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98】 啥关系

    六点半,马小乐很准时地出现在银龙国际大酒店门口。抬眼四瞅,虽然有人出出进进,但没有哪个人露出和他接头的迹象。

    电话响了,接起来听,是邹荺霞的,“别张望了,看到广场上有辆红銫奥迪了吗?”

    扫了一遍,车子很多,一时还看不清,“邹董,听你这么说,你是看到我了?”

    “看到了。”邹荺霞道,“我在车里,就不下来了,你上来吧。”

    马小乐走下酒店门口迎宾台,在第三排停车点上看到了一辆红銫奥迪,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看了看。

    “沙”车窗玻璃降下,邹荺霞露出笑脸,“马局长,上车吧。”

    “上车?”马小乐一愣,不过没有丝毫犹豫,拉开车门钻了进去,副驾位置,“邹董,换车了啊,不是大奔么?”

    “大奔是公车,这是我的私家车。”邹荺霞一笑,动车子离开。

    “邹董,这是去哪儿?”马小乐不解。

    “猜猜吧。”邹荺霞翘了翘嘴角,但没笑出声来,“猜对有奖。”

    马小乐看邹荺霞的神情有些异样,琢磨着她是不是有点过了,还没怎么着,就开车带着他疯跑,跑哪儿去呢,难道她这么直爽,直接就要那种事?

    马小乐可不想,他只想知道邹荺霞能为义卖出多少钱,“邹董,看来我这狡兎是拿不到了。”马小乐笑了笑,“不过狡兎就算了吧,我倒是想知道下午的那朵玫瑰,邹董想出多少价啊!”

    “下午那朵玫瑰?”邹荺霞笑道,“那是你送给我的嘛!”

    马小乐觉得被邹荺霞给调拨了,电话里明明说要让司机送钱的,现在她亲自出面,就没了?“邹董,你说话就跟孩子的脸六月滇濎似的,说变就变嘛。”

    邹荺霞听了并无多大反应,只是轻轻一笑。

    马小乐再看车外,有点熟悉,到医院了。

    “走吧,去看看那个叫魏小梦的女孩!”邹荺霞歪头一笑,“下午到办公室,我把报纸都看了,唉,可怜的孩子。”

    此时的马小乐,深觉自己的想法有点猥琐,思想不纯动机不良,乱猜想。

    马小乐把邹荺霞带到魏小梦的病房,刚巧医生在查房。

    “医生,怎么样?”马小乐小声问,“情况乐不乐观?”

    “很好。”医生点点头,“她很幸运,虽然中断了几天,但这两天的治疗效果出奇的好,病情基本缓解,血噎种的血小板、红白细胞数量都趋于正常,临床也没有贫血、出血、感染等现象。”

    “那可真是太好了!”马小乐有点要跳起来的感觉,“这么说,魏小梦就康复了?”

    “没有,不能那么说。”医生道,“只是病情控制、缓解,下面就是巩固治疗阶段了,大概需要一年半到两年时间的化疗,前半年多时间,一个月一次,后面两个月一次就可以了。”

    “真是太好了!”马小乐拍了巴掌,搓起来。

    “那天不是跟你说了么,只要先期控制住病情,基本上就没事了。”医生说完就走了。马小乐又追了上去,“那原先估计的费用,十万,应该足够了吧。”

    “应该够了,只要不出现意外情况。”

    马小乐听完这话,看着医生的背影,连声说谢谢。

    回到病房,马小乐掩饰不住兴奋,抱着魏小梦说:“小梦,你可以回到学校去了!”

    魏东光和窦成芹很激动,扶着病床坐下来,“小梦,爸爸就是卖血也给你换钱给你化疗!”

    “魏东光,我那还有三万,过两天就取给你。”马小乐看着魏东光,“报道捐款,加起来大概有三万,加上我这三万就六万了,剩下四万你自己想办法,你好好干,绝对可以的,因为那钱不是要你一次都拿出来,你赶紧打工挣钱,要像驴子一样卖力!”

    “马兄弟,可让我们怎么感谢你啊!”窦成芹抓住马小乐的胳膊,要下跪。马小乐赶紧将她提起来,“别这样,我受不起。再说了,这三万块,本来就应该给的,以前魏东光去戒毒的时候我说过,等他出来,我给点钱,让他做个小生意。后来这事我忘了,魏东光也没找我,现在刚好用上!”

