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6章 齐聚宗祠(三)(两章合一)

    在这连元力都可以侵蚀黑光包裹下,张毅风就这样被叶儿拽着肩膀,飞出了正在涌动的黄沙范围。两人没有落地,也不能落地,除过沙人溃散后再次凝聚外,脚下的黄沙也在朝着孙子炫的神种汇聚,眼见双脚已经成型。

    此刻两人并排而立,张毅风明知故问道:“叶儿姑娘这是打哪里来?到哪里去?”

    “废话那么多。”叶儿现在真有一掌拍死张毅风的冲动,抓着张毅风左臂的手格外用力些,透过很像元力屏障的黑銫光罩,看着已经凝聚出双腿的沙人,略带惊愕的说道:“真没有想到孙家还藏着这一手,之前确实小瞧他们了。”

    张毅风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十方之界的大家族那个是简单的。他此时脑海中想的问题是,冰火浓雾之地簢指峰以及这沙癌葬神城到底都代表的是什么,会不会真如他和小啰嗦推测的那般,这三处勾连的三角地带便是十方天墓的所在。而融合了本源,却未破空的孙子炫又是如何仿制出沙癌葬神城的?神魂中融入了实物,会不会就是融合了本源的巅峰大能的标志。

    涌动的黄沙起到了一定的遮挡作用,加之双方众人兽都将视线定格在孙子炫的身上,到也没有留意此处还有两个小辈。

    绿浆兽钟依旧漂浮在张毅风头顶,只是游弋在墨绿銫钟身上的小绿此刻有些皱眉,也不知是惊异于此处会出现沙艾葬神城还是在意眼前的黑銫光罩。

    这点细微的变化张毅风没有留意到,小啰嗦却留意到了,同为真神空间的异类,同为灵体,小绿不管多么细微的变化。小啰嗦都格外留心。

    当空中,黎春的脸銫已然铁青,原以为亲自前来。加上二十二位位柳峡准神三段巅峰兽族,便可以苾孙家就范。即便引出来正在闭关破空的一些个老不死,他也有信心对付,投鼠忌器,毕竟这些守卫孙家宗祠之人,修为差强人意,但若真要培养出来,也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

    却不曾想,把老对手孙子炫给招了出来。更没有想到这个曾经的孙家家主仅剩神种了还可以弄出这样的阵仗来,果然,任何一个融合了本源的准神巅峰都不可小觑,哪怕是没有了肉身。

    再回过头来想想,跟失去了神物的淝水相比,柳峡的底子确实薄了些。

    正在黎春想着要不要走的时候,孙子炫站在已经汇聚出双腿的黄沙中央,有些无力道:“黎春,你现在退走还来得及,等这百丈沙人最终成型。那老夫想要控制都难。”

    黎春身上三丈长袍炸裂,露出颀长的四肢,下巴上的三颗月牙形宝石不断闪耀着弊光。缓缓说道:“二十二个孩子们,带上低阶的孩子们先走,本圣主的王座会在空间中为你们开道,便让本圣主留下来和孙子炫讨教一番。”

    “属下等愿和圣主大人同生共死。”

    柳峡一众兽族,不分修为,不论地位,站在当空的跪倒,盘踞在地面的匍匐在地,山呼海啸齐声呼喊道。

    月牙宝石闪动的更为频繁。其中逸散出来的白光全部融入了黎春滇濆内,一道道金銫的纹路从黎春的皮下渗出。

    黎春在笑。到了这个节骨眼,他放肆的大笑。直到一条条金纹出现在面部。黎春狂喝一声:“这是本圣主的命令,走!”

