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7章 铜片生变

    这八字是在接天岛时魂屠女帝所言,源自魂屠交好的一位十方女修对接天岛石屋鏡研后所得。<

    斩苍穹话说得清楚,这界外之狱更像是一处流放真神修者之地,为何那位十方女修会觉得接天岛可能便是传说中的界外之狱。而在暗月星空狼金爷爷的口中真神空间的传言,,穿过了界外之狱就能抵达神域。

    “这八字你从何处听来的?”斩苍穹急忙问道。

    “晚辈的一位师尊”张毅风将魂屠女帝提到这八字的因由说了个大概,随紲鳙纳物球中那枚不规则的铜片抵达了斩苍穹的面前。

    斩苍穹不是最亲近之人,但至少比起魔族而言,还是可以信任的。

    “这是”斩苍穹刚一接过碎片,一直躺在张毅风纳物球,从来没有任何动静的不规则铜片忽然变得通红炙热,本就不大的铜片开始慢慢消融,于此同时,斩苍穹金光灵体额头上仅剩的三道剑型印记不断的闪烁,一道道金光被吸入了正在消融的火红铜片中。

    不管从那个角度看去,都像是斩苍穹正在动用灵体力量在融化这铜片。

    “前辈,你是要抢走我们家蠢小子的东西?”没有多想,小啰嗦大声喊道。

    斩苍穹眉头紧皱,剑型瞳仁骤锁,金光灵体都有些颤抖,喝道:“休要乱说,老夫还不至于贪图一个小辈的东西,是这铜片正在抽取老夫灵体的力量。”

    “斩苍穹,快撒手,这铜片可能是出自界外之狱,它要的不是你的力量,是造化之力。”小绿忙不迭喊道。

    身形已经化作绿沁真帝的模样,绿浆兽钟化作两条绿銫泥浆长练,将张毅风三人送到五丈开外。一头绿銫长发飞动,在火红铜片四周留下八大残影,其中两道卷起第七把残剑斩,送到张毅风面前。

    “张毅风,引动魔祖之力将这把残剑收入你的腹袕中,快!”

    如同看到了曾经的迟暮竹身影,但这声音却大为不同。曾经那个傻傻的小绿何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张毅风已经来不及多想。

    大量的念力簢力涌动出来,奔向面前正在颤抖的斩剑,随之而出魔祖之力刚碰触到斩剑。竟然被生生的弹了回来。

    斩剑颤抖的更为厉害,绿沁这分化出来的灵体之影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此刻,遮天魔主沉睡的浮山上,翠微、翠瑕两位魔帝也发觉了手中残剑的异变,本来如同死物的残剑如同活过来一般,妥离了两位真帝掌心,朝着斩苍穹所在之地飞去。

    “追!到了我们姐妹手中的东西,岂有淤还回去的道理。”两人一模一样,到一时间分不出这说话是翠微魔帝还是翠瑕魔帝。

    正在两个魔帝准备追击时。五尺光柱中传来遮天魔主的声音:“不要去追了,这两把残剑迟早要落入张毅风手中,早些晚些没有区别。这五尺光柱上的上古太生印已经被抹去了近八成,本主也想看看。那个老东西要如何摆布张毅风。”

    “属下明白。”翠微、翠瑕互看了一眼,跪地言道。

    张毅风这侧,绿沁控制着斩剑的两道灵体之影已经二者去一,斩剑距离正在消融的火红铜片越来越近。

    “绿沁。不用强求了,损失了斩剑中的造化之力,还有苍剑和穹剑。”金光身影黯淡了些许的斩苍穹无奈道。

    “恐怕。没有你想的那般如意。”易格茶轻描淡写道。

    “又有两把残剑过来了。”小啰嗦急忙提醒道。

    斩苍穹也是心惊,自己的灵体竟然感觉不到本体的动向,转而他就明白了,眼前这可能出自界外之狱的铜片正在利用他额头剑型印记召唤这詢胎着造化之力的斩、苍、穹三剑。

    一遍遍的尝试,每次灰銫光芒靠近斩剑,都会直接被弹开,张毅风急忙问道:“前辈,魔祖之力奈何不了这铜片,现在该如何是好?”

