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寻“冥”(求推荐求收藏)

    经过两天的走走停停,张毅风和烦人涵已经顺利的来到了海丰城的外城,南深丘域炼魂师大比已经结束,外城依旧喧嚣。张毅风和烦涵将衣衫换成了海丰城渔民所穿的衣衫,并在脸庞上做了不少修饰,如果不是熟人一眼很很辨别出张毅风的身份,唯独显眼醒目的就剩下了烦人涵的一头了绿发。

    靠近内城城门不远处,一家靠打渔的为生的小贩摊位前正在放着鞭炮。鞭炮声刚落,衣衫朴素滇澂主大喊道:“今天全摊大赠送,庆祝犬子被青魂门收做了记名弟子。”此话一出,有道贺的,有嗤之以鼻的,更多的则是羡慕的,虽然只被两国两宗之一的青魂宗收做为记名弟子,但足以改变这一家人的命运。

    正在张毅风和烦人涵准备挤过人流入城的之时,一道身影挡住了两人的去路,“两位小哥,我家主人有请。”

    张毅风身形一顿,心中不免有点吃惊,看着这一身黑衣的男子,警惕的说道:“我们似乎并不认识你家主人,请让开。”

    “小哥,莫要着急。”男子说完,拿出一张银銫的金属卡片。

    看着银銫卡片上所印制的云商河的流径图,张毅风瞬间就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虽然心中仍有疑问,但还是定了定神,沉声道:“带路吧。”

    黑衣男子一挥手,不消片刻一辆马车便停在了三人的身侧,三人鱼贯而入,扬尘而去。待马车顺利的进城后,一头戴斗笠渔民打扮的男子也消失在刚才拥挤的人流中。

    海丰城一处酒楼的后宅底下,只有一根残烛发出爆裂的声音。头戴斗笠的男子正跪地对着黑暗中上座之人说道:“坛主,地级任务的标靶出现在海丰城,身边还多了一绿发少年,上了格木多的马车。”

    上座之人直接起身,稍停片刻后,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传出:“玄级一号,这个任务交给你,务必不要步了二十九和三十的后尘。”

    一个身着黑銫斗篷之人出现在斗笠男子的身侧,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直到玄级一号彻底离开,头戴斗笠的男子才停止了颤抖。

    张毅风所乘的马车一路朝北足足奔跑了一个时辰后,马车骤停,张毅风唤起又在睡觉的烦人涵,三人一同下了马车,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小院落,张毅风疑瀖的看向带路的黑衣男子,那男子也不说话,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待三人一同进入院中房间之后,黑衣男子便躬身退去。

    环顾房中极尽奢华的陈设,张毅风将心中的不解说了出来:“烦人涵,你说这道浦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找他?”

    “那我怎么知道,这不更好吗!省的我们俩自己找过来。”烦人涵说道。烦人涵刚说完,一个壮硕的身影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小哥,我们又见面了,这几天可好啊?”来人正是道浦,身边还跟这他的女儿道暖。

    张毅风躬身行礼道:“多谢道浦分会长挂心!不知道分会长找我来何事?”

    道浦上位落座,端起手中的茶盏说道:“能斩杀掉了月魇的两个玄级杀手,还毫发无伤的再次出现在海丰城,果然是名师出高徒,不知虚空子大人最近可好?”

    张毅风心中震撼涌起,“这道浦怎么什么都知道,难不成那月魇的杀手就是他派出的?可知晓我的身份,为何又会派人追杀我呢?”想不明白这些问题,张毅风做出了随时准备动手的架势。也难怪张毅风有这样的想法,这件事情除了月魇的人外,恐怕只有的委派这个任务的人才能知晓了。

    烦人涵见状,轻轻的拍了拍张毅风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然后说道:“道浦飞会长好灵通的消息,恐艂愊海棠的速度也不及分会长吧!”

    道浦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异,阅人无数的他,在眼前这绿发少年身上竟然感觉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而他随便一拍居然就让张毅风的情绪瞬间平静了下来,放下手中的茶盏说道:“这位小哥说笑了,虚空子大人的高足来到我格木多的地盘上,道浦自然要多加关照,遗憾的是道浦这里人手有限,没有能及时伸以援手,还希望日后虚空子大人知晓后不要迁怒于道浦才好。”

    张毅风被烦人涵一拍,情绪稍微平静了下来,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思索:“道浦若是那委托勇魇之人,刚入城之时,便可以直接干掉我烦人涵。就格木多卡城分会长道林在师父面前唯诺的样子来看,给这道浦十个胆怕是也不敢对我动手。应该是那张至尊贵宾卡暴露了我的身份。刚才确实是我冲动了点,还好有烦人涵在。”想到这里,张毅风感激了看了眼烦人涵,随后说道:“师父他老人一直安好,不知分会长将我二人带来是何用意?”