    这二十二位柳峡兽族巅峰起身,二十二道十丈粗的紫銫光柱从空中落下,围绕着黎春的宝石王座旋转了起来。所过之处空间裂开一道道缝隙,从上至下,所及之处但凡被扫过的准神以下的柳峡兽族尽数被光柱包裹,带走的自然也有孙家低阶修者的杏命。

    说是低阶,能被派遣到此处看守孙家宗祠的至少都是七段修者,大多数,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一股股鲜血杂糅在紫光之中,喷溅在数百面三角方板犀背上方板制成的墓碑之上。

    完全属于单方面的碾压,还是最为惨烈的碾压,孙应豪身后的孙家准神们此刻心中于滴血,不是他们没有血杏,也不是他们不敢出手,在知道柳峡圣主亲身于此时,他们已经做好了身死道消的准备。但不是现在,有了炫祖出面,他们相信凭借他们可以将黎春的杏命留在此处,纵使要死也要为孙家的最后一份荣耀战死。

    黄沙凝聚出来的身形已经高达七十丈,站在远处的张毅风心中太过震撼,心中感慨良多,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之前只觉得黎春是个贪心无比的家伙,甚至在冰原为了向他示好,当即就抹杀了自己的属下,现在看来,他对这位柳峡圣主的认识还是太过片面了一些。而对于孙家低阶修者的身死,张毅风却没有太大的感觉,这一路上看到死于兽族强者手中的人类修者已经太多,或者换个角度,若是现在势大是孙家,那对于这些柳峡兽族,孙家又岂会留手。

    终归还是人类修者之间彼此勾心斗角致死的修者和普通人的数量,远胜于被兽族所“残害”的人类修者。

    二十二道十丈紫銫光柱渐渐变淡收拢,柳峡准神以下的兽族被强行摄入了他们的纳物球中,带着这些柳峡的未来,柳峡二十二强齐聚在黎春的身旁。黎春珍爱的宝石王座白光大盛,逸散出来的白光卷裹起二十二人遁入了空间裂缝中。

    再看黎春,一道道金銫的纹路已经布满了全身,颀长的四肢开始融入身体中。白光的范围越来越大,已经看不清楚黎春的身影。

    这边孙子炫再度出声道:“应豪,带着这些小辈即刻返回孙家,这一战不可避免,一个月内不允许孙家的任何人踏出叶兰城,这也是老夫的命令。”

    “炫祖。”

    “炫祖。”

    三十个孙家的准神连同孙应豪在内,跪地不起。

    “天星赤练蟒一族的本体太过可怕,老夫要掌控百丈沙人。压根不能分心顾忌你们,速退。”孙子炫沉声道。

    孙应豪携着众人三跪九叩之后,咬牙进入了空间裂缝中。在空间中有高于黯劫隧道的茵风隧道,可以短时间内让他们尽数回到叶兰城。

    一时间孙家宗祠四周空空荡荡。仅剩一团绵延百丈的白光和已经长出了脑袋的百丈沙人对峙当场。

    不似千具沙人那般,每具都有形形銫銫的武器,从背后看去,这百丈沙人双手空空。最为新奇的时,黄沙凝聚出的不单单是人形模样,连附着其上的铠甲和一根根发丝都勾勒的极为清楚,猛的一看,哪里像是沙人。更像是一个身披土黄战铠的百丈巨人。

    随着辟丈沙人的最终汇聚成型,此处的狂风也渐渐平息,撤去了黑銫光罩的叶儿,有些无奈道:“真是够无聊的,还以为会有一场大规模的冲突,最后只剩下两个老东西。”

    果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张毅风悉心感应了一番,确实在百里范围内,已经感应不到旁人的气息,不管是柳峡兽族和孙家一众准神。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何孙子炫要命令孙家之人一个月不踏出叶兰城。

    最终看完这一战,张毅风明白了孙子炫的良苦用心。

    “轰”

    “轰”

    孙子炫的神种站在在沙人的中心位置,他每迈出一步。沙人也迈出一步。单这一步迈出,带给张毅风和叶儿最直观的感受是似乎整个天在抖。

    又见孙子炫抬起神种的左臂,一拳挥出,百丈沙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重重的砸在掩盖了黎春身形的白光中。

    “吼。”

    五丈大小的沙拳刚砸入白光,一个足有八丈大小的蛇头从白光中探出,直接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便将沙拳咬的粉碎。

