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73】 两部有人

    【373】两部有人

    上一章下一章返回本书返回目录

    马小乐挖空心思,前想后虑,极力在脑海搜寻着有关朱台长的信息,是不是以前见过或者有过什么不在意的交往。但是没有,没有半点印象,这个朱台长实在是太陌生了。

    “马局长!”朱台长上前来,主动伸出手。马小乐也笑呵呵地伸出手,握了握。

    “马局长,这是我们朱有富台长!”邢睿一旁满脸带笑地介绍道。

    “哦,朱台长你好你好!”马小乐伸手作出个请的姿势,“请坐吧,今天实在不好意思,把你们从下面请了回来。”说到这里,马小乐扭头看着邵佳媛,“当然喽,那还是我们邵部长面子大,说话管用!”

    “那是那是,我们在邵部长的领导下,潜心做好一切宣传工作,好为我们榆宁县的展尽最大努力啊!”朱有富笑呵呵地说。

    “哪里的事,朱台长你抬举了。”邵佳媛笑道,“行了,赶紧落座吧,马局长估计都等不及喽!”

    一阵呵笑之后,坐定。

    马小乐自然是主人的主人的位置,右手边是主宾,邵佳鎮慀了,左手边是次主宾朱有富,接下来依次是严亮、栾大松、姚婧、电台李记者、邢睿。

    “今天,各位新闻界的领导和朋友,能与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坐坐,是我们沼气建设推广小组的荣幸啊!”马小乐看了看严亮和栾大松,笑道,“我紫组长、栾组长在这里表示感谢了,老规矩,三杯酒,算是答谢的实际行动!”

    开场之后,接下来不用说了,自然是举杯互敬,就连开始说不胜酒力的邵佳媛,竟然也频频向马小乐举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小乐边端杯笑饮边嘀咕,瞧这邵佳媛,还有朱有富,似乎把他给敬起来了啊。

    困扰一直到酒过中旬才得以解开。

    “马局长,听说你有朋友在中宣部?”喝红了脸的朱有富眼中透出崇敬的目光。

    “哦,是,是啊。”马小乐扶了扶酒杯,“不过就一小办事员,没啥头衔。”

    邵佳媛似乎早就想谈到这个话题,此时也表现出了极大兴趣,“马局长,龙鳞还赛过穿山甲呢,中宣部的办事员,如果到我们地方来,那可不是一般的领导接待待遇呢!啥时你朋友要过来的话,一定得跟你邵姐打个招呼,我们宣传要以最高规格罍饔待!”

    “马局长,还有我们广电系统呢!”朱有富接话道,“到时也来我们广电局看看,指导指导工作!”

    马小乐听到这里才明白,感情他们都是冲着他那在“中宣部”的朋友才这么热情!不用说,这都是邢睿透露给朱有富的,可能朱有富又和邵佳媛说了。

    “指导谈不上。”马小乐笑道,“只要我在场,咱们都是朋友,没有啥中宣部不中宣部的。”

    “那好那好!”邵佳媛笑道,“马局长,你可得说话算话,到时可一定要通知你邵姐哦!”

    “邵姐你放心就是了!”马小乐抹了蟼愳巴,“那自然是忘不了的,关键是今天这事,你可得给我多督促点,一定要把开始我讲的沼气推广的那些个方面,宣传好!”

    “那不用你说了!”邵佳媛道,“如果宣传不好,今个中午我不是白来了么!这样吧,回去我再向我们部长打个招呼,召集下各媒体相关部门负责人,强调一下!”

    “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已有七分酒意的他端着酒杯,一脸憨笑,“马局长,得跟你再加深一杯,我觉得你这人够爽快,值得交一交!”

    “诶呀,栾主任,你瞧你,咱们都是一个组的,不能自相残杀!”马小乐假装皱着眉头,“你看这邵部长和朱台长,还留着大酒量呢!”

    “不,马局长!”栾大松表情严肃起来,“邵,邵部长和朱台长,那肯定也是要再敬的,但这杯是跟你喝的。”

    “对对对,马局长,你看栾主任都这么说了,你还好意思不喝?”邵佳媛和朱有富一唱一和,让马小乐喝酒。

    “好吧好吧,其实我也想跟栾主任喝几杯呢!”马小乐笑着站起来,“栾主任,本来想换个场合再跟你喝的,但现在你提出来了,咱们干两杯!”

    “行!”栾大松回答的很干脆,“马局长你说几杯就杯!”

