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95】 入手

    甄有为接到马小乐电话,说昨天找人不在,没弄成,今天上午忙活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了。“本来打算午饭前联系你,一起出来吃个饭,然后把结果告诉你的。没想到你这么着急,电话先打了过来。”甄有为道,“再等半小时就可以。”

    “你说我能不急嘛,本来你说昨天下午下班前可以有眉目的,到现在都没个信。”马小乐道,“甄队,等结果一出来就打电话告诉我,不管怎样,午饭还是要吃的,另外有个情况得跟你说说。”

    “啥事?”

    “提拔的事。”

    “怎么个情况?”甄有为一紧张,“好还是坏?”

    “不好不坏。”马小乐笑道,“主要是好。”

    “那就好。”甄有为笑道,“先不说了,我正在看数据。”

    结果在意料之中,薛光平和梁本国的密切联系,就是在江嘲投资公司成立的前后才开始。

    “看来得办他的事。”马小乐道,“留着就事个祸害。”

    “那也不一定。”甄有为笑道,“有时候将计就计也不错,留着他,适当让他传递点假信息不也挺好。”

    “哟,甄队,你说得可真对。”马小乐笑道,“这事我回去再考虑考虑,不着急,反正要慢慢折磨他。今天主要说说你的事,你老哥的事,我得当大事来对待呐。”

    “哦,对了,你说不好不坏,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甄有为问道。

    “方市长答应了,能帮忙把你提到副局的位子上。”马小乐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不过她不能保证就今年解决,因为你们局里今年没什么变动。”

    “嗯,这事不假。”甄有为点点头,“那也不着急,反正方市长答应了,你再多提醒提醒,别忘了就行。”

    “咋可能让她忘了呢。”马小乐道,“甄队,你也别心急,方市长也没说今天就一定没有机会,凡事无绝对,没准今年你们局还就有变化了,到时你的问题不就完全可以解决了嘛。”

    “但愿如此啊。”甄有为露出点得意的神銫,“老弟,往后我多祷告祷告,争取就今年见分晓。”

    “你说这话不是给我压力么。”马小乐笑道,“耐点心等就是,这个先不说,你给我处处主意,该咋样收拾薛光平。”

    “上次你不是说了嘛,到场所找个从业的本科女大学生来对付他,然后捉个现行。”甄有为道,“这不是难事吧。”

    “那也得有个由头啊,无缘无故,别说送个本科,就是送个研究生女学生也不行呐。”马小乐道,“薛光平不是*子,还得想个绝对过关的由头安排一下。”

    “这事我还真解决不了,你得自己想法子。”甄有为道,“看看市里有哪些大局、部门有熟悉的人头,逐个问问,没准就能找到个熟的,就那么一联络,事情不就圆了嘛。”

    马小乐一拍大腿,连连点头,“甄队,你可真是神人!”

    马小乐打算找赵景民,不过想想这种事情还是少让他知道好,又想到了何连华,不过想到何连华自然就想到了谭晓娟。马小乐已经记不起来有多长时间没和谭晓娟小聚了,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不过想想自己也不是喜新厌旧忘了她,而是确实太忙。

    赶紧打开QQ看看空间农场,谭晓娟的地里满是玉米蚌子和茅草,早已经熟透了。“看来憋得不轻呐。”马小乐叹道,“今天就去会会。”

    谭晓娟对马小乐的到来没有异常的表现,这让马小乐还有些拿捏不准。“谭大姐,这么长时间没来,你不会把小弟我给忘了吧。”

    “是你把我给忘了吧。”谭晓娟一歪嘴,“听说你现在的事业挺红火啊,简直是呼风唤雨了。”

    “得了谭大姐,你别挖苦我喽。”马小乐叹了口气,“整天焦头烂额,永远有解决不完的矛盾,几乎不得闲。现在想想,还是挺怀念以前的日子,没事到你办公室串个门,爱咋玩就咋玩。”

    “不要不知足啊,有多少人在羡慕你知道吗,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谭晓娟道,“以你现在的势头,在咱们市里谁见着你不让三分。”

    “谭大姐,你就别挖苦我了。”马小乐道,“跟你说个眼前的麻烦事,汽车运输公司的薛光平知道不?那死家伙,处处跟我作对,我力主江嘲公司贷款融资搞新区开,他不同意,弄得我没办法。”

    “薛光平,知道有这个人,但不熟悉。”谭晓娟道,“你不是很有办法嘛,这点事都解决不了?”

    “啥啊,他是梁本国的人,有梁本国撑腰,也硬得很。”马小乐道,“我暗示新区开是方瑜的意思,他都不买账,**得很!”

    “这样的人,不可理喻。”谭晓娟道,“小乐,话说回来,你觉得这样的生活快乐吗?”

    “不快乐。”马小乐摇摇头,“但我骑虎难下了,如果硬要跳下来,可能比谁都惨,所以我必须撑下去。”

    “也是。”谭晓娟点点头,“还好你还年轻,慢慢来就是了。”

    “谭大姐,最近这几个月,你不知道我忙得那德杏,就跟孙子一样。”马小乐说完,提起裤脚,“瞧瞧,小腿都跑细了。”

    “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有好处。”谭晓娟道,“是苦其心志的时候,是积累。”

    “我可没那么大的抱负。”马小乐道,“现在就想咋样才能把薛光平拿下,如果不把他弄下来,我在江嘲公司也搞不出啥名堂来,那样一来,方瑜对我的看法或许就不一样了,现在他还觉得我挺能干,怕是到时要大扭转了。”

    “想到好法子吗。”谭晓娟问。

    “法子倒是想了一个,但还没嫫着门。”马小乐道。

    “什么意思?”

    马小乐便把计划讲了,想让薛光平栽在女人身上,但苦于找不到合适接洽理由,无法入手。

    “这个我还真能帮你想想办法。”谭晓娟听了点头道,“薛光平有个好朋友是中石化老总,叫王昌,年年都向薛光平进贡不少,薛光平便让运输公司百分之六十的客货车只到中石化加油。”

    “你跟王昌熟不熟?”马小乐立刻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