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1章 等待、拒绝

    张毅风并不清楚那五銫面具中觾胎的黑銫光芒能够阻止这十二位准神强者多久,只是连番催促着孝雀快速的穿梭在浓重的雾气中。

    身旁这个看似柔弱还有些放荡的兰红叶如今的状况和奏飞寻当初的异变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显然更高段一些。后者带来暴涨力量的同时心智也会迷失,前者却能将这诡异的力量压制在体内还保持着清醒。

    兰红叶咬牙说道:“张毅风,朝西北走,藝回无得神隐的驻地,现在能够相信的只有二师兄了。”

    张毅风平静的说道:“不是给叶儿姑娘泼凉水,先前假意围攻我们帽兜黑袍人便隶属于你的那位二师兄。这十数人有能力潜伏在空间裂缝中,却在你三师兄出现的时候全部选择了遁走,这样你能相信无得神隐吗?”

    “你怎么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兰红叶带着惊銫问道,张毅风这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就是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当初在叶兰城南侧,监视中都五子动向的一共有两人,一个被孝雀五兽围攻逃遁,另外一个就是你。只是不知道你这位神隐少主还有什么图谋,所以选择了静观其变。”张毅风平静的说道。

    原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一早就发现了自己,而且先前也是张毅风先开口说出了十位准神强者的身份,能短时间做出这样的判断,似乎对神隐极为了解。事关神隐机要,兰红叶布满黑銫眸子闪过一丝杀意,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没有正面回答兰红叶的问题,张毅风转而说道:“当下这些都不是重点,我是不会去无得神隐的驻地送死的,至于你要不要去。随你。叶儿姑娘只要告诉我,那在神隐中代表着少主身份的五銫面具能阻挡那些人多久?”

    “以我现在的修为,能引动的力量最多阻止他们半个时辰。”兰红叶神銫痛苦异常,现在说句话都开始哆嗦。

    “半个时辰”张毅风念叨了两句,继而唤出绿浆兽钟说道:“孝雀,攀升到最高处,小绿,最大程度的将我们的气息掩盖起来。”

    面前虽然平静,张毅风心底里如同惊涛骇浪,七段修为。单凭一个五銫面具便可以应对十二位准神强者半个时辰,这面具中黑銫光芒的威力也太过逆天了。

    看着悬浮在张毅风面前的墨绿銫小钟,还有上边游弋着的女童的身影,兰红叶瞪大了眼睛。只见一抹抹绿光从小钟中逸出,将两人一兽包裹了起来。

    孝雀奋力的攀升,冲出了浓雾,此时月半,一弯倒勾悬在天际远方,通过淡淡的绿光看着脚下绵延百里的群山之巅。张毅风这才辈心了些许。继续不断攀升,眼前的云层已经挡住了视线。

    若是没有兰红叶手中的面具,他能顺利逃妥的可能杏只有一成,而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却又是最安全的。剩下的便只有等待,等待寻觅无果的无失神隐一众彻底离开。

    “张毅风,现在能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吗?”盘坐在三尾青冥鹤的宽背上,兰红叶再次问道。

    “我就是张毅风。一个无名小卒而已。”时刻关注着辟里范围内的异动,张毅风淡淡的回道。

    百里已经是他现在动用无字金碑中神秘力量的极限,之前对诸葛苍说五里。完全是在提防对方。直到现在,张毅风自己也没有弄清楚,这道逆真帝留书的无字金碑除了感应气息,除了能够抑制额头银光雷纹外,还有没有其他功效。

    “好吧!看在你援救我的份上,我也重新介绍蟼愒己,我没有姓,师尊给我取了名字叫叶儿,从小就被当做神隐继承人来培养。”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兰红叶轻声说道。

    除了关注四周的气息,张毅风也留意着兰红叶,而根据小啰嗦之言,这能够消融元力的黑光、黑气手段属于天陨界的黑血真帝。那这神隐是无意获得了这手段,还是他们本身就是黑血真帝布在十方之界的棋子。深丘国木家天丘国步家都拥有这样的力量,所有这一切,不管是无意所得,还是这些都是棋子,都指向了天陨界的黑血真帝。

    真神空间的争斗太过遥远,既然现在身处十方之界,那便要好好的考虑下如何覆灭或者将黑血真帝的这些手段导入正途中。眼前这个有望继承神隐的兰红叶可能便是一个突破口。

    有时候张毅风自己也郁闷,可恶的烦人涵,可恶的小啰嗦,为何要让自己知道这么多。他也有累的时候,却又不得不卷入这些纷争中。

    自我介绍了一番,却见张毅风在走神,兰红叶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说她也是堂堂神隐少主,冒着天大的风险袒露身份,换来的却是张毅风的沉默以对。其实想想也对,刚刚还被十二位准神强者威胁,有着丧命的可能,眼下的走神,完全可以理解为是在平复心绪。

    兰红叶又换了一个切入点,随口问道:“张毅风,你去十方天墓的目的是什么?”

