜里,用钥匙锁好,心里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是啊!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也许该忘记了。

    铃办公室的电话响起,他接了起来:“喂?我是甘翼生,你好,夏律师,我要改我的遗嘱,对,再加一个继承人,我明天去找你吧!明天见。”放下电话,甘翼生终于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补偿是现在唯一能做的,至于这个女儿他不打算再认回来了,还是用另一种方式去爱她吧。

    隔墙有耳啊!门外的立群听得是心惊胆战,他蹑手蹑脚地回来办公室,轻轻关上门,还上了锁,蹲在办公室的阳台,拨了月影的电话,用力压低自己的声音:“喂?你先听我说,老头要改遗嘱,要把你那份儿给琳琅,你快点想办法啊!行了我不能多说,先这样拜拜!”

    “喂?喂?”月影腾地从床上起来,本来刚刚燃起的星星之火,王立群这一句话就给浇灭了,自己皱着眉头喃喃自语:“这个死老头,那么快就着急补偿,我还没来得及出手了,怎么办怎么办?”

    拿着电话找来找去,还是停在了一个号码那里,犹豫再还是拨了出去:“喂?张益达,那老头要改遗嘱了,怎么办?”

    电话那边发出了男人迷迷糊糊的声音:“谁啊?打扰老睡觉!”

    “死男人,你给我醒醒!你的发财梦要破灭了!你还不赶紧给我打起鏡神来?”月影发飙似的大喊起来,现在只有钱能触动她的心灵了。

    一阵河东狮吼,张益达算是正式清醒了,“什么?改遗嘱,把钱都给琳琅?那你不是没有机会了,现在不是阻止的问题,我能阻止一次,可是不能阻止一次又一次啊!你现在得想办法让他知道,他认错人了,要怪就怪王立群,干嘛不告诉你就偷偷换了样本,这下惹大祸了,要不然你就证明琳琅是她父亲的女儿,反正只能这样了。”

    “知道了,你先帮我挡一次,我会尽快想办法,挂了!”月影用力地按了一下挂断键,坐在椅上不停地运气,“死王立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轻轻咬着嘴滣,迅速地从柜里翻出那个档案袋,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了桌上,仔细地扒拉着,“奇怪,那张纸呢,明明真是该死,一会儿找彪再弄一份儿,只要找到母亲就能证明我身份了。”月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原来是个乌龙啊!”琳琅和美艳无鏡打采地趴在桌上:“此林雨珊非彼林雨珊啊!”

    少峰看了看屏幕上的显示结果,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又往电脑里输入了什么,点了回车键,突然屏幕上提示了一个消息,他惊讶地喊了出来:“林雨珊!你们快看,是不是这个人?”

    琳琅和美艳像打了兴奋剂一样,赶紧凑了过去,两个人爽爽的瞪大了眼睛:“什么?不可能!”

    这次是真的泄气了,琳琅一芘股坐在了凳上:“我们找来找去,原来是个死人,少峰,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这个结果不会错的,这是户籍网,上面是所有人的登记,照片名字都有,我想是这样的!”少峰看着屏幕上的死亡的字样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可是事实就是事实,突然他看到了一条翜饔,他轻轻点开,“琳琅,你快来看!这个人是不是伯母和立群妈妈?”

    琳琅站起来凑到屏幕那里,看见网页上有一则消息,下面的照片正是自己的母亲和立群妈妈,那则消息叫“剑客”退隐坛。

    “亲爱的,我回来!”立群进门扔下包,就要去搂月影,月影往旁边一躲,立群扑了个空:“怎么了?亲一个啊!”

    月影白了他一眼:“你坐下,我有正事跟你说,你们公司现在还有没有职位,我要入职,不要低,最好能接近甘翼生,这是我扳回一局唯一的方法了。”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