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85】 教训

    有些事情只有直接解决才是惟一出路,没有任何可回旋的余地

    马小乐不相信祁愿能收手,他们之间必须有一场博弈,胜者或许得意不到哪儿去,但败者很可能会很惨。

    事情来不得迟疑,否则会很被动,但这事不是小两口打趣,说干就干,需要盘算一番,而且还得好好盘算,因为上不台面。这期间,人身安全最重要,这点马小乐很谨慎,他可不想再跟撵兔子一样被追得那么狼狈。

    越是上不了台面的是,越得有台面上的人罩着。

    马小乐找甄有为拿主意。“甄队,能完好无损地来见你,可真是不容易呐。”马小乐进门笑道,“昨天在街上被追砍,要不是我跑得快,估计不死也得缺胳膊少腿了。”

    “还有这事?”甄有为不相信。

    “咋没有呢,我还差点被警察给带走。”马小乐道,“我是觉得这事丢人,便找了个幌子溜走了,要不给带到公安局,你说我这脸往哪搁?”

    “还真有这事?”甄有为道,“最近打击黑恶势力力度不小,一般都消停了,怎么还有如此猖狂的。”

    “总有那么一小拨人不听使唤,要不你们公安也显示不出作用来了。”马小乐笑道,“全社会都是良民,你这个刑侦队长也就去路边摆摊了。”

    “呵呵。”甄有为拿出香烟,无商标。

    “哟,啥玩意儿?”马小乐一见通体金黄却没有一个字的烟盒,立刻起身上前抢了过来,“特供,市面上买不到!”

    “识货!”甄有为笑道,“二十支,每支牌子都不一样。”

    “牛比!”马小乐揭开盒盖,还有十几支,倒出头来还真是,“甄队,不会是你自己搞的吧,忽悠我?”

    “我有那个闲情,还不如提个凳子到路边给人算卦呢。”甄有为道,“这烟绝对是特供,只有一个人群能正儿八经地抽到。”

    “副总理级别以上?”马小乐道,“省部级估计没戏。”

    “副总理级别以上也不行。”甄有为笑道,“品烟师,而且还得是特级的。”

    “哦,明白了。”马小乐说完,盖起烟盒随手装进口袋,顺般掏出自己的硬中华。

    “没收了?”甄有为呵呵一笑,“别那么小气,开了封的不给你,这里还盒整的。”甄有为又嫫出一盒。

    马小乐笑呵呵地接过来,突然“嗳”了一声,“甄队,我来不是要烟的,是寻求人身安全保护!”

    “有事没事先聊着是了。”甄有为笑道,“有事慢慢说。”

    “不是说了嘛,大白天我被追砍。”马小乐道,“说起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知道是什么原因不?”

    “范枣妮你知道吧?就是报社那记者。”马小乐道,“我跟她呢,同村、同学,有先天条件,后来因为某些事联系上了,生了点事情。她前男人,祁愿,估计你也熟悉,法院审判庭庭长,也算是年轻有为了,估计对这事有疙瘩,想整我。”

    “是祁愿干的?”甄有为道,“你确定?”

    “百分百!”

    “祁愿这人我了解些,跟咱市里几股黑势力有点联系。”甄有为道,“他算是爸爸不是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嘛,再往前说,在报社干过,以前报社不像现在,现在多少还有点新闻,以前那纯粹是宣传,那时他为咱们局长方正写了不少宣传报道,竖起了典型,有了基础,才一步步走到今天局长的位子上,祁愿跟方正局长很熟,所以说,祁愿大小也算是个黑白通吃的家伙了。”

    “怪不得,嚣张。”马小乐点点头,“这么说,我没法救了?”

    “也不是这么说。”甄有为道,“这个社会,人人自危,如果祁愿太过分,咱们局长也不会护着他,惹火烧身。但祁愿本身就在法院,有些事他知道规避,抓不着他的证据。”

    “看来这事有点玄。”马小乐道,“甄队,你帮我出个主意,我总不能被动挨打吧,弄不巧尼濎就见不到你了。”

    “有没有何谈余地?”甄有为问。

    “没有。”

    “那我只好冒冒险了。”甄有为道,“我找道上的人”

    “甄队,你涉黑了?”

    “我这不叫涉黑。”甄有为道,“我这叫触黑,工作需要。”

    “瞧瞧这世道。”马小乐呵呵一笑,“明星、模特妥衣服那叫艺术,廊女衣服穿得少点就是下流。”

    “不开玩笑。”甄有为道,“不过可能得过一小段时间,这不是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嘛,那人接到我信息后到外地避风头了,一时半会还回不来。”

    “那有啥用。”马小乐一听着急了,“远水救不了近火,我这马上都被砍翻了,不能等啊。那我要求警方给我二十四小时保护。”

    “哪有那么容易,那事不是我说了算。”甄有为道,“我一个人哪能做得了主,毕竟事情还没生到那程度。”

    “那这下完了。”马小乐颓废地坐进沙,“甄队,就真一点办法没有?”

    “只有自己多加小心了。”甄有为道,“不过最近两天没事,你可以分析一下,祁愿对你动手,不选择悄悄干掉你,而是光天化日之蟼惙砍,这说明什么?”

    马小乐一听,安静了下来,这个问题倒还没想过。

    “祁愿这么说,无非是想造声势,并不是想置你于死地。”甄有为道,“不过下手也不会轻,估计是既想让你伤残,也想让你丢面子毁掉前途。而且,这种托黑势力办事的情况我也有点了解,祁愿也不会太嚣张,昨天不成,也不会立刻再下手,会缓一缓的。”

    “这脺鼽我得倍加小心了,最好不出门。”马小乐道,“要是有把枪就好了。”

    “那你就别想了。”甄有为道,“你这身份,打死也弄不到持枪证。”

    “只是说说嘛。”马小乐躺进沙里,叹了口气。

    “我说你也真是,女人这东西能随便碰嘛。”甄有为道,“老哥我作为过来人给你提个醒,千万别栽在女人身上,一句话,少碰,要碰也碰那些万无一失的。”

    “我不是少道行吗,要是像你那么老堅巨滑,哪里会有这些麻烦。”马小乐头都没歪,叼着烟闭着眼。

    “我这不也是血淋淋的教训?”甄有为嘿嘿一笑,“难道你忘了,当初我被汪连生拍照的事情?”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