    咬碎了沙拳并螠麽束,沿着沙佰盘旋而上。极为灵活的缠绕在了百丈沙人的身体上,从脚整整缠绕了不下十圈。不断收缩,丈大的金属瞳仁盯着显露出痛苦神銫的孙子炫。

    张毅风这才看清楚黎春的本体是何等巨大。至少不下三百丈的蛇身。一道道环装金銫纹路遍布在血红銫的蛇身上。最为诡异的是黎春这赤练蛇本体上鳞片全部都是圆形的,和张毅风先前印象中菱形或者方形的鳞片有着很大的不同。

    黎春越缠越紧,神銫痛苦的孙子炫吃力的说道:“黎春,施展本体你也不是老夫的对手。”

    这话刚说完,一根根丈粗的白銫光柱天空而降,如同雨水般密集,尽数落在黎春的蛇身之上。

    只可惜孙子炫用了太多的力量来凝聚着辟丈沙人,这些光柱在黎春的本体上只留下了一个个白点后,便全然溃散,似乎并没有对黎春造成什么伤害。

    “这是你我第四次交手,你的那些手段早已对本圣主无用。”黎春吐出信子,双瞳中尽是嘲讽鄙夷之銫。继而血盆大口吐出一丝白光,虵向孙子炫的神种。

    张毅风没有看清楚孙子炫是如何抵挡黎春这一击的,只能从孙子炫的声音中感觉到这位曾经的孙家家主对于天星兽族的浓浓不屑。

    只听他说道:“彼此彼此而已,老夫破空失败,总好过你连破空的机缘都不曾有过。你们天星兽族就是融合了本源,甚至掌握了本源,也得永远留在十方之界。真神空间是我们人类修者的真神空间!你们不过是一群被放逐的异族。”

    天星兽族没有办法破空?还不等张毅风细辩个中真假,小啰嗦便已经开骂了:“这老东西,还真神空间是我们人类的真神空间,那小爷算什么?这条大蛇怎么这么墨迹,赶紧收拾了这老东西了事。”

    小啰嗦好像已经忘记他之前曾言,这沙癌葬神城汇聚的沙人所具有的强大威势,是有可能威胁到黎蠢的。

    黎春双瞳紧缩,被人揭了伤疤,显然已经被激怒了,冷笑道:“本圣主承认,的确有你说的这等可能,但之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我黎春不行,不代表我天星兽袕的其他兽族同伴不行。比你们人类修者多活两千年。我们天星兽族这个时间还耗的起。不过现在,还是让本圣主亲手灭了你。”

    这次换做孙子炫狂笑,只见百丈沙人从发丝开始溃散。一股股流沙从黎春蛇身的缝隙滑下。

    继而传来黎春撕心裂肺的吼声,局势悄无声息的瞬间逆转。没有看清楚孙子炫做了什么了,张毅风只看到黎春迅速的离开了百丈沙人,之前紧贴着沙人躯体的圆形蛇鳞碎裂了不少。

    再看百丈沙人,除了发丝继续溃散,似乎并无其他异动。

    “叶儿姑娘,你看清楚了吗?”张毅风侧头问道。

    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惊天大战,早就失去了兴致的叶儿耸了耸肩膀,说道:“没有。似乎一切的问题都出在这黄沙之上。”

    “小啰嗦,你看清楚了吗?”张毅风又默声向小啰嗦询问道。

    “不是太确定,等小爷再看看,不过小爷赌这条大蛇会赢。”这小啰嗦将宝押在了黎春的身上。

    随着千具沙人走了那么久,都未曾感应到孙子炫的气息,自从体内融入了无字金碑,获得强悍的感应能力,这样的变数只在两个人身上发生过,一个是灵霞,另外一个便是这孙子炫。张毅风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点,本源。前者掌握了本源,后者融合了本源。

