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此事必有蹊跷

    立群下意识地把身体往旁边挪动了一下躲开了那只手,然后淡淡地指着对面的座位说:“坐吧!找我什么事情?我跟你已经说清楚了不是吗?”

    这还是第一次他对自己这个态,不过月影一点也不生气,男人对她来说都是小case,这一秒冷冰冰下一秒就抱大腿了,于是微微一笑坐到了立群的对面,“喝点什么?我请!”

    “不用了,你说事情吧!着急忙慌的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叙旧吧!我忙没有这个时间!”立群滇潿依旧冷冰冰的,他想到美艳手机里这个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的亲密照就恶心,心里早就有数她永远不可能属于自己一个人,但是始终亲眼看见的冲击力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全文字阅读】

    月影冲着服务生挥了挥手,“来两杯超级诱/瀖!”光听着酒名就知道这酒的内涵了,这不过是今晚的一个道具而已。

    “我不喝酒,看样你应该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说着立群站起身就要走,月影一下按住了他的手:“如果你走了,我会让你后悔一辈的!”这话不是对所有男人都管用的,但是对于立群来说就是一针见血了,这是他的弱点,没办法他又坐回原位。

    月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吐了出来:“立群,你能告诉我,为什么突然对我如此冷漠?也不找我,你知道我有多怕吗?我说过只做你背后的小女人,难道连这点要求现在也不能满足了吗?”

    “哎!~”立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原本骗了自己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忝着脸演戏,可是刻薄的话他又说不出口,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别装了,我都知道了!”

    月影一愣,随即脸上还是挂着浅浅的笑容:“你知道什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立群使劲搓着双手,如果面前的是岳美艳,他恐怕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可偏偏是心中多年的女神,没办法!还是控制再控制,把声音降到了最低:“你跟了别的男人我不管,因为我并没有给你什么承诺,但是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不要让我跟个傻瓜一样戴着绿/帽满街跑!”

    “呵呵!”月影笑了,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以岳美艳滇潿,八成也是她告的密,不过无所谓,没有鏡钢钻不揽瓷器活:“立群!本以为你是聪明人,原来真是个傻瓜,看来还是自己比较了解自己吧!”

    “你在嘲笑我吗?”立群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干出这样的事情,还…好!我就是个傻瓜,你满意了?”立群的情绪上来了,嗓门也提高了,边说边站了起来,结果引来了许多目光,自己顿时也觉得尴尬,别过头去慢慢坐下了。

    “你激动什么?”月影皱着眉头低声说:“我没有骂你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知道到底谁给你戴了绿帽!”

    “你这话什么意思?除了你还有谁?岳美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从哪儿看她都不如你!”立群苦笑地摇了摇头,从根儿起他没有瞧上岳美艳,当初是为了打发寂寞,现在是为了事业更上一层楼,总体和爱情没有关系。

    “两位打扰一下!”这时服务生把月影点的两杯东西,轻轻放在了桌上,然后微微一笑:“请慢用!”

    “来!先喝一杯!”月影拿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立群的杯,然后自己一饮而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果然够刺激,你怎么不喝?”

    立群无奈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其实对这种酒,他是从来没有喝过的,根本也不知道这酒的深浅,一口下去立刻觉得浑身发热,头脑发胀,他用力摇了摇头保持清醒,“你说清楚到底什么意思?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我问你,最近岳美艳是不是不用你的钱了,而且对你的钱毫不稀罕,还有她的应酬多了?以你对她的了解,你觉得正常吗?”知己知彼战不殆,月影成功地领会了这句话的鏡髓,所以美艳只掌握了她一件事,而她却掌握了美艳的所有事情。

    立群不说话了,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这是他思考问题的明显标志,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美艳最近的状态的确有点问题,别的不说,对于钱美艳一项是把得死死的,可是竟然从她那里有回头钱了,这事情确实不简单了。

    月影乘胜追击补充了几句:“今晚她也肯定是放了你鸽的,不然你不会陪我!”她把手轻轻放在立群的手上,轻轻来回摩挲着:“群!你要相信我,不要随便一句话就簢谈分手,我只有你那么一个亲人了,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立群早就晕菜了,听着她这些动人的话,看着眼前那张充满**的脸,还有他总也忍不住去注视的事业线,感杏瞬间战胜了理智,去他的,爱咋咋地,一把拉起月影的手,走向了酒吧深处的包间。

    而早已危机四伏的美艳,此刻正在和琳琅玩对视,准确的说,从下班回家到现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俩个人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实际上是僵持。

    终于美艳还是忍不住了,使劲眨了几下眼睛,觉得有点疼,又使劲煣了煣:“哎呀~!眼睛都疼了,败给你了,琳琅你这样很不够意思啊!有事情居然瞒着我!还扛着不说!”