    “剩下算我的了!”邹荺霞说话了,“差四万,对吧?”

    “四万!”马小乐赶紧回答,“邹董,我,我可真没想到”

    “没想到一朵玫瑰能值四万,是吧?”邹荺霞呵呵一笑,拉开皮包,拿出两万块,对马小乐道:“我只带了两万,明天让人和你联系,把另外两万给解决了。”

    “好人呐!恩人呐!”魏东光和窦成芹双双跪了下来,“小梦就是你们再生的,你们就是她的再生父母啊!”

    马小乐见不得这场面,赶忙把魏东光拽起来,板着脸说道:“瞧你这样,用得着嘛!”

    窦成芹也被邹荺霞扶了起来。

    “大姐,你要不是嫌弃,就让小梦喊你干妈吧!她就是你女儿了!”窦成芹带着哭腔对邹荺霞说。

    这边魏东光也也接着说起来了,“马兄弟,你要是不嫌弃,就让小梦喊你干爸吧!她就是你女儿了!”

    “这”马小乐看看邹荺霞,邹荺霞也正看着他,“邹董,那我们是啥关系?”

    邹荺霞不太好意思地笑了,“这好像有点乱。”

    魏东光和窦成芹也明白过来了,搓搓手,尴尬地笑了笑,就没再说什么。

    病房里都尴尬,马小乐找了个话题,他和邹荺霞认女儿的事就打顿了。

    “不行,我得赶紧去报社一趟。”马小乐突然说道,“今晚范记者写稿子,邹董捐款这事她不知道,得写在稿子里呐!”

    “不要不要,完全没那必要。”邹荺霞道,“那样不好,就跟我出风头似的,不能写。”

    “那不留名就行了嘛。”马小乐道,“写肯定是要写的,本来治疗费不够,还在呼吁呢,现在有你这个活菩萨,一切都解决了,那还呼吁啥呢。”

    邹荺霞想了想,点点头,“也是,咱们得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小梦有我,往后治疗、上学啥的,都算我的!让社会的力量,再给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吧。”

    “邹董!”马小乐看着邹荺霞,肯定地点着头,“实在是令我刮目相看,你果真是活菩萨!”

    “行了,你要去报社,刚好我带你过去。”邹荺霞道,“刚好小梦也需要早点休息,我们走吧。”

    马小乐与魏东光打了招呼,和邹荺霞走了。

    “马局长,刚才那事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邹荺霞坐进车子,歪着头问。

    “啥事啊。”马小乐正想该怎么向范枣妮汇报呢。

    “你说咱俩啥关系?”邹荺霞问得起劲。

    马小乐一愣,马上明白了,哈哈大笑起来,“是啊邹董,你说咱俩啥关系,跟你说的一样,还真是有点乱。”

    “咱们可是魏小梦的干爹、干妈啊!”邹荺霞笑道,“瞧我这岁数,做魏小梦干釢釢还差不多!”

    “邹董,你这不是占我便宜嘛。”马小乐嘿嘿一笑,“那也就是说,你是我干妈喽!”

    “我可没那么说。”邹荺霞歪了下头,“都是你自己说的哦。”

    “怎么成我自己说的了,不都顺着你话的意思嘛。”马小乐轻声笑道,“不过邹董,你保养得这么好,哪里像是你说的那样。”

    “哦,是嘛?”邹荺霞挺了挺脖子,“你觉得我有多大岁数?”

    “三十四五岁吧。”马小乐道,“我说的是实话,不骗你,要骗你的话,我就说三十出头了。”

    “真的嘛!”邹荺霞似乎很高兴,“马局长,你可让我年轻了十岁还多啊!”

    “邹董,你可别忽悠我。”马小乐道,“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你也得跟我说实话啊,你哪有那么大!”

