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52】 暴的意思

    “这丫头,怎么又来了!”马小乐多少有点心慌慌,事实上就算窦萌妮来的次数再多也没啥,关键是要让米婷知道了那就说不清了。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马小乐考虑接还是不接。最后,马小乐决定不接,这样门卫肯定不让她进来,免得再出麻烦事。

    但是马小乐突然又想起了手机,弄不好窦萌妮会打他手机。

    关机!马小乐当机立断,掏出手机来。然而恰恰这时,手机响了,正是窦萌妮的。“小乐哥,我就在你单位门口啊。\”窦萌妮毫不认生,好像跟马小乐很熟。

    马小乐听窦萌妮这么说,知道她肯定是问过门卫,知道他在里面,撒谎说不在当然不行,“哦,窦萌妮啊,找我有事?”

    “有!”

    “啥事?”

    “进去说吧,我手机里钱不多了。”

    马小乐暗自一笑,这丫头还挺机灵,借口倒是找得不错,“那好吧,我等会就回办公室去。”

    “哦,怪不得呢,刚才门卫老大爷打你办公室电话老是没人接。\”窦萌妮呵呵笑着挂了电话。

    马小乐走到门口,把关闭的门拉开了一道缝,虚掩着,这样窦萌妮进来时可能就不用敲门了,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果然,窦萌妮来到后,贴着门缝张望了一下,呵呵笑着推门进来了。

    “窦萌妮,刚才咋不直接打我手机?”马小乐弯腰在桌肚乱掏了一下,像是在收拾整理东西。

    “以后我尽量不打你手机。”窦萌妮笑道,“我知道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接电话不方便,上次我打你电话的时候,是不是不方便说话?”

    “你咋知道说话不方便的?”

    “听出来了。\”窦萌妮道,“紧张,还急着挂电话。”

    “呵呵。”马小乐点头道,“就算你说对了吧,这次来又有啥事?”

    窦萌妮从口袋里掏出个小袋子,“这是小梦送给你的,相思红豆串。”

    马小乐接过来,还真是红豆,颗颗圆饱,中间穿洞,红线串起。“魏小梦?她哪里弄来的?”

    “自己做的啊。\”

    “自己做的?”马小乐反复看了下,“这红豆上穿洞,可不是个简单的活。”

    “那是了,很容易扎到手指头的。”窦萌妮道,“一番心意嘛,吃点苦头是应该的。”

    “哦。”马小乐看看窦萌妮的脸,觉得她有点得意,“窦萌妮,这真是魏小梦做的?”

    “是啊,这还要怀疑?”窦萌妮道,“那你可伤她的心了,赶紧戴上吧。”

    “我先收着,先不戴。\”马小乐隐约觉得,这红豆串子是窦萌妮自己做的。

    “收着也行。”窦萌妮道,“不过可别弄丢了,一定要好好收着。”

    “那是了。”马小乐道,“还有别的事么?”

    “没有。”窦萌妮看了看收拾好的东西,问道:“真要离开这里了?”

    “是啊。”马小乐道,“明天就离开了。”

    “那我就不能来这里找你了。”

    “不能了。”马小乐道,“窦萌妮,你以后得少找我,要不会有麻烦。\”

    “谁?”

    “我啊。”马小乐直说了,“我那女朋友以前是警察,特别厉害,她不喜欢我跟别的女人过多地来往,要不我一回去就会被审查啊。”

    “哦。”窦萌妮点点头,“不过我们之间没啥啊,就算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是不能怎么样,但麻烦。”马小乐道,“搞不巧就有误会。”

    “呵呵,那如果你在广宾馆里的事要是被知道了,还不出天下大乱?”

    “窦萌妮!”马小乐急急地喝住,“你可千万别乱说,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哪有这么严重!”窦萌妮道,“大不了就分手嘛,反正也没结婚。\”

    “你还小,不懂事。”马小乐道,“窦萌妮,以后不管什么场合,不管对谁,都不能说那晚的事,知不知道?”

    “知道。”窦萌妮点点头,眼珠子一转,道:“你那晚还对我动粗了,忘了没?”

    “我,我怎么对你动粗了?”

    “你说我要是再磨蹭,就要暴了我。\”窦萌妮道,“后来我想了很长时间,不明白‘暴’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能告诉我吗?”

    马小乐心里一声叹,这窦萌妮是咋了?不过在她面前不能失态,“暴嘛,就是暴打的意思。”

    “哦,我还以为是那个呢。”

    “哪个?”马小乐想看看窦萌妮到底能说出啥来。

    “**啊。”窦萌妮道,“男人对女人最痛快的惩罚,不就是**吗?”

    “瞎扯!”马小乐道,“窦萌妮,你还小,不要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建议你不要在宾馆干了,去学点技术嘛。”

    “我已经不干了。”

    “哦,已经不干了?”

    “是啊,自从你那事之后就不干了。”

    马小乐听到这里,猜出了个大八分,“是因为我撬柜子拿摄像机的事吧。”

    “你怎么知道?”窦萌妮很吃惊。

    “呵呵,你被开除了,或者受到批评处罚,心里气不过,不干了。\”

    “嗯,是气不过,凭什么只处罚我。”窦萌妮道,“拣了客人的东西不好好交接,自己锁到柜子里算什么,对吧?”

    “也不能像你那么说。”马小乐道,“也许是人家有急事忘记说了,暂且放到自己柜子里保存起来啊。”

    “才不是!”窦萌妮道,“我知道那服务员是怎么想的,又不是一次了,就是耍小聪明。”

    “哦,怎么个耍法?”马小乐问。

    “她就是玩那一招,自己放起来故意不说,如果不被问到,她就自己拿了。如果被问到了,就说自己先保存下来忘了交接。”窦萌妮说得很气愤,“她就用这法子,得过人家一部手机呢!”

    “哦,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恶劣了!”

    “就是嘛,如果她不是那样,你以为我会拿螺丝刀给你撬?”窦萌妮道,“我就不信你真能把我暴了。”

    “呵呵。”马小乐歪头笑了,“窦萌妮,不错。”

    “小乐哥,你别夸我了。”窦萌妮道,“还是你好!”

    “你说我,那是因为还不了解我。”马小乐道,“等你了解我,就不会说我了。”

    “那你就让我了解了解你吧。”窦萌妮的表情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样子。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