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65】 一敌三吗

    定下神来,马小乐才看清是葛荣荣。【全文字阅读】

    “范大记者,我这边有点事先忙,先挂了。”马小乐说完,看着葛荣荣,“荣荣,你差点吓坏了我。”

    “大白天的有啥怕。”葛荣荣松开手,“唉,和你在这里,感觉真是轻松,不像在县城,总觉得背有有眼睛。”

    “荣荣,看来你很寂寞,就像笼里的鸟。”马小乐道,“这下就跟出了笼一样,快活了是吧。”

    “不错。”葛荣荣点点头,“其实我还是喜欢和你在一起,这是从内心里讲的。”

    “嘿嘿,这话我明白。”马小乐道,“但生活不全是内心里的东西,还有些是摆在外面让大家看的。就像你葛荣荣,马上就是县长夫人了,那威风和得意就是摆在外面让人看的。”

    “你说得没错。”葛荣荣道,“也许是我虚荣吧,现在我对吉远华没有什么感觉,但觉得离开他,还真是有点放不下。”

    “这很正常,如果你什么都能放得下,那还不成圣人了么。”马小乐道,“你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如果时间宽裕,隔断时间我就带你出去玩玩,给你透透气,安慰安慰你。”

    “说话算话啊!”葛荣荣一脸满足的神情,“小乐,你可不许骗我。”

    “那当然,不是说了么,只要时间宽裕。”马小乐道,“不过要真是很忙,那也没法了,毕竟我得干事情,男人不干事情就没有立足之本,没有立足之本,一切都无从谈起。”

    “这我理解。”葛荣荣道,“唉,其实说啥都只是一种向往而已,你说,即便你有时间,碰巧我还走不开呢,但不管怎么说,心里面好受就行了。”

    “一切都得赶巧才行,不能强求。”马小乐道,“不过你能想得开,是最好的了。”

    正说着,徐红旗一阵风似的跑了过啦,“马局长,赶紧走吧,差不多了。”

    三人朝村部赶去,两分钟后到达。

    这时,人差不多都到齐了,钱奋看了看,主要的人都在,便道:“好了,开始吧,没来的也不等了,太没时间观念。”

    会场一片沉寂。

    “行,钱县长,那我就再讲讲吧。”马小乐接过了话,“咱抓紧点时间。”

    “嗯。”钱奋点点头。

    马小乐咳嗽了下,抬头看看,道:“刚才参观考察的过程中,有关的沼气建设的利好,讲得已经够多了,相信各位也已经知晓,下面呢,就按照钱县长之前的安排,把沼气建设中存在的一些个问题及相关建议再简单讲讲。”

    一阵翻纸的声音,“哗哗”响起,都做好了记录准备。

    “目前呢,从全国范围上来说,沼气的推广应用工作经取得了很大成效,但是,从我县调查了解的情况看,沼气建设目前还仅处于起步阶段阶段,沼气用户不多,示范效应还需要继续扩大。”马小乐边说边看,大家伙有得睁着呆眼啥看,有的闷头乱写。

    “要不这样,咱们变换下形式,只是我讲,很枯燥,不如大家一起来参与,把你们的想法、你们的问题提出来,我能回答的就回答,不能回答的让能回答的罍鞑,好不好?”马小乐说完,看看钱奋。

    “嗯,这也不错,活跃活跃会场气氛。”钱奋道,“完全可以,在交流中得到的总结,是最好的。”

    “那好,大家踊跃点。”马小乐面带和善的微笑,说真话,他是希望大家多提问题的,要不冷场不说,他这会议言创新,也就太失败了。

    姚婧明白马小乐的心思,第一问,“沼气优点很多,前面已经了解到了,但任何事情推广起来都有难度,你觉得沼气推广会遇到拿些问题?”

    “嗯,这个问题正是我想谈的。”马小乐对姚婧点点头,道:“大概有两个问题,第一,认识不到位。表现在两个极端:一方面是觉得沼气就是股废气,没啥用,另一方就是把沼气看到太神奇,以为有了沼气,就跟实现四个现代化一样,结果很失望。这两个极端,都是认识不全、不深,极度片面化。第二,技术不完善。目前的一些沼气池,都是村民自己建造的,没有严格按照建池技术要求进行施工,而且使用培训也是个空白。这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在沼气使用中出现种种意外的困难,很影响积极杏。”

    马小乐说完,看看钱奋。钱奋飞点点头,投来肯定的目光。

    “问题是找出来了,不知道有没有相应的解决办法呢?”姚婧又问道。

    “对症下药,你说问题都找出来了,办法能没有么?”马小乐呵呵一笑,“当然,现在还不能叫办法,只是建议,等钱县长同意了,那才叫办法!”

