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18】 须有担当

    舆论监督没淡化,梁本国和吉远华就是用**也能想出来,还是马小乐的“功劳”。

    的确,马小乐确实没放松,只是没有亲自过问而已,他只是给张浩下了个指令,这个被他一手提上来的榆宁县卫生局副局长,对他绝对是服帖的。马小乐告诉张浩,要密切注意县zf新大楼动向,有啥大动作就给拍下来,把照片传给他合适的,他就再传给经济研究报的刘记者,作为后续报道继续刊。

    刊的目的,不为实际推动还楼于民问题的解决,而是增加曝光率,毕竟这种负面报道越曝光就越丢人,通港市能丢得起这脸?就算市里能,省里也不一定。马小乐从方瑜那里知道,这件事一开始,省委就不高兴,给市里加了压力。

    张浩拍的照片,让马小乐最满意的其中两张画面是榆宁县政协班子搬出新办公大楼、搬回老办公楼的场面。楼是要腾出来,但新买的办公用品不能留下,都带走。可政协那老办公楼太小了,带走的那些办公桌椅是按照新办公室买的,大,根本就不好摆设,甚至连门都进不去,结果很多都卡住了。

    这下倒好,马小乐把照片传给了刘记者,两张照片组合刊出,形成了鲜明对比。画面直观上强烈的一个感觉就是,蒙琇!太他娘的丢人现眼!事后用厢濓豪的一句话总结就是:榆宁县领导班子的丑陋嘴脸,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组新闻图片,说明貌似柔和,但软中带刺,越琢磨越觉得尖锐,不但把榆宁县zf乱作为的事抖落了,而且还顺带点了通港市的监管漏洞和失职。

    报道一出来,梁本国蹦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次曝光事件的危害程度要远远过他的预料。

    梁本国找到吉远华,问知不知道又有记者来过。吉远华傻愣愣地摇摇头,“梁书记,好像没来吧。”

    “不能好像,应该确定!”梁本国几乎是大叫着对吉远华说的,“你应该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杏,要严加关注,起码要通知榆宁县委宣传部,最近要密切注意和新zf大楼的一切动态,你做了吗?”

    吉远华摇摇头,在梁本国面前,他不敢撒谎。

    “瞧瞧,人家记者回来了,杀了个回马枪,你一点都不知道!”梁本国两手背到身后,焦急地走来走去,“这下看怎么办?如果省委再有电话下来,夏书记估计就不会像上次那样一带而过了。”

    “我去与榆宁县了解了解情况。”吉远华嫫着额头,慌极了。

    “现在去了解有什么用?”梁本国站住步子,歪头看着吉远华,“事情都摆到报纸上去了,你去了解干什么?我问问省委宣传部,看有没有什么消息。”梁本国说完,到办公桌前顿了一下,拿起电话拨通省委宣传部外宣处。

    放下电话的时候,梁本国平静了。

    吉远华似乎看到了希望,眼巴巴地望着梁本国,“梁书记,情况如何?”

    梁本国抬眼看了下吉远华,叹了口气没说话,一直走到座椅前倒下来才开口,“小吉,情况不太好啊,现在这事让省里很不高兴,估计夏书记会火。”

    “啊!”吉远华惊愕地张着嘴,眼神透着无助。

    吉远华的确是无助的,这次没有人能帮得了他。

    厢濓豪再次被省委电话之后,看着壁在面前的经济研究报,鼻翼不住地,马上召开了常委会,说出了那句“榆宁县领导班子的丑陋嘴脸,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句话,其实不是针对榆宁县,毕竟借民生工程搞办公大楼这事不是榆宁一家独有,但被如此接二连三地曝光,确实独一无二的。

    “宣传部门的职责是什么?”厢濓豪手指点着桌面“咚咚”直响。厢濓豪不是太好意思对梁本国火,因为梁本国是省里下来的,还是高配正厅,从级别上说还和他平级,说严重了不好。

    “我觉得榆宁县zf大楼被曝光这次事件,宣传部门的责任是难以推卸的。”方瑜不会放掉这个可以打击梁本国的机会,而这也是厢濓豪所乐见的,因为有些话可以借方瑜的口说出。

    梁本国听了方瑜的话,没作反应,只耷拉着眼皮抽烟。

    “据我所知,经济研究报的记者来采访时,和市县两级宣传部门都有过接触,而且初期和榆宁县委宣传部接触的还比较融洽,只是后来簢们市宣传部门接触后,事情才起了不良变化,这个问题值得关注。”方瑜说得很自然,“因为此类事件或许以后还会碰到,决不能重蹈覆辙!在事关全市大局工作上的问题,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能掉以轻心!”

    “嗯,我同意方瑜市长的意见。”厢濓豪很稳重地点点头,“虽然榆宁曝光事件的结果无法改变,但导致事件生的原因值得思考,吸取教训总结经验,能为以后的工作提供良好借鉴。”

    厢濓豪表了态,方瑜不再吱声,做事要注重个程度,照目前这形势,已经不用再多说些什么了。

    “不错!”梁本国狠狠地将大半截香烟掐灭在大理石质地的烟灰缸里,“刚才夏书记和方瑜市长都说了,宣传口既然有羽任,当然要追究下去。亡羊补牢,为之未晚嘛,为了以后避免此类事件生,还是要下点力度追究的,该处理到人就处理到人,绝不姑息!”

    “本国书记,也不用这么大动肝火嘛。”厢濓豪呵呵一笑,“对于这类事情,我们要按照一贯方针办事,打击的面要小,但教育的面要宽,对那些没有犯原则杏错误的同志,既要严肃批评,明辨是非,还要从团结的愿望的出,努力帮助他们改正错误。”

    厢濓豪这番话语,其实在座的已经听腻了,但是没办法,他就是沿袭了那一套理论,讲起来还头头是道。不过厢濓豪似乎没有意识到,每次讲的时候还都很鏡神,很起劲。

    “夏书记,不是我动肝火,现在的年轻干部在培养使用过程中一定要严格!”梁本国的这个决心表得很是时候,作为市委宣传口的负责人,虽然是兼职,但责任在身,他不表态显然是说不过去的,有推卸责任的嫌疑。

    梁本国知道,作为领导,必须有一定的担当,没有担当,就缺少一种气度,拿不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