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终于等到这一刻

    “啊!!!!!!!”一个穿着浴袍的人,从客房冲了出来,一副杀人的模样:“岳美艳!你找死啊!算计我,还算是闺蜜吗?”

    美艳吓得身体抖动了一下,看见琳琅正瞪着她,后背开始冒汗,立刻躲到了立群身后:“琳琅,我不是….不是…”

    “琳琅,你忘了吗?明明是你自己刚才洗完澡说累,大概是迷糊了,走错了房间而已。【全文字阅读】”立群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很从容地给她解释。

    琳琅蹙了蹙眉,用手扶住了额头:“我忘了?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让我洗澡,后面.记不清楚了。”

    立群冲美艳挤了一下眼睛,美艳立刻明白了什么,从立群身后大摇大摆走了出来:“是啊!我都被你弄糊涂了,以为你说的是真的了,没错,刚才你洗完澡,说累了,我就让你休息,明明是你走错了嘛。”

    “是吗?”琳琅狐疑地看了他们俩一眼,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说不上来,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有些低沉:“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吵啊!”

    “就是那个…”美艳刚要解释,琳琅立刻把话抢了过来:“没事,什么事儿都没有!”然后眼睛狠狠盯着美艳。

    少峰轻轻点了点头,直觉得头昏脑胀:“不好意思,我可能累了,有点不舒服,想回家休息了。”说完正要转身走回屋里,结果脚下一软栽倒在地上,闭眼之前看见了琳琅紧张的表情,心里一暖,昏昏沉沉睡去了。

    “他真是怎么了?呜呜….是不是那个药吃坏了!呜呜少峰我对不起你。”美艳在的士上哭得跟泪人似的,吓坏了。

    琳琅眉头紧蹙,本来就已经心烦了,美艳再这个样,她心里就更翻腾了:“别哭了,大姐,从家里你就哭。”用手嫫了嫫少峰的额头:“他应该是发烧了,跟药没有关系,确实累了,你先别自责了,到医院听听大夫怎么说。”

    美艳边抽泣边点头,而立群坐在前面一言不发,他心里其实是暗爽的,老天分明是偏向他的,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掌握之中了。

    “医生他怎么样?”看似镇定,可是琳琅的握着少峰的手已经汗津津的。

    对面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中医哆哆嗦嗦地给少峰号脉,没有回答琳琅的问题,美艳用力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地说:“这个行不行啊?我早说看西医了,你偏信奉中医,你看他那个样,眼睛都挣不开了,会不会睡着了?”

    琳琅冲着美艳拧了拧眉头,她骨里还是觉得以前那些望闻问切的医生,比较靠谱,至于只会开单化验然后数据说话的那些大夫就不是很信任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老中医把手放了下来,缓缓开口:“没大事,就是过疲累,再加上感染风寒,还有些郁结不发所以就晕倒了。”

    “瞎扯!”美艳又开始说话不过脑了,“大夫,风寒!扯呢!刚入秋,我现在还短袖呢!现在就是半夜会凉一些,可是他大半夜能干什么啊。说话不符合逻辑!”

    “美艳!”琳琅瞪了她一眼,然后尴尬地冲老大夫笑了笑:“朋友年纪小,不懂事!”

    这回换大夫的脸抽搐了一下,年纪小?好像你也不大,“我给你解释一下啊!你看病人的舌苔是白銫的,而且发热,不出汗,身体有些畏寒,这都是风寒的征兆,至于他怎么得了风寒还是得问他,好了,如果想快点好,就让对面的西医给你们开点药输噎,要是挑理我就给你们开点中药。”

    “好!大夫,您开点中药吧,把注意事项告诉我。”琳琅扭头对外面的立群说道;“立群!你去挂个西医号,开点药先输噎让他先把烧退了。”

    “好!”立群匆匆忙忙地下了楼,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给少峰安排妥当了,琳琅给他轻轻拉了拉被,看了看输噎架上的四瓶药,“看来需要很长时间了,你们不要陪着了,美艳!你有身孕,不要跟着忙了,回去休息一下!立群你陪他回去吧,我想输完噎少峰应该会好很多,到时候不用背来背去的了。”

    “我”美艳刚要说什么,被立群硬拦住了:“好!我们先回去了,一会儿给你们送饭过来!”冲着琳琅笑了笑,拉着美艳出了病房,一到了楼下。

    “喂!咱们得陪陪他们,琳琅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美艳觉得立群没有眼力价儿。

    立群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美艳的头:“你这个脑袋是不是一半是水一半是面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开了个单间给少峰吗?好好想想!”

