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6】 阴隐忍

    离村回城。

    这次马小乐身边多了个女人,邢睿。这一点,马小乐没想到,怎么会又多出一个来!

    开始,葛荣荣还是坐到了马小乐里面,靠着车窗。姚婧在马小乐后头,邢睿在葛荣荣后头,四人靠在一起。

    不过葛荣荣中途离开了,局长助理把她叫走,说有点事情要商量。葛荣荣很不情愿地从马小乐的大腿上跨过,到局长助理旁边坐下了。她知道局长助理芘事没有,只是对马小乐有意见而已,想牢鳋。

    葛荣荣一离开,姚婧立刻过去了。

    “马局长,刚好再问你几个问题,争取把报道写得再厚实一点。”姚婧笑呵呵地马小乐大腿上跨过,但在落座之前,还是假装没站稳,留了一条腿压在马小乐上面。“诶呀,不好意思。”姚婧这话是说给旁边的人听的,跟马小乐之间,早已不需要这种话了。

    “姚记者,小心点呐,别摔着。”马小乐呵呵一笑,“还指望着你回去好好写报道呢。”

    “这你放心,我已经跟老总打过招呼了版面位置都留好了。”姚婧道,“明天肯定见报。”

    “好好,那就好。”马小乐突然头脑一个闪光,眼珠一转,“姚记者,等会到局里,我让车子直接把你送到单位,你先写稿件。”

    姚婧没再说什么,虽然她不想那样,可不能说出来,否则被别人听到,自然会有所想法。

    “马局长,我们电视新闻估计今晚也能出来,不过就像你说的,很有可能是条简讯。”邢睿坐在后头,把头探过来搭话。

    “什么都行。”马小乐转着脖子,对邢睿说道:“而且这才刚开始,沼气推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需要你们新闻媒体的长期配合,等推广的差不多了,还得请你们电视台做个专题片呢!”

    “没问题的!”邢睿很兴奋,从采访包里掏出名片,双手递给马小乐,“马局长,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什么采访需求就联系我了!”

    “哦,好的好的。”马小乐尽力两手同时伸出去接名片,但坐姿不对,只是意思到了,“我就喜欢跟新闻媒体打交道,你们是无冕之王,手里有正义之笔,小小一个笔,却能胜他三千毛瑟枪!”

    “呵呵,马局长你过奖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邢睿带着点儿妩媚,笑了。

    “我看也是,马局长,哪能胜过三千毛瑟枪呢。”姚婧听了这么长时间,忍不住说话了,“三百,就够可观的了!”

    这话,或许只有马小乐和姚婧能明白,邢睿不懂,从她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需要开化开化,还稍微有点懵。姚婧早懂了,从马小乐那“小小一个笔,却能胜他三千毛瑟枪”的话开始,就明白了。

    “马局长,人家邢记者不懂,你说了也白说。”姚婧和马小乐转过的身子,小声对他说,“人家不领会,你干着急。”

    “啥啊。”马小乐最不喜欢一眼被人看透,面对姚婧的问,装起了糊涂。

    “别装了,马局长,你说这些话,其实也就簢在一起才能挥效应,收到一定效果。”姚婧很自信。

    马小乐皱着眉头,想想也是,这用隐晦的乐趣,少了明白之人,就形不成琴瑟相和了,还真谈不上啥乐趣。“姚记者,你真行。”马小乐颔颔糊糊地说了一句。

    姚婧也不再说这事,点到即止,她知道马小乐在她面前还要面子,一般不会轻易承认什么。不过这不妨碍讲话,“马局长,我想问你个问题。”姚婧一眨眼就想出了个话题,“你在会上讲,说养殖业给沼气提供酵原料,怎么个提供法?”

    “收集啊,收集起来嘛!”马小乐道,“难道还把那些牛挨个牵到沼气前拉屎拉尿?”

    “收集当然知道了。”姚婧笑道,“大便可以,小便呢?”

    马小乐对姚婧提出的问题很纳闷,知道她是没话找话说,便笑道:“养牛的人有办法,公牛,就用棉线拴住它的包皮,母牛,就用胶带封住它的水门子。等到它们憋尿急了,会团团转,这个时候,赶紧提着桶过去,该解棉线的解棉线,该揭胶带的揭胶带,这个时候,哗啦啦地,能收集好多呢。”

    “呵呵”姚婧笑了,转过头,正眼看前方。

    马小乐这边有说有笑,葛荣荣那边确恰恰相反。局长助理唠唠叨叨地向她说了n次马小乐太轻狂、早晚要吃亏跌跟头的话。葛荣荣除了乖乖地听着,没有别的办法,当然,她耳朵里还有别的声音,马小乐和姚婧、邢睿的对话,也断断续续地传来,听得她心烦。葛荣荣觉得,马小乐,除了他的老婆之外,没有任何女人比她更有资格接近他。

    车子到了农林局,都下了车。

    马小乐开始还很担心,怕范枣妮在局里等她,还好,没看到她的人影。

    邢睿过来告别,还伸出手和马小乐握了握,“马局长,很高兴认识你,我们采访了那么多会议,包括现场会,还从来没有像你今天这么活跃的呢,有这种创新的理念,相信你在工作中也会做得很好!就拿这次沼气推广来说吧,我希望早日能拍成个专题片,没准我们还能拿去评新闻大奖呢!”