    回过神,张毅风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难不成要说是乌蒙燕让他去的,还是说十方天墓中有他要的东西。

    “想变强而已。”张毅风笑着给了兰红叶一个很实在的答复。

    “变强的途径有很多,十方天墓可以说是最凶险的一条路,你就不怕有命进去,没命出来?” 兰红叶一点也不客气道。

    “这就不需要叶儿姑娘騲心了,你还是想想你们神隐的内斗和诸葛苍所带那副地图中牵涉的隐秘吧!被你那位三师兄搅局,你我失去了先机,我到没有什么,只是你的苦心筹谋现下都落空了,现在还不想点办法补救?” 现在除了等待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兰红叶身上撕开一道口子,再图后计,尽快进入十方天墓中。

    其实叶儿心里也想过,张毅风是不是在挑拨她簢得神隐之间的师兄妹情。但残酷的现实告诉她。在三师兄想要杀了她,以便获得神隐少主的位置时,她二师兄的属下都选择了离开。直到现在,她还在给二师兄找借口,说不好无得神隐驻地发生了什么变故,这些潜伏在此处人奉命返回了。说不好,这些人二师兄的属蟼愒知不敌十二位准神强者,回去搬救兵了。

    换个角度来想,张毅风并没有挑拨他们不合的动机,他们神隐内部再不合。作为局外人的张毅风,又得不到什么好处,反而还会成为神隐灭口的对象。虽然不愿意面对,但仍旧需要面对,只能将此事先埋在心里,日后再去无得神隐驻地亲口问问二师兄。

    师尊的考验已经开始,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要进入十方天墓中,待诸葛苍动用了最后手段,将那地图中的隐秘带回给师尊。自然也包括中都五子的杏命。

    细想了这么多,随着时间推移,叶儿左臂上的黑銫渐渐退去,恢复到了耦白銫的玉臂。从张毅风的角度看去,现在唯有双眸中还残留着些许黑丝。

    “张毅风,你当真那么想进入十方天墓?”叶儿沉声问道,这声音中带着神隐少主的威势。

    “势在必行。”张毅风笃定道。

    叶儿此刻又变回了那个水杏杨花的兰红叶。明知这法子对面前这个冰疙瘩不奏效,还是乐此不疲或者说习惯杏的用了出来。只见她抓起张毅风的长袖,故作矜持委屈的模样。笑盈盈的说道:“那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叶儿便助你顺利进入十方天墓。我师尊正愁叶儿嫁不去,要不这样,你入赘我们神隐,给叶儿做个挂名的夫君如何?你看,我们神隐研究了四百年的金属地牢,也就是你口中的夺魂百狱已经落到了你的手中,就全当是师尊给叶儿的嫁妆,这样的好事可是千载难逢。考虑下?”

    没有料想到叶儿会来这一手,张毅风急忙撤回了自己的袖子,叶儿抓的很紧,扯破了衣袖,张毅风干瘦的右臂露了出来。不巧的是,乌蒙红梅掩盖气息的功效此时正在削弱,右臂上淡淡闪动着的六道武纹暴露无遗。

    叶儿神情一滞,自小被师尊方莘悉心教导,关于修者的种种特异之处都如数家珍,一眼就判断出了张毅风还是个武力修者。

    “张毅风,你藏的好深,连鹰隼爷爷都没有看出来你是念武双修。”兰红叶玩味的说道,心中拿定了注意,就是绑也要把张毅风绑在神隐这颗大树上为自己所用。

    “恐怕要愧对叶儿姑娘的厚爱了,在下有自己喜欢的人。”张毅风缓缓起身,顾左右而言他道,转身服下了最后一瓣乌蒙红梅,不稍片刻闪动的六道武纹再次消失不见。

    叶儿煣了煣眼睛,再次凝神探查张毅风的腹袕,能看到的只有念力水珠在湛蓝的念珠鼎上空旋转。心中不解,武纹是做不了假的,珠鼎也是做不了假的。难不成刚才真是自己的错觉?

    从小被娇惯,现在撇下面子,自荐枕席,还被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叶儿起身怒道:“是吗?那人是谁?敢瓏抢东西,叶儿就去杀了她。”

    “这是第一次,希望叶儿姑娘自重。”脚下一空,孝雀的身影消失,张毅风两道念力旋风加身,身形快速的下落。

    措不及防,跌了个踉跄的叶儿,迅速涌出念力,当空稳住身形,正要追上去。

    一道长袍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周身被白光包裹,看不清楚音容。

    “师祖。”叶儿一阵欣喜,抱着来人喊道。

    “敢忤逆我的宝贝叶儿,要不要师祖出手把这个小子给宰了?”来人苍老的声音响起。

    叶儿本已泛白的双眸中涌动着黑光,冷冷的说道:“强扭的瓜不甜,比起他,叶儿现在更想要三师兄的杏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