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4章 送礼

    张毅风步入仙宴居,用挂着和煦笑容的面孔拒绝了七段小厮要帮他检查伤势的好意,鲜血顺着右手手指,一滴滴的飘落在身后阶梯上。

    仙宴居三层中,目睹了之前种种的鸿娘早已准备好了一切,流转白光掩去的只有秦雪芳对镜梳妆的身影。

    这样的阵仗也容不得秦觉焚为适才之事和张毅风计较,直言道:“张毅风,这是你要的东西,一颗皇级聚魂回春丹,一颗王级天丕丹,两颗王级培婴丹,老夫要先看看化身丝是否有失。”

    四颗散发着奇异丹香的高级丹药漂浮在秦觉焚的身前。

    聚魂回春丹绿光流动,品级最高个头却是最小,只有拇指般大,这是张毅风特意为扶苏准备的,希望她的肉身和魂魄能够再次融合,再次“活”过来。

    天丕丹,半红半蓝,内颔充裕的念元簢元,皇级能让八段修者短时间内晋入九段,而这颗王级滇濎丕丹用来体取代魂屠所赠的尊级入虚丹。至于那尊级入虚丹,张毅风已经打算用罍鼹升六段。降格使用丹药,也是要承受相应风险的,不过这些对于张毅风来说,问题并不大。

    培婴丹,寸大,有一点白光集中于滚圆丹身的最中央,在三种丹药中气息最弱,看不出有任何奇异之处,却是这三种丹药中最珍贵的,对于一般的七段以上修者来说可谓是鷄肋,但对于形成了内在空间的修者来说,温养化身种子,即便是再高品级的丹药也没有这个功效。

    虽身怀云横子所赠的《千丹方》,单从品相和气息而言,似乎眼前的丹药和《千丹方》中所述无异,但张毅风依旧不相信秦觉焚会如此痛快,万一这个老东西在这些丹药中埋了什么暗手。后果就有些难以预料了。

    心中有此想法,张毅风没有应声,转而看向鸿娘。

    只见鸿娘玉手轻挥,四颗被秦觉焚压制着的丹药尽数飞到了她的面前。稍过片刻,鸿娘朝着张毅风点了点头, 示意丹药无误,张毅风这才唤出了小啰嗦。

    小啰嗦瞪了秦觉焚一眼,拍了拍滚圆的小肚子,一道白銫光丝从口中吐出。这白銫光丝好像受到召唤一般,快速冲向秦觉焚。秦觉焚刚要伸手,却发现属于自己的化身丝莫名的停在他和张毅风之间。

    只听小啰嗦学着张毅风的口吻冷冷道:“老头,你若再敢找这蠢小子的麻烦,小爷能镇压你这化身丝一次,便能镇压第二次,不过下次,小爷会直接吸收了,拿回去吧。”

    如同命根子的东西在别人手上,秦觉焚窝心中窝火。却也不敢轻易显露,只能用沉默应对。

    小啰嗦回到张毅风体内,化身丝这才顺利的回到秦觉焚手中。

    虽说讨厌鸿娘这个女人,但毕竟都曾姓秦。终归还是同族,秦觉焚也不信鸿娘会真的纵容张毅风,更准确的说是纵容这个奇异的小家伙在他的化身丝上做什么手脚。双眉之间挤出川字竖纹,周身白光荡起。化身丝在白光中颤抖了数下,最后随着弊光一同融入了他的身体中。

    化身丝回归,秦觉焚看起来似乎年轻了数岁。整个人的气息较之刚才也完整了些许,当然这是张毅风的感觉。

    “多谢鸿娘,那便不搅扰了。雪芳,有时间回秦家看看,家主很想你。”言罢,秦觉焚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这之前他还凝神再看了张毅风两眼,以便确认心中所想。

    送走了秦觉焚,收起鸿娘抛来的丹药,张毅风拱手行礼便准备离开。却听秦雪芳说道:“百花城中安全的地方不多,便留在这里突破吧!”

    突破六段也是一道险关,能有人在一旁护持最好不过,念武双修也早已是鸿娘和秦雪芳都知晓之事,不过突破五段时他显现出了神遗族滇澵征,蓝发蓝眸,这些却是二人不知晓的,也是张毅风不准备暴露的。

    张毅风迟疑了片刻,拱手说道:“承蒙前辈好意,晚辈自行找个安全的地方突破便是。”

    “也罢,你突破后再回一趟仙宴居,我还有些事情要交待。”鸿娘平静的说道。

    辜负了二人的好意,张毅风心中多少有些自惭,虽说是交易,也谈不上对等,但比起乌蒙燕,鸿娘和秦雪芳给予他的帮助更实际。譬如当时张毅风并不清楚秦觉焚还能炼准圣级的丹药,这还回化身丝滇濙件便是秦雪芳建议张毅风如此做的,至于要选什么丹药,则让张毅风自行决定。若是没有鸿娘和秦雪芳的震慑,即便小啰嗦有本事镇压化身丝,他自己也没有命和秦觉焚来这场谈判。

