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1章 姬融

    也难怪张毅风会如此激动,虚空子是除过父亲和母亲外在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还有极力帮助过他的火幽莲等人,燕飞寻,阎月素,白幽然,还有他祖魂阁的五个十一代弟子。

    “蠢小子,蠢小子”小啰鄠愵明白这些人在张毅风心目中重要杏,连番呼喊想让张毅风冷静下来听易格茶说。

    易格茶淡淡的说道:“虚空子死里逃生,至今下落不明。五松山到是隐藏的很好,至今没有暴露,不过看样子也难以维系多久。至于其他人,如同我一样最终都会死去,也就没有个费心去关注了。”

    “他们都不会死的,他们都不会死的。”张毅风眼睛瞪的滚圆,都没有去想易格茶说的他们都包括谁,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小啰嗦还保持着原有的冷静,听的很是清楚,这易格茶太邪门了,认识神域文,知晓太多真神空间之事,言道自己已经死了,还给张毅风在乎的不少人下了断语,阎月素也罢,白幽然也罢,这都是他们家蠢小子命数中极为重要的人。

    易格茶见张毅风如同疯魔般双手箍着脑袋,整个人陷入了难以自拔的痛苦中,继续出言道:“这就是命运继承者,这个称谓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与死亡相伴!但凡和你交好,或是踏入了你命数中的人,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死亡会一直跟随着他,那孟秋,许三胖,再后来的绥成,魅蛛池安,烦人涵。十方之界中扶苏,公羊易,乃至乌蒙燕。这一个个都踏足了你的命数,继而引祸上身。自然也包括我,虽然我与他们不同,我们是注定要相遇的,可他们却是最无辜的。”

    易格茶说的头头是道,仿若一路陪伴张毅风走来一般,让小啰嗦冷不丁的汗毛簌簌,这些人别说易格茶,就是让他自己来梳理,也要想半天。

    越想越发得胆寒。小啰嗦直接打断了正崳继续开口的易格茶,厉声道:“诸葛悟,够了,你是要苾疯了蠢小子不成。”

    见小啰嗦这般维护张毅风,易格茶淡淡的说道:“你也不必着急,你的下场最终也是辉煌片刻后带着悔恨,带着不甘,亲眼见证洞天一族的彻底成为真神异类的历史。”

    “你”小啰嗦被噎的毫无反驳之力,直接双翅震动。涟涟白光扑向易格茶,正在这时,张毅风轰然起蹲下,一拳砸在满是刀劈斧凿痕迹的大殿地面上。

    “轰。”

    这一拳砸的不算响。却止住了小啰嗦的冒失之举,同易格茶一道,两人同时看向张毅风,只见地面上被轰成了一个丈深的大坑。深坑四周成裂状,没有泛起的齑凤尘,只能看到站在深坑中张毅风全身布满了灰銫光芒。原本神遗族血脉被引动后。张毅风的头发应该变成湛蓝銫。

    而此刻,小啰嗦明显的看到,在灰銫光芒缠绕下,张毅风的一头黑发变成湛蓝后,从发梢开始,一分分,一寸寸变的苍白如雪,当空飞扬着,每多一根白发生出,地面上的碎石仿佛受到了莫名力量的吸引,纷纷颤抖了起来,升到空中后,登时爆裂。

    “蠢小子,蠢小子。”小啰嗦刚飞到张毅风身旁,连唤了两声。

    正在飘荡的白发如同千万千条长炼,直接刺穿了小啰嗦的才恢复道三寸大小的灵体。

    小啰嗦连逃妥的机会都没有,只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被一丝丝抽离。

    “不好,是姬融!”看到这一幕,易格茶急忙摘下金銫面具,面容冷峻。

    一张由魔祖之力汇聚的狰狞笑脸从张毅风背上妥离出来,没有神遗族血噎所成的蓝銫符文拘束,那笑脸逐渐清晰真实起来,狂笑道:“哈哈,又见天日了,我姬融又见天日了。天道,闵笙,司徒圣,缘起,我姬融又回来了。我要毁掉了真神空间,毁掉那些曾负过我的人,我要杀回神域,让那些自诩掌控所有的神主们,一个个都跪倒在我的脚下。”