    琳琅眼皮微微下垂,咽了一口口水:“美艳!这件事我真的不好说,你就不要问了,现在已经分手了就让它过去吧!也许即便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信!说到底你就是嫌我嘴巴大,不过我告诉你,迟早会查出真相的,我是谁?福尔摩斯艳,哼!不说拉到,走了!浪费时间!”说完拎着秉就往外走。

    琳琅没有只是坐在原地注视着她,直到门轻轻关上,琳琅又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哎!不是我不告诉你,你嘴巴确实很大,让少峰知道了就不好了,况且这件事本来就很荒谬,我自己到现在还没能完全接受!”说完琳琅撑着桌站起来走进屋里,关上了房门。

    “嘿嘿!还是我聪明,哼~此事很有蹊跷,我去问问甘元芳去,吼吼~”美艳才不会善罢甘休了,知道琳琅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有自言自语习惯,所以美艳特意假装出门就是为了套取情报,这下可以找证人问话了,颠儿颠儿地到了楼下,第一时间拨通了电话:“hello!亲!见个面呗,不要郁闷了,我有事问你,对你有好处!好的一会儿见!”挂上电话跑到小区外面打了一辆的士,奔赴约定的地点。

    “喂!”美艳用力拍了一下少峰的肩膀:“元芳你肿么看?大人此事必有蹊跷!”美艳起了最近最火的对白,少峰还处于悲哀之中,对这种无厘头显然不理解,脸上没有回应任何表情。

    美艳直觉得满头黑线,无奈地坐到了他的对面:“一个是这样两个也是这样,你俩演戏呢吗?真无聊,有话说开了多好,还得我出马,最近我都憔悴了,人家说侦破案件很费脑的。”

    少峰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向后靠到了沙发上:“美艳!我觉得琳琅这次是铁了心了,回来之后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连email都没有动静,我真不明白,一个陌生女人的话那么重要吗?”

    “陌生女人?几个意思?哎呀~你先别郁闷,从头到尾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也好想想怎么帮你啊!”

    少峰又立起身,靠近美艳:“事情是这个样的”

    “什么?我去!那个女人没有联系方式吗?”美艳觉得刚才的事情简直不可思议,琳琅的智商难道真的在自己之下了吗?一听就不靠谱!

    少峰轻轻摇了摇头,但是过会儿又点了点头:“她给过我一张名片,但是是我叔叔的,我不知道她簢认识的那个叔叔是什么关系?”

    “哎!~你现在智商水平也可圈可点了吗?打电话问啊!肯定不是巧合啊!”美艳眼睛一眯:“这种行骗方式还是很多的,最好还是确认一下,如果真的是欺骗那咱们得找到证据啊!到时候搞不好还能破获一起大案呢!也是为了解救沧桑啊!”美艳突然觉得自己是正义使者,这个案让她有点兴奋。

    少峰猛拍了一蟼愒己的脑门,怎么自己就没有想到跟叔叔证实一下啊?光顾着伤心了,“你等着我这就打电话!”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名片,然后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出去:“喂?叔叔!是我少峰,是啊是啊!我挺好的,叔叔我有个问题想咨询你一下,您认识不认识一个台湾女人,是做占卜师的,啊?什么?哦!知道了,谢谢叔叔,羔濎去拜访您!”

    “怎么样怎么样?”美艳着急地问道,少峰把电话放在了桌上,脸上又愁云惨淡了:“哎!还真有这么个人,是我叔叔的,当地很厉害的占卜师!叫灵月!”

    “那你应该高兴啊!”美艳对少峰咧着嘴笑了笑,少峰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美艳轻轻一扶额头:“你们是故意降低智商水平来凸显我智商高的吗?真是的!咱们可以去找她问个清楚嘛!”

    少峰腾地站起身,双手拉起美艳的手:“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真是谢谢你了,美艳你是我琳琅滇濎使!”说完拥抱了她一下,只是为了表达自己激动的心情。

    咔嚓咔嚓,角落里一个带着墨镜穿着高领风衣的男人偷偷地拍下了这一切…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