    “哦,谢谢你对我的夸奖。”马小乐笑道,“我也希望你们能以此活得新闻大奖!”

    邢睿走了,闪过一片穿心的香味。马小乐好像还有点依依不舍,不过姚婧的一番意味深长的笑,让他打了个愣,回味了过来。

    姚婧还没说话,葛荣荣过来了,“马局长,我跟单位车子走了。”

    “哦,好的,你走吧。”马小乐点点头,“你们单位有车子,也省得我安排了。”

    “你安排给姚记者吧。”葛荣荣,看看姚婧,道:“姚记者,采访的素材还不够呐。”

    “差不多了,过一会我也走。”姚婧很礼貌地和葛荣荣打着招呼。

    葛荣荣离开,马小乐松了口气,送走一个,如果葛荣荣也缠他一会,那可不怎么好处理。

    “马局长,不请我到你办公室坐会?”姚婧抱着彬子,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

    “羔濎吧。”马小乐笑了笑,“车上不是说了么,你得赶紧回去赶稿,别耽误明天见报,我可告诉你,我就重视你们报纸啊,至于电台、电视台啥的,我可没啥兴趣。”

    “那刚才怎么听你跟邢睿说得那么好呢。”姚婧道,“还要专题片呢,那我要不要给你来个专访?”

    “姚婧,别那么认真,多大点事啊。”马小乐笑道,“干啥事不得要点面子上的事,难道我要当着邢睿的面说,去吧,我不怎么在乎你们电视台的新闻报道。”

    姚婧歪嘴一笑,“马局长,我也就随便说说,你别太认真。”

    “行了,你赶紧回去写稿吧。”马小乐见姚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便催促道,“要不这样,等你写完稿子,我请你吃个饭。”

    “好啊!”姚婧笑道,“这稿子,腹稿都打好了,很快的。”

    马小乐也不管快还是慢,叫来一辆小车,让姚婧进去坐了,送回报社。

    姚婧一走,马小乐就赶紧联系范枣妮了。到办公室打电话一问,说在县委宣传部,要不也没地呆。马小乐说他刚回来,马上去找她。

    十分钟后,马小乐出现在县委县zf大院门口,他打电话让范枣妮出来,说不想进去。

    “咋不进来呢。”范枣妮道,“进来坐坐呗,顺般介绍下我们的邵部长给你认识认识。”

    范枣妮说的邵部长,叫邵佳媛,是个很干练的女杏,宣传部副部长,但看势头和风头,比部长还牛。原因不用多说,女人比男人有某方面的优势,套上上面一根系子,就能最大程度地呼风唤雨。

    马小乐想想,多认识点人也不错,便进去了。

    穿过大院,刚来到楼下,碰上吉远华了,夹着个小包从楼上兴冲冲地蹿下来,一看到马小乐,小小意外了下,不过马上就堆出了笑脸,“哟,这不马大局长嘛!”吉远华像是很热情地打着招呼,“听说你回来了,本想找个机会给你庆贺一下,无奈最近事情多得离谱,整天忙,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吉主任,哦不,应该喊你吉大县长了!”马小乐笑道,“我知道你事情很多,哪里能麻烦你呢,所以回来后也一直没和你联系。”

    两人说得都是芘话,带着股味儿,不过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嗅”出来。

    “吉大县长,往后还希望能多多支持支持我的工作,没有你的支持,恐怕我是站不住脚的。”马小乐很认真地盯着吉远华的眼,“好像我一直都不太稳当,可能就是因为缺少了你的支持!”

    “马局长你说啥话。”吉远华似笑非笑,“我这点能力,说支持谈不上,顶多就是配合一下。”

    “吉县长,别谦虚,不是想推妥吧。”马小乐觉得吉远华的嘴脸越来越令人憎恶,竟然在他面前抠起了鼻屎。

    这明显是鄙夷不屑!

    都说官场要茵、要隐、要忍,这不憋屈人么!

    马小乐抽了抽嘴角:今天还就不信这邪门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