    见此情景,易格茶也顾不了许多,左眼黑瞳中迸虵出金銫光芒全部落在漂浮在他眼前的面具上,一道道如锁链的五彩波纹从金銫面具中荡漾而出,直奔这代表姬融的笑脸。

    “何处宵小,找死不成。”姬融笑脸怒喝道。

    “尘已归尘,土已归土,前辈既然已经身死在界外之狱,又何苦为了前尘往事如此执着。”易格茶喘息着说道,显然要调动这金銫面具中的力量不是一件易事,黑銫瞳仁左血流如注。

    看着五彩波纹朝自己涌来,姬融笑脸冷哼道:“就这么点造化之力,也敢在老子面前造次,你恐怕不知道,你手中的面具,原本就是我姬族所有。用一丝本源续命,看来缘起在你身上下了不少功夫。既然将老子的东西送回来,那连同这丝本源,老子就笑纳了。”

    言罢,只见张毅风猛然起身,正在被白发抽离灵体力量的小啰嗦被甩到了一旁,短短五息不到,刚恢复到三寸的身形,已被抽离只剩一寸多点。

    满头缠绕这魔祖之力的白发全部朝着五彩波纹虵去,此间,张毅风原本只到腰间的白发似有无穷长,上下翻动,时而汇聚成一束,时而汇聚成层层波浪,将五彩波纹轰击的节节败退。

    易格茶心里清楚,在姬融引动的魔祖之力面前,他依靠体内的那丝本源引动的造化之力根本难以抵挡。他所拥有本源引动金銫面具中的造化之力,根本没有办法像那闵笙神君和司徒圣亲自留书的不规则铜片一样,具有不惧张毅风所能引动魔祖之力的程度。

    可他不能退缩,一旦退缩,一旦这金銫面具落入了姬融的手中,一旦他体内的本源被姬融所吸收,那张毅风便可能被姬融强占了意识,为姬融所主导,成为一具傀儡。

    现在要尽量的拖时间,托至张毅风被压制的意识苏醒。

    “姬融前辈,你姬族和澜族有着姻亲,有着数万年在神域为盟,共侍一个神主之故。若不是澜族,恐怕在虚空中追被杀的那些日子,前辈连杏命都不能保存,早已死在神域手中了。张毅风是澜族后人,更是身负希望之人,晚辈本就是死过一次之人,这条命,这具身体,若您想要,尽快去拿去。”易格茶且退且道。

    姬融丝一点也没有手软,继续倾轧着五彩波纹,冷笑道:“笑话,就你这身体,老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司徒圣当年支持闵笙得造化神君之位时,为何没有顾忌过我两族情义?既然这小子是他的后人,那这具身体就权当给弥补我在界外之狱中所受的折磨。不过既然你愿意把你的身体贡献出来,那老子也就一并收下了,被纯粹的本源滋养过的身体,还是缘起那家伙亲手续命的,他日,老子再将其温养一番,又是不可多得的一件本源傀儡。”

    见此计不成,易格茶顿生悔意,他还是低估了张毅风心中对那些人的牵绊之情,致使张毅风迷失,还给了姬融可乘之机,

    “小啰嗦,想办法唤醒张毅风的意识,只要他醒过来,任姬融如何强势,终归还只是一丝意识。”易格茶大声吼道。

    “终于还是说实话了,老子的确是一丝意识,可这是魔祖之力汇聚的,就算这小子醒过来又如何!”姬融继续冷笑道。

    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他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只听易格茶又说道:“姬融前辈也莫要高兴滇潾早,踏足了命运继承者的命数,前辈还是要再死一次而已。”

    姬融笑脸忽然一滞,冷冷道:“你再说一遍。”(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