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26章 再闻界外之狱

    盘坐在横置的第七把残剑上,斩苍穹发出与这幅翩翩样貌不符的声音,道出了那张脸主人早已被众人遗忘的身份。

    小啰嗦有些迷糊,他对那张脸是有记忆,虽不详尽,却也知道个大概。可这斩苍穹前辈前脚刚嘱咐完莫要对张毅风提及,这后脚他自己到说了个一清二楚。

    被神域除名的上古遗民五族之一,这消息正好印证了迟暮竹所言,一个是他们澜族,现在又冒出来一个姬族,那另外三族又是哪三族,现在又在哪里?

    不等张毅风询问,斩苍穹又开口道:“这五族都在真神空间,吾主造化神君闵笙大人便是其一。至于另外两族,老夫便不知晓了,只偶尔听神君大人提及,这五族在神域共同侍奉一位神主,后来神主陨落,他们便被褫夺了封号,驱逐出了神域,开始在无尽虚空中漫长的流亡。流亡中,神域也并没有放过他们,数万年的追杀,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五个少年,司徒圣,吾主,姬融。”

    斩苍穹有着一丝犹豫,到底要不要将那自称上古遗族,自称缘灭之人的消息告诉张毅风。能在不推开百丈金光大门的情况下,自由出入葬魔之地,还能将张毅风送进来,那这缘灭的手段至少比肩创生圣君。不曾想,真神空间中还有这样一号狠人,闵笙神君曾言,天道自有定数,创生圣君一界只能有一位。这样突然冒出来的圣君修为强者,其目的何在?会不会贪图造化神君之位,倘若此人成了造化神君,又会不会阻碍他主人闵笙的归来。

    张毅风听的很仔细,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愕之情,遇到迟暮竹时,仅仅只了解了有神域这样一处存在,在那里身居高位的唤作神主。而在多倫魔帝口中得知。先有神域,后才有真神空间,魔族空间,兽族空间。

    转而看向一旁的易格茶,张毅风隐隐觉得,站在易格茶背后的那位神秘前辈,有可能就是斩苍穹都不知晓的上古遗民五族之一。

    那这样很多事情就得到合理的解释,在神域共同侍奉一位神主,又同时遭遇到神域追杀,定然结下了极为深厚的情谊。出手帮一个兄弟的后人,也是在情理之中。

    “你不必问我,我只是奉命前来助你渡过这次劫数,关于那位前辈的身份,我并不清楚,因为连我也没有见过那位前辈的真面目。”说着,易格茶摘下了金銫面具。

    “是你!”小啰嗦惊呼道。

    张毅风依旧平静,易格茶的身份他早已猜到了,或者说易格茶暴露的很明显。这其中最应该感谢的还要数遮天魔主瑶儿。

    对着这他曾经颇为忌惮之人,张毅风笑着说道:“我明白,这些真神空间的大能们,都不愿意将事情说滇潾明白。也不会让一个人知道整个事件的全部,为的就是保持他们的神秘和威慑。”

    “小爷到底错过了什么?”小啰嗦一旁低估道。

    别的可能会变,但凡见过这双眼睛后,大多数人肯定是终生难忘。左黑右白的瞳仁。小啰嗦不明白,他们家蠢小子为何要对你这个曾经的对手如此和渍悦銫。

    易格茶,一个叉。将姓氏夜拆开后,也便就是名字。还擅用《归元剑指》,在张毅风的感应中,他的气息曾经在淝水,还有百花城都出现过。

    “还是叫你易格茶吧!诸葛悟这个名字并不是适合你,或者直接喊你夜大哥。”张毅风直言道。

    易格茶重新将金銫面具带上,看向斩苍穹说道:“叫什么不重要,还是先听听斩苍穹前辈有什么要交待的。”

    的确,这才是正事,只是张毅风有些不明白,既然这姬融是上古遗民五族之一,斩苍穹又是闵笙神君的伙伴,为何要用他这命运继承者的命来苾迫姬融现身,而且单看神情,似乎对于这姬融,斩苍穹有种难以言说的情绪。

