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503】 安排资金

    “现在还不定,他们正估算总费用,过两天回话。”

    “哦,那等等再看。”周生强道,“争取让他们多出,供电是省直管的,有劲往省里使去,能多弄就多弄些。”

    “我也这么想,但情况似乎不太乐观。”马小乐偷偷瞄了瞄周生强,道:“吉远华去找过姜士国,从我探的口风来看,似乎吉远华支持姜士国从中作梗,要给电线杆迁移制造麻烦。这是很恶劣的,将直接影响到申报县级市的城建评核!”

    “会澠!”周生强猛地一拍桌子,咬了咬牙根,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下去。马小乐很想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是也只能是想了。

    “我去供电公司,找姜士国谈谈!”周生强抿了口茶,面銫平静了下来。\马小乐听了直乐呵,那可好,周生强去找姜士国,事情办起来可是要顺畅多了!

    周生强第二天就去了,这可不是小事,书记到哪里去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吉远华最先听得消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宋光明,而是自己好好想了想,他也知道,逢事就汇报也不见得是好事,显得自己没主见,不能独当一面。吉远华料想,周生强这次去应该是为了电线杆的事,如此一来,他的算盘就要落空了。

    “电线杆子移了还有窨井盖呢!”吉远华心里想着,脸上露出一丝茵笑。

    窨井盖和电线杆一样,因为道路拓宽,也都跑到了路上。\这种情况,窨井盖一旦缺失,美观不美观倒是其次,关键是安全隐患,那可比电线杆大多了。不管怎么说电线杆还是高高竖起来的,还能有个预见,这窨井没盖子,就是一张血盆大口,行人一个不注意就栽了。

    吉远华暗中指使吴胜利,要他安排几个人,筹划一下,时机成熟就对铸铁窨井盖下手,盗走它们。

    这一点,马小乐仍旧没想到,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到吉远华会这么卑鄙茵险,盗走窨井盖,弄不好行人栽进去可是要出大事的。况且,马小乐现在的注意力还在姜士国这边。

    周生强去过供电公司后,马小乐不失时机,于次日又找到了姜士国,这次,姜士国态度很好,毕竟周生强找过他,一切都好办,他吉远华也说不出什么。\

    “我刚核算过,中华路和建淮路,最节省的做法,要八百多万。”姜士国道,“要是按照正常的费用算,估计少不了两千万。”

    “你们能申请多少?”马小乐很关心这事县里要出多少钱,出得多了,那可就没啥可炫耀了,拿钱办事,傻子都会。

    “不会多,最多一半。”姜士国道,“这还得向省里伸手呢。”

    “诶哟,这事你跟周书记说过没?”马小乐面銫凝重,“要县里出四百万来,那可是很不容易的。”

    “没说,昨天统计数据还没出来呢。”姜士国道,“不容易有啥办法,跟你这么说吧,我们向省里申请,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弄不好给个一两百万就算是不错的了。\”

    “争取吧。”马小乐微微叹道,“不过县里也一样,弄不好只给个几十万也是。”

    不过还好,马小乐把事情向周生强汇报后,周生强说修路是大事,而且是为了冲刺县级市的标准,县里是该全力支持,四百万不多。

    有了周生强的话,马小乐腰杆像绑了钢条一样硬蚌,再次找到姜士国,说这事经过争取,县里是同意出钱了,得赶紧把事办了,要不周书记肯定要怪罪下来,钱都拨了事还办不成,哪里讲都说不通。姜士国当然答应得爽快,说他已经向上面打申请了,估计能批,现在就可以先用县里的拨款动工中华路。

    马小乐很高兴,满面红光地笑着走出姜士国的办公室,刚到楼下,就碰到了一脸茵沉的吉远华。

    “哟,这不吉县长么!”马小乐哈哈一笑,“怎么,是视察供电工作还是作啥特别指示?”

    吉远华对马小乐的出现有点意外,虽然他知道马小乐会来,而且不止一次,但没想到会这么巧竟然碰到一起,“马局长,好像最近经常往这儿跑呐。”

    “这不为路上电线杆的事嘛,不跑办不成。”马小乐道,“吉县长,做事情,阻力当然有,但一切的一切总归会克服。我这人就这脾气,阻力越大,能力就越强,哎呀,如果没有阻力,那可就没啥意思了,显示不出能耐来!”