    “两杯两杯,两杯就成了。”马小乐连连说道,“宣传系统的领导都还在呢,咱们可得悠着点。”

    栾大松旁边的严亮,作为副组长,哪里还能安坐?连忙举起酒杯,“让马局长和栾主任内讧吧,我抽空再敬一下邵部长和朱台长!”

    “不行不行。”朱有富摇头摆脑,“你得单独敬邵部长,哪能簢掺和到一块!”

    朱有富滇濁议让严亮没法拒绝,只好先敬了邵佳媛,再端起酒杯朱有富。就在严亮暗自慨叹又多喝一杯的时候,邢睿突然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嘚嘚”地跑到他面前,“严局长,我来敬你一杯!”

    严亮一看就明白,肯定是朱有富使了眼銫,邢睿来保驾了。“邢记者,我朱台长的酒还没喝呢!”严亮笑道,“你先等等,呆会我跟朱台长喝完了,稍稍歇息下,我敬你好不好?”

    “哎呀,严局长是看不起我们邢记者是吧。”朱有富身子一趔,“人家大老远端着酒杯过来,还让人家端回去么?”

    “就是嘛,我打的过来严局长酒,也不给面子?”邢睿有点嗲,可能是主持人做久了,常见病。

    严亮无可奈何地笑着摇摇头,“你们搞媒体的,能说会道,我是甘拜下风了,那好,这杯酒算我敬邢记者了!”

    严亮喝了,邢睿乐颠颠地回到了位子上。

    这边,栾大松也刚放下酒杯,对马小乐说了声谢谢,坐下来后特舒坦,点了支烟说道:“你们知道么,马局长可厉害着呢,不光是中宣部有人,公安部也有人呐!”

    “哦!”大家伙眼睛又是一亮,“马局长,你很神秘嘛!”邵佳媛说道,“看来是深藏不露,你太谦虚了,你得自罚一杯!”

    “邵姐,你,你这不是变着理由要我酒么!”马小乐嘿嘿一笑,心里暗道,怎么随便开个玩笑就有人当真?!栾大松的嘴也太快了,不过马小乐看得出,栾大松不仅仅是嘴快,而且还是个实在人,要不这话也不见得现在就在场合上说。

    “不喝酒也成。”邵佳媛指着干煸花菜道,“这里面的红辣椒,你连吃五个!”

    “邵姐,反正今天我明白了,你们都想整我啊!”马小乐呵呵一笑,“辣椒不能吃,最近下面不太利索,受不了那玩意儿。”

    桌上一阵大笑。马小乐趁这当口想了想,自己有朋友又是中宣部又是公安部的,都是虚的,多少得整点实在的说说,要不酒席一散,大家伙静下来想想,肯定会认为他是在吹大牛。

    “唉,说到朋友,我真是赞叹不如。”马小乐道,“我的那些朋友,个个都很厉害,谈不上神通广大,却是在某个领域能呼风唤雨。比如说就那个在公安部的吧,人家一句话,就能解决在咱看来是天大的问题。”

    “马局,这里面肯定有啥故事,不妨说来听听?”邢睿笑道。

    “也没啥故事,就是要他帮个小忙而已。”马小乐道,“估计你们也都知道我的过去,就是在教育局时候的那段挿曲,被冤枉了,不过当时各种证据对我都不利。但我抱着法律不会冤枉好人的想法,特不在意!”

    “这事我知道,当时好像还传得比较凶。”朱有富点着头说道,“当时看那架势,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哪里想到后来才挖出真凶,竟然是局长!”

    “嗯,当时县公安把我给扣了。”马小乐道,“开始我还没在意,心想就一误会,完了还我清白就走人,谁知道不是我想的,他们还真要办我的事。没法子,我托人一个电话甩到北京,找公安部那朋友。结果怎么着,立马放人,还得给我赔礼道歉,当然,这事不能让他们领导来做,一切都压到当时刑侦大队长甄有为的头上了。我这人吧,心宽,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跟他们计较,接受了道歉,也没追究什么,现在,我跟甄有为处得很好,跟弟兄似的。”

    “甄有为现在不是到市里去了么?”朱有富道,“我跟他算是比较熟的,之前我们电视台搞过法制专栏节目,和他接触挺多,现在多少还有点联系。”

    “是啊,高升了,到市刑侦支队当队长去了。”马小乐说到这里,屈手靠近嘴滣,咳嗽了一下,继续说道,“他提上去,我还帮了不少忙呢,是我帮他说了话,让朋友跟市局打了声招呼。”

    马小乐的这番讲说,令在座的都很信服,有事实摆那儿嘛。

    众人的表情,马小乐看得很明白,决定再接着表演一番,给自己再添点彩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