    在获悉闵笙神君还有望归来后,斩苍穹多少有些后悔将们闵笙神君的传承之地告诉了明哲,在真神空间,不知道有多少修者一心想要成就造化。天道下,不仅一界之主只能有一位,造化神君也只能有一位。而张毅风又是让闵笙神君归来的关键,他现在已经参与了太多命运继承者的命数。看向小绿,斩苍穹想看看,可还有什么回还之法,让张毅风能够顺利的走到真神空间,寻到造化星殿。

    小绿利用真神异类的秘法传音道:“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便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做就是,命运继承者未到真神空间,天道并不能亲自出手,只要天道不亲自出手,那就不是绝境。不过,姬融的事情,你我都清楚一二,万全期间,这最后一把残剑还是不要给张毅风。就目前的情形,藏身在背后之人所图的大致和神域有关,上古遗民和神域之间的瓜葛,我并不关心,我的使命是重建天岚。”

    吃了绿沁的这颗定心丸,斩苍穹沉声道:“张毅风,恐怕老夫要食言了。”

    张毅风转瞬就明白了斩苍穹话中的意思,拱手道:“本就是前辈之物,晚辈能得是幸事,不能得也不敢奢望,况且前辈的安危关乎葬魔之地的安定,真神一脉的安定。晚辈倒是希望其他六把残剑前辈可以取回。待晚辈有能力击溃了流落在外的魔族,要再寻一处让魔族安居之地,想来也不是易事。”

    严格意义上这是斩苍穹和张毅风第三次交谈,第一次是在冰火大陆的葬魔之地,第二次是在百丈金光大门前。第一次,张毅风还是个来寻找机缘之人;第二次,为救伙伴,不惜冒犯于他。而眼下,到手的东西居然愿意放弃,斩苍穹忽然发觉,在张毅风身上看到了一个他一度误会过的人的影子。

    “那司徒圣前辈对魔族的承诺呢?”斩苍穹还想在试探一番张毅风。

    “我神遗族,重诺于山。魔族当年为其延续来到真神空间,而真神空间出手也是外了保全真神一脉的延续。这积怨不是说解就能解的,将他们打怕了,震慑住了,再完成先祖对其的承诺,才能彻底湮灭了魔族重蹈覆辙之心。”

    哅前被残剑所伤之处已经愈合了大半,张毅风挺直了身形言罢,见斩苍穹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后,他又问道:“只是晚辈还有一事不明,还请前辈解瀖。”

    斩苍穹金光灵体来到张毅风面前道:“姬融,曾经有望踏足造化神君,不过此人放浪形骸,行事全凭心情,一言不合,灭人全族之事干过不少。为以绝后患,最后被流放去了界外之狱。不过,这些都是真神空间所流传之言,老夫并未曾亲眼目睹。老夫凝聚出器灵之魂时,吾主已经踏足了造化。适才看到魔祖之力汇聚成姬融的峥容出现在你的身后,这才进入你的腹袕查探一二。”

    说这话时,斩苍穹特意看了眼易格茶,真神大能的很多手段他都有所了解,借助神遗族血脉力量融合魔祖之力,这事情他闻所未闻,但闵笙神君确实曾经提到过,澜族之血,就是放在神域也是至宝,当初在被神域追杀时能活下来,全靠司徒圣不惜一身澜族之血。

    姬融的容貌出现在他的身后,这是张毅风一直没有意识到的,小啰嗦一个劲的点头,为斩苍穹的说法提供了旁证。

    见张毅风皱起眉头,一旁的易格茶言道:“你不用为此忧心,澜族和姬族在神域是世代姻亲,姬融当年再如何凶横,也从未对神遗族出过一次手。”

    张毅风摇了摇头道:“我并非忧心于此,只是不明白,界外之狱,毁灭,本源,这八字的意思。”(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