    “呵呵”邹荺霞只是笑,不说话。

    很快,到了报社,马小乐和邹荺霞道别,上楼去找范枣妮。

    范枣妮正准备离开,马小乐把情况说了,她也很高兴,忙打电话跟值晚的领导联系,说稿件内容要有新变动。

    没想到,值班领导不同意变动,简单几句话,把范枣妮也给说服了。

    “小乐,今天还是不改了吧,明天再继续。”范枣妮挂了电话,对马小乐道,“刚好明天再继续写一篇,算是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吧。”

    “今天也行啊,今天就算是完美的了,该解决的都解决了,还等啥?”马小乐不解。

    “唉,小乐,反正魏小梦的问题已经解决,不用着急了。”范枣妮道,“这报道稍稍滞后一点,对我有很大好处呢!”

    “啥好处?”

    “评好新闻薄,每年市里、省里还有国家级的,都会评一些好新闻出来。”范枣妮道,“像魏小梦这样的报道,作为系列报道,很有可能被评上的。”

    “哦,我明白了。”马小乐点点头,“刚好明天写一篇典型的,某人一下捐齐了所需医疗费,说明报道有力度、见效果!”

    “诶哟,马局长可真是聪明!”范枣妮笑道,“小乐,你可别说我惟利是图,拿小梦来做文章,说真的,我真的很同情魏小梦,可怜她,刚才听你说有人捐了足够的医疗费,四万呢,我真为小梦高兴!”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马小乐笑道,“从小光着**长大的,能不了解你么,除了刁蛮一些,其实你都挺好!”

    “又说我刁蛮了!”范枣妮道,“马小乐我跟你说真的,我还没对你刁蛮过呢。”

    “那最好别,我可受不了。”马小乐道,“那可是会影响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哦!”

    “我才不在乎你心目中的形象呢。”范枣妮撅着嘴巴,“你都说你了解我了,形象还那么重要?”范枣妮越说声音越低,渐渐靠向马小乐。

    “枣妮,想干啥?”马小乐嘿嘿轻笑,“怎么,想要了?”

    “我们多长时间没睡了?”范枣妮依在马小乐身上。

    “很长时间了吧。”马小乐笑道,“枣妮,我估计现在嫫你一把底下,肯定是哗啦啦一大滩滑水下来。”

    “去你的。”范枣妮很不好意思,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马小乐胳膊上。“哎哟!”马小乐一声惨叫,捂着胳膊疼得直转圈。

    范枣妮可做梦也没料到会有这种场面出现,一时傻愣愣地站着,看马小乐龇牙咧嘴的痛苦样。

    “小乐,你这么了?”范枣妮小心翼翼地问。

    马小乐慢慢挽起袖子,露出包扎过的小臂,“枣妮,我伤了,骨头都露出来了,你竟然还这么大力地砸在上面。”

    “我,我不知道啊!”范枣妮走上前,拖着马小乐的胳膊,“咋搞的?”

    “不小心跌得。”

    “我不信,我不相信你马小乐是这么粗心的人!”范枣妮呵呵一笑,道:“是不是偷人家的女人,被逮了?”

    “瞧你没个正经的。”马小乐翻了一眼,“是我爹弄的。”

    “长跟叔咋了,他对你不挺好的么!”范枣妮道,“他哪里会把你弄成这样。”

    “是另一个爹。”马小乐突然颓废起来,“我本来在村里抓沼气建设的,没想到他今个上午到了村里。”

    “他来认你了是吧?”范枣妮明白了怎么回事,道:“到底是亲生的,怎么能放得下呢,他现在来认你,也可以理解,长跟叔和爱英婶子,恐怕要难过了。”

    “亲生的又怎么了!”马小乐说起来还是很生气,“我不认他,他不值得我认,你知道他回来是干嘛的么,是要钱的,说是他卖我的钱!”

    “他向长跟叔要的?”范枣妮问。

    “嗯。”马小乐道,“你说,我能认他么!所以我割了手臂,和他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了,反正他在外面也有儿有女!”

    范枣妮沉默了一阵,叹了口气,“小乐,可真难为你了,其实从你的反应来看,你其实是渴望拥有那份父爱的。”

    “别说了。”马小乐使劲摇摇头,“我知道你啥都明白,但别说了,那样我更难受。”

    “好,我不说了,你需要一段时间来沉淀一下,到时自己就慢慢理出头绪来了。”范枣妮笑了笑,“小乐,你晚上住哪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