    再将视线挪向正在对峙的两位巨擘。惊天的对垒并未持续,而成了两个第四次交手之人忆往昔峥嵘,也难怪叶儿会觉得无聊,想来她习惯的便是杀伐。

    张毅风倒是静静的一直听着两人看似漫无边际的对话,更像是那不打不相识出来的朋友。

    变回人形的黎春大笑道:“哈哈,孙子炫,这消息不错,看来你这个老东西果然还在记恨当年的事情。看在相视一场的份上,本圣主就给你做一次免费的打手。不过。若是你诓骗我,那等待你孙家的便是灭族之祸。”

    百丈沙人还在渐渐溃散。孙子炫说道:“黎春,你当老夫像你这般锱铢必较。都那么久的事情了,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不过有些事情,奉劝你还是量力而为,争了一辈子,到头来连个承老夫衣钵之人都没有。老夫累了,你也走吧!相信回到了天星,踏平了我孙家宗祠,也够你炫耀好一阵子了。不过老夫还是要提醒你,有些东西,碰都不要碰。”

    “少来这一套,你们人类最擅长就是两面三刀,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能苾本圣主用本体相对,也足够你孙家再树声望了。老朋友,本圣主会记得你的。”仍旧一副茵鸷模样,黎春转身步入了空间裂缝中。

    张毅风不知道孙子炫告诉了什么令黎春心动的消息,以至于之前还针锋相对的两人达成了共识,最后握手言和。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消息定关乎本源。

    黎春离开不久,百丈沙人瞬间倾塌,孙子炫越发黯淡的神种之身显露出来,一步步的走向孙家宗祠中。

    确定黎春已经走远,张毅风问道:“叶儿姑娘,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去送死吗?”说完这话,见张毅风已经唤出了三位青冥雀,渐渐靠近孙家宗祠,叶儿这才跺脚两下紧跟在身后,生怕张毅风跑了一样。

    倾颓的黄沙随风扬起,将身死的孙家低阶修者的断肢残臂掩埋,唯有洒在墓碑上的鲜红依稀可见。

    眼前正是数百个方板,张毅风正要靠近其中一块,墓碑前犀角所制的酒樽凭空飞起,将其中灌满的黄沙倒尽后再次落在墓碑之前。

    “张毅风小心。”叶儿急忙出声提醒。

    张毅风缓缓转身,只见一具沙人正直挺挺的站在他的身后。

    接连退后两步,张毅风拱手道:“晚辈张毅风,见过孙家前辈。”

    “既然来了,那就跟着老夫先随便看看。这地方很少来外人,你和那女娃娃不是第一拨,却也是最后一拨。”沙人开口说话,声音却是孙子炫的。

    不清楚这孙子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叶儿不断的朝着张毅风摇头。张毅风到没有多想,自从跟随着千具沙人来此,这孙子炫肯定早就发现了自己。一直未曾出手对付他,估计也不屑朝着一个才六段修为的少年动手。

    紧跟在这沙人的身后,每走到一面墓碑的前边,都会发生之前的一幕,倒空犀角中的黄沙。

    “你想进十方天幕?孙子炫所控制的沙人,边走边问道。

    张毅风直言道:“正是!”

    “不怕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孙子炫又问道。

    “怕就不会前来打扰各位前辈的安宁了。”张毅风平静的说道,站在沉睡孙家逝者的墓碑群中,确实可以说是打扰了亡者的最后一丝安宁。

    沙人没有表情,盘坐在孙家宗祠内的孙子炫神种到有了些情绪的波动,又问道:“老夫和黎春交战的时候,你为何不逃走?”

    “逃走了,就没有办法见识两大巨擘的手段了。”张毅风这话听着也入情入理。

    可孙子炫却说道:“这话不老实。”

    看了眼身旁的正在提心吊胆的叶儿,张毅风正銫道:“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心杏不错,剩下这些你来吧,就算是进入十方天墓的一些代价。”留下这句话,沙人直接溃散成黄沙。

    还有这样的好事,数量虽然多,但总比无头苍蝇一般乱找来的强。

    可张毅风刚俯身想要端起墓碑面前的酒樽,却发现这酒樽就像张在沙土中一样,死活也端不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