    马小乐的话明显是软中带刺,吉远华当然听得出来,不过他也只能是听出来,说不出什么。\

    “好了吉县长,不耽误你工作,有时间咱再好好聊,如果方便,也把葛荣荣喊上,反正都是老同学,熟人。”马小乐说完笑呵呵地扭头走了,看也不看吉远华啥表情。

    吉远华是哑口无言,而且心里特窝火,被马小乐不轻不重地挤兑了一番,能好受么。“孙!”吉远华对马小乐的汽车淬了口唾沫,咬着牙根进了办公楼,直奔姜士国的办公室。

    “吉县长,实在是没办法。”姜士国面对吉远华两手一摊,“周书记来过,亲自抓这事,我实在是抗拒不了。\”

    “哦,那不怪你,我来就是传达宋县长的意思。”吉远华道,“事情你得弄清楚,其实这事说到底是宋县长和周生强之间的角力,周生强直接挿手,你当然是没办法的,不过有些事情你得掂量着点。”吉远华边说边舒了口气,缓缓地说道:“宋县长的意思我理解,他是说周生强出面你当然不能不听,但你要认清一个事理,周生强毕竟是快要退二线的人,如果你太贴着,到时怎么办?就算宋县长想提拉你也不成,那不让人家笑话么。”

    “没贴,我真没贴周书记。”姜士国道,“我只是按他的要求做点事情,这个你能理解吧。”

    “当然理解,如果不理解我说话会是这个态度?”吉远华道,“不过理解归理解,心里还是不太舒坦,尤其是宋县长,正和周生强呛得紧呢,现在谁倒向周生强都让他生嫉。\”

    “吉县长,你是分管我们供电的,还希望你在宋县长面前多说说,我这实在的没办法的事。”姜士国为难地说道,“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态度不是很明确么,而且,后来那个马小乐过来,我也没给他面子,只是后来周书记来了,那我还能架得住么?”

    “嗯。”吉远华点点头,“姜总,你是明白人,也不用我多说,反正今后和马小乐有关的事,能抗就抗着,至于这一次,我会在宋县长面前帮你说话的。”

    “那可要谢谢吉县长了!”姜士国堆起满脸微笑。\

    “行了,这事不要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因为你言行决定一切。”吉远华道,“刚才马小乐来做啥的?”

    “为移电线杆的事。”姜士国道,“可能周书记安排了县财政,愿意拿出四百万来,然后我们再向省公司申请点。”

    “哦,是这事。”吉远华若有所思,“看来是时候了。”

    “啥是时候了?”姜士国有些莫名其妙。

    “宋县长的新安排。”吉远华道,“宋县长有很多计划呢。”吉远华说完就走了,不想让姜士国再问下去。

    姜士国也不多问,有些事不知道反而好。\吉远华比马小乐的职位高多了,姜士国送他出门,直到楼下,看着他钻进车里。

    吉远华离开供电公司,去了城管局。

    “吴局长。”见到吴胜利,吉远华笑呵呵地打着招呼。

    “哟,吉县长!”吴胜利连忙请吉远华坐下,倒了杯茶,“怎么,有啥指示?”

    “是时候了。”吉远华微微点着头。

    “你是说窨井盖的事?”

    “嗯,就最近几天吧。”吉远华点点头,“记住一定不要留痕迹,这事万一要透露出去,恐怕谁的脸上都不好看,而且严重起来,不但不好看,甚至要掉脸面的。”

    “这我知道。”吴胜利道,“一般情况是不会有问题,我安排的人做事,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只能是一般情况,不出问题。”吉远华盯着吴胜利,“不能有特殊情况,那肯定可是要坏大事的。”

    交待完这些,吉远华叹了口气,“吴局长,你说宋县长安排的这些事情,万一真是要出了啥纰漏,咱该咋办?”

    “这个”吴胜利犹豫了下,“那就要看宋县长了,他没事,咱们就没事。”

    “宋县长当然不会有事。”吉远华道,“他和市梁副书记关系好着呢。”

    “呵呵。”吴胜利干笑了两声,“吉县长,有些话我多说两句。”

    “吴局长,你尽管说,很多方面你比我老道。”吉远华点头微笑。

    “宋县长和梁副书记的关系是好,不过不是铁打的,他们都是有想法的人,他们之间所谓的关系,就是一根棍子,两人各执一端。”吴胜利说到这里停住了,看着马小乐,诡秘地笑了。

    “这啥意思?”吉远华有点纳闷,这么浅显的事儿还用说。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