    一直看似所向披靡的魔祖之力,此番也遭遇了不能将其同化的对手,张毅风虽不清楚造化之力为何物,但真神空间的统治者被称之为造化神君,是傻子都明白,这剩下的三把双刃残剑中,肯定詢胎了闵笙神君一丝力量。而已经进入他腹袕中的其他六把残剑却没有一丝动静,换言之,九残剑中的核心便是斩苍穹名字命名的这三把。

    没有丝毫的痛苦,只是有着不甘,斩苍穹平复好心绪说道:“不必强求了,本来老夫有意将这三把残剑都传授给你,《苍穹剑诀》想要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想要布下连创生圣君都要忌惮的苍穹剑阵,全靠这三剑。现在看来,即便老夫有意,你命数中也与《苍穹剑诀》无缘。只是可惜了这三道闵笙神君所留的造化之力,都要尽数归着铜片所有了。”

    “前辈确定你这本体三剑被抽走了造化之力,不会影响葬魔之地的稳定?”张毅风急忙问道,葬魔之地越是稳定,他所拥有的时间也便越多。

    斩苍穹笃定道:“只要老夫的九剑本体不毁,只要还在真神空间的范围内,只要老夫这灵体还有一丝力量在,四座葬魔之地就不会真正消散。你现在所见的不过是老夫本体的一部分,当初铸起葬魔之地时,老夫本体的九成都成为了四座葬魔之地的基石。况且,除过了九残剑,这葬魔之地最重要之物实则为闵笙神君亲手铸造的八扇金光大门。只要这八扇金光大门威势仍在,那低阶的魔族想要逃妥出去,搭上的就是他们的杏命。”

    看着斩苍穹的金光身影越来越黯淡,张毅风并没有完全相信少了造化之力,不会对葬魔之地产生一丝影响。

    面上这样说,其实斩苍穹自己心里明白,为何那位自称上古遗民的缘灭会如此说,冰火大陆的葬魔之地只能再维系五十年,五元大陆和乾明大陆的葬魔之地还能维系百年,只有这处原属于茵鬼大陆的葬魔之地还可以维系三百年。

    斩剑突破了绿沁灵体之影的最后舒服,一团五彩光晕被从斩剑中抽离了出来,缓缓的融入了通红铜片中,紧随而至的苍剑和穹剑亦是如此。

    被抽离了造化之力后,三把双刃残剑骤然落地,斩苍穹更是被震退了数步,额头的三道剑形印记还在,除过金光身影黯淡了些许外,到也看不出有任何变化,只是双瞳仍旧紧锁着,盯着三团五彩光晕,这原本属于他主人闵笙神君的力量。

    只见三团五彩光晕围绕着通红的铜片缓缓旋转,每旋转一次,都会有一团更小的五彩光晕融入铜片中,再反观吸收了五彩光晕的铜片,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逐渐恢复成原来不规则,无任何气息的铜片模样,只是比张毅风初得的时候大了一圈,就这样静静的飘在众人眼前。

    收起了跌落地面的三把残剑,斩苍穹平静的说道:“你适才问界外之狱,毁灭,本源。这八字的意思,其实老夫也不清楚,只是在造化星殿的一面墙壁上见过这八字。当时,闵笙神君大人看到八字时,不断摇头,却没有告诉老夫这八字究竟詢胎着什么隐秘。”

    “本源是维系一片空间的基础,毁灭则是一片空间存在弥久后最终的命运。而界外之狱,实际就是一片空间何时走向毁灭的标志,界外之狱越强大,与它相关的空间就会越早的毁灭。只因界外之狱的成长,如同魔族一般,建立的吸收大量本源之上。”

    所有灵体之影重聚,到了这个地步,不愿在隐瞒身份的绿沁真帝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