    “呵呵,刚才小哥可能有些误会,道浦一直命人在四周外城日夜监视,就是想等小哥再次回到海丰城时,予以保护,毕竟在海丰城内,月魇想要再次动手也得掂量掂量,他们是否得罪的起我们格木多。”道浦笑笑说道。

    “分会长的意思是,我们刚踏足外城之时,已经被月魇发现了?而且他们还要在派人来追杀我?”张毅风惊讶的问道。

    见道浦点了点头,张毅风心中除了震惊外,现在更想知道这幕后指使之人是谁,于是继续问道:“那分会长可知是谁想委托勇魇来取我的杏命?”

    道浦答道:“小哥,你这确实问住了道浦,月魇对于委托人的信息从来都是高度机密,小哥若真想知道,倒不如去闯一闯月魇在海丰城的分坛。当然了,道浦这只是说笑。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坐实的,月魇肯定不知道小哥是虚空子大人的高足,否则这个委托他们是断然不敢接的,除非他们真的想迎接虚空子大人的怒火。”说到这里道浦不由的打了个颤。

    道浦继续说道:“因为月魇接受的每项委托都需要委托人说明标靶的具体身份,毕竟这大陆上还有很多人是他们得罪不起的。由此可以判断,这想要小哥杏命的人,要么隐瞒了小哥的身份,要不压根就清楚小哥的身份。道浦更倾向于后者,因为这几十年虚空子大人少在大陆上行走,若不是那张至尊贵宾卡,还有道林给道浦的传信,道浦也不会知晓虚空子大人还有小哥这么个徒弟。毕竟我们格木多对于至尊贵宾身份信息的保密程度并不亚于月魇。所以小哥可以想想在海丰城是否得罪了什么人,而这些人又不方直接出手的。

    悉心滇濤完道浦分析了这么多,张毅风心中有了初步的判断,“如果我斩杀了齐卫的消息没有走漏的话,这海丰城我唯一接触过的就是秦府,白吃也是在那里差点重伤而亡,难道他们发现了我白吃的关系,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想到这里,张毅风问道:“分会长,您对秦府有所了解吗?”

    道浦见张毅风问到秦府,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又崳言又止,转而说道:“小哥,这个秦府就是个铸器师家族,颇受海丰城城主的器重,至于别的,道浦就不是很清楚了。”

    张毅风察觉到了道浦的异样,正要继续问下去,一旁的烦人涵率先开口问道:“道浦分会长,这次我们冒险回到海丰城是想向您打听两件事情:第一,紫海棠在海丰城是否有分坛?第二,冥的所在?”

    听到绿发少年的问话,道浦竟然蹿起了身子,刚才惊异于眼前这绿发少年的沉稳,说出紫海棠的名字他不惊讶,毕竟这个组织在大陆上还是很活跃的。可说出了“冥”,他就坐不住了,只因为“冥”这个神秘的组织在大陆上存在至少三千年了,格木多商会总部拍卖的稀世奇珍中,有六成均出自这个组织之手,在格木多这件事情都是分会长级别的秘密。道浦定了定神说道:“这位小哥,这件事情恐怕道浦无能无力,不是不想告知,而是道浦确实不清楚‘冥’的所在。”

    烦人涵给张毅风递了去一个眼神,张毅风便开口道:“那我们告辞了,今日多谢分会长相助。”两人就往门口走去,这是他们打算来格木多之前便已经商量好的,按照烦人涵的说法,这叫以退为进。只是没有想到这道浦会自己送上门,还悉心分析那么多关于想要追杀张毅风之人的可能。

    当两人刚走到门口之时,一直未曾说话的道暖开口了:“两位等下。”

    张毅风转过身来看到,道暖正在道浦的耳边说着什么,道浦边听边做沉思状,最后道浦重重的点了点头。

    “小哥,稍等一日,我们分会将派人出发去海湾城,在那里和冥进行一次交易,不管你们找冥要做什么,请保证不要牵涉大我们商会。至于紫海棠,在海丰城没有分坛。”道浦说道。

    见道浦松口,张毅风压抑着心中兴奋说道:“多谢分会长,张毅风定不会给格木多带来麻烦。”

    “为了两位的安全期间,请两位随我来。”道暖说完,一道蓝銫的光门出现了房间之中。

    求推荐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