    美艳转了两下眼珠,突然想到了什么,用力拍了一下脑门:“你是在给他们制造机会?哎呀!我真笨。”

    立群无奈地摇了摇头,牵着美艳的手走出了医院。

    少峰这边刚输完不到半瓶药,身体立刻就开始发汗了,整个人就像个蒸锅里的馒头,感觉好热,他开始踢被,琳琅怕她再受寒所以不停地给他盖,可是他有些受不了,实在没有办法,琳琅走到门四下张望,见没有人便关上了房门,走到少峰面前把被盖好,然后整个人趴在了他身上,嘴里轻声地说:“少峰,别动,小心着凉。”

    底下的身体不再动弹了,一切都变得静静的,这个姿势要保持很久很久,琳琅不知不觉也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哟!~真是冤家窄啊!”立群和美艳还没有走到小区口,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充满了挑衅。

    美艳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过身狠狠瞪着她,还没有开口,立群便拉住了美艳:“老婆我来!”往前走了两步,口气淡淡地:“我们没有功夫跟你闲扯,少峰病了,在医院!”

    “什么?哪家医院?”月影心里咯噔一下,本来老远看见他们想过来找个茬添个堵,可是偏偏给自己添堵了。

    立群迅速地冲月影挑了一下眉毛,然后依旧表情木然地说:“没有必要告诉你,我们要回去了,再见!”拉着美艳头也不回地走了,美艳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

    刚走了不一会儿,月影的手机响了,上面很简洁:“总医院内科304”。来不及多想,月影赶紧伸手拦车,她心里真的很着急,也想趁这个机会表现一下,哪怕只得到一句谢谢也好。

    输噎毕竟效果会快一点,少峰慢慢地苏醒了,感觉头也不像刚才那么疼了,只是有些口渴,刚要起身突然觉得身上被压住了,微微低头便看见了琳琅熟睡的侧脸,这画面他想过无数遍,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实现了,于是慢慢地把头靠在枕头上,生怕吵醒了她,这一切就没有了。

    还是忍不住伸手轻轻将她散落的一缕头发放在耳朵后面,这举动还是吵醒了琳琅,她慢慢睁开眼,四目相对,顿时一抹绯红爬上了脸颊:“咳咳!你…你….好点了吗?我刚才怕你冻着.”

    “哦!谢谢!”少峰也有些尴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两个人便陷入了沉默。

    少峰吞了一口口水,嘴滣因为发烧而显得有些干裂,他转身在旁边的桌上拿起一个杯,琳琅腾地一下站起来:“你要喝水?我给你倒,你现在不方便。∑凁身拿起暖壶边倒水边随口问了一句:“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得了风寒,这天按理说还不算冷,以后可得注意了。”把水杯轻轻递给了他。

    少峰抿了一口水,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手里紧紧握着杯,大拇指来回搓着杯身,“美艳和立群呢?”

    “我让他们先回去了,待会儿会过来,给咱们送饭!你觉得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少峰轻轻地点了点头,“本来说好要给美艳过生日的,我这么一闹,真是过意不去,羔濎….我做东,请你们吃饭,算是给美艳补过生日了。”

    “少峰你醒了?”立群拿着一个保温饭盒走了进来,“看起来好多了,饿了吧?美艳煮了粥,做了几样小菜,你们都尝尝,我可是替你们试过的,可以吃,没问题。”

    “立群真不好意思!”少峰有些抱歉,“下次我请客,给她补回来!”

    “都是哥们儿不说这些,对了,刚才有没有看见什么人?”立群故意问道。

    琳琅和少峰面面相觑摇了摇头,立群立刻一笑:“没事,我就是问问而已,你们吃吧!我得回去了,美艳一个人我不放心,琳琅!少峰就麻烦你了!”

    琳琅笑笑摇了摇头:“去吧!美艳在等你,这里有我了,放心!”

    立群笑着退出了病房,转而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月影到底来过没有啊!心里犯了嘀咕,本来自己安排的一场好戏,看来没有人捧场,心里不禁有些失望。

    而医院的另个一角落里,一个女人正在打电话,她似乎很生气,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喂?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开始我们的计划!我不听废话,我要看到成果!”下一秒手机重重摔在地上,碎零件散落得到处都是。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