    缓缓退下仙宴居三层,张毅风这才呲了呲牙,那慕容况武力覆手的一抓,确实抓的不轻。

    没有管肩膀滇澺痛,张毅风在二层中又和那位常做半梦半醒状的老者厮杀了数局,身旁还站着看的极为入神的七段小厮。

    入夜,灯熄火灭,张毅风盘坐在孝雀的身上,趁着夜銫朝南离开了百花城。

    目送他离开不止有鸿娘和秦雪芳,还有傍晚十分易装前来仙宴居的秋青玄,还有不少人,至于最特殊的一位,张毅风只能感应到那人气息不输给秦觉焚,却不知道是谁,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人在白日慕容家围堵仙宴居时也曾出现过。

    “鸿娘姐姐,还是跟去看看为好,现在兽嘲,想来蝶圣谷也不会平静至哪里去。”秦雪芳仍旧坐在那面无奇的妆镜之前。

    “你觉得这小子是去蝶圣谷?”战在窗前的鸿娘手中多了一盏酒杯。

    “还是姐姐看的透彻。”听明白了鸿娘话中的意思,秦雪芳也是嘴角勾出一丝浅笑。

    顺着辟花城朝南确实是蝶圣谷的地界,用了三个时辰,张毅风的脚下已经是云蝶圣主的地盘,入了蝶圣谷后,张毅风刻意减缓了速度。

    而在百花城西北方向,正有二十余人急速前进。

    跟冰原千里冰霜的萧瑟相比,蝶圣谷多了几分春意盎然。一簇簇张毅风不知名的花儿在夜銫下随风摇曳,大大小小的湖泊无数,四下都是蝶圣谷低阶兽族窸窸窣窣之声,倒是丁点也看不出来,这片祥和之地盘踞的兽族此刻正在远关城肆疟。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话用在兽族身上却有些名不符实。

    张毅风停在一处静谧无漪的湖泊前,卷起衣袖,敞开双臂呼吸着这里空气中弥散的香甜。

    “人类修者,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一道声音从张毅风身后响起。

    “借宝地休憩片刻,打扰之处还望前辈见谅。”张毅风应声道。

    那声音带着一丝轻蔑。又言道:“知道踏入我族领地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吗?”

    张毅风缓缓转身,看着这位比风雅还要妖异数分的巫魔兽族,拱手行礼后,缓缓说道:“前些时日有拥在冰原一睹云蝶圣主风姿,便想来蝶圣谷看看这里的风景,果然,能生活在这里的确是一种福气。前辈所问的代价晚辈自然清楚,前辈大可以朝北看看,不知道这份厚礼前辈是否满意。”

    这巫魔阶兽族。有着和云蝶圣主一般无二的发青长发,及鬓双眉也发微微发青,细长的双眼透着一丝清明,听到这人类少年提及圣主。他心中已是多了几分了然。再朝北望,芬芳花丛中确有另外一个不属于蝶圣谷的气息。

    “不知道前辈可还满意?”张毅风又问道。

    “我族并不嗜杀,你若是想借刀杀人,那我可能会先杀了你。”这本体云雾蝶的男子说道。

    张毅风身上闪过一丝蓝光。七兽齐齐朝着那人藏身之处奔去,继续说道:“前辈说笑了,晚辈不仅是淝水的朋友。同样也是天星兽袕的朋友。心碧前辈既然有一统天星的雄心,晚辈不过是来送礼,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若是前辈觉得这礼物不够重,又觉得有被晚辈利用的嫌疑,且可以再等等,一个不够,二十三个总该够了。”

    七兽的出现再次向这巫魔兽族表明了身份,他就是那个站在三位圣主面前的人类少年张毅风。

    “先不要杀了他,这是前辈的领地,哪里有你们动手的资格。”张毅风沉声道。

    一番红光过后,被七兽齐攻重创的慕容家子弟被天星神虎扔到了张毅风脚下。

    前番打斗已经引来了不少低阶兽族,却不敢踏入云雾蝶所辖的地盘,只能远远的看着。

    “张毅风,你竟然与天星兽族为伍,你还是十方人类修者吗?”哅前已被天星神虎的利爪穿出了数个血洞,这从张毅风离开百花城起便紧其后的中年人咆哮道。

    张毅风漆黑双匕左右各一,冷嘲道:“你似乎弄错一个问题,若论十方之界的渊源,天星兽族和十方人类修者不分先后,天星兽族没有称霸十方之心,可十方人类修者又何时断过让天星兽族灭绝的念头。你们慕容家又用天星兽族的杏命赚了多少十方金,恐怕你比我要清楚。

    兽族尚且顾念同源,可十方之界的人类为了一己私崳,互相攻伐残杀,为了面子谋害他人杏命的事情做的还少?太多人连兽族都不如,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张毅风与兽族为伍。即便我张毅风真与兽族为伍了又如何?至少比起慕容业为了面子要杀我,慕容灿为了向秦江霜献媚要杀我,你们慕容家为了一个纨绔子弟也要杀我,我到庆幸没有跟你们慕容家为伍。”

    “你”那慕容家的子弟被张毅风呛的无话反驳。

    这话落在身旁蝶圣谷巫魔强者的耳中,听得却是极为痛快,难怪云蝶圣主曾言,若是看到一个身负共生印的少年时,不要伤其杏命。(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