    “那就说说你的建议吧。”姚婧笑道。

    “嗯,好。”马小乐道,“认识不到位问题,主要靠宣传。”马小乐把脸正对着姚婧,“你们新闻媒体,得承担起这个宣传任务,一定要做好宣传引导,要通过各种媒介、采用多种形式,广泛深入地宣传沼气及其综合利用的好处,统一干部思想,提高群众认识,以争取社会各方面的关注和支持!”

    讲到这里,马小乐停下来,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又使劲咳嗽了一下,派头十足,“那么第二个问题的解决,就是要搞好技术培训。对建沼气的村子,每村推荐安排一个技术管理人员,把他们集中起来培训,让他们在培训和实践中成为技术骨干,可以组织、指导、监督建池施工。另外,对沼气使用户也要加强培训,重点培训与沼气综合利用相关的实用技术,特别是沼气的管理、使用技术。”

    马小乐的慷慨言,带着一种高瞻远瞩、毋庸置疑的气势,听上去很有力度。在他讲话结束后,全场很安静,好像受训刚完,还没回过神来。

    县电视台来了两名记者,一个扛机器、一个拿话筒。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一直是暗地里相互较劲的。电视台的记者自我感觉突出,以自己的新闻报道“形象直观”而标榜“强势、强劲”,觉得应该是第一媒体。报社的记者感觉也很优秀,电视新闻算哪回事,能像报纸那样方面地来回看么,而且,报纸作为平面媒体,更能深挖,把新闻做大做透,所以报纸新闻就用“主力、主流”来赞美自己。

    刚才,姚婧问了两个问题,得到了充分的回答,电视台的记者坐不住了,拿话筒的女记者扭着**走到马小乐跟前,“马局长,你好,我是榆宁县电视台的记者邢睿,就沼气推广的问题,我也想问个问题。”

    马小乐一看,嘿,这姑娘不错,皮肤好,长相也甜,尤其是那对会说话的眼睛,很迷人。

    “哦,随便问,今天这会就是要畅所崳言。”马小乐呵呵笑了。

    这时,扛机器的男记者也过来了,在马小乐面前晃来晃去。马小乐看得心烦,讲话受到影响,索杏把他赶到一边去,“这位同志,请不要抗着机器走来走去,就今天这事,估计电视新闻也上不了画面,一条简讯差不多了,就少拍点吧,都别累着。”

    电视台男记者一愣,把机子从肩上拿下,拎在手里闪到一边。

    “马局长,看来你对我们电视新闻业务很熟悉啊。”女记者见场面有点窘,赶紧接上话。

    “也不是很熟,只是了解一点点,我有朋友在新闻出版总署,没事会经常交流交流。”马小乐这只是随意开个玩笑,可没想到这个玩笑还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包括钱奋,也信以为真。

    马小乐见众人眼神有点异样,知道自己的玩笑可能被当真了,明知不妥,可也不能说是开玩笑的,那可是太不严肃了。“邢记者,有什么问题,请开始吧。”马小乐赶紧找话题,“我们的会要抓点紧,下午钱县长还要赶到市里去。”

    “哦,马局长,刚才你谈的很多,不过我觉得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邢睿道,“就是资金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恐怕对沼气的推广也是个不小的影响。”

    “对,邢记者说得很对。”马小乐道,“这个问题,我之所以没讲,是觉得它很迫切,放到最后讲,可能效果要好一些。”马小乐对邢睿点点头,仿佛在感谢她提出了这个问题。

    “现在,建一个沼气池,一般费用在一千多到两千左右,这笔钱,对绝大多数的村民来说,都是个不小的数目。再加上目前存在的其它问题,很容易让老百姓在建沼气池的事情上,产生退缩的念头!”马小乐一脸的严肃,“不过,这个问题也有很好的办法罍麾决,而且十分迫切!”

    此话一出,会场上有了小小的鳋动。大家都知道,提到资金,就是想财政要钱,可榆宁县的经济实力都有数,不是说想用就用的,财政局抠得紧呢。

    “资金投入,说起来很容易,但真要实行起来,那可是很有难度的,我们县财政的状况大家也都清楚。”环保局局长助理说话了,声音虽不大,但大家伙也都听得清楚。局长助理说这话,其实是有点情绪的,作为环保局,理所当然应该牵头此次“农村环境与能源管理”现场会,但现在不是,是农林局。

    马小乐当然能听得出局长助理的话外之音,再加上他之前去查土法炼焦的事情,很是气愤。

    现在这个机会是很好的,当然不能放过。

    马小乐脸銫一沉,道:“提到资金,很多同志就想到地方财政,这是什么思维?”马小乐反问的口气很重,问得全场鸦雀无声,因为陡然提出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很好地回答上来。

    “这叫干工作吗?!”马小乐又是一问。这句问话,毛头直接对准了那个局长助理。“如果这就是干工作,那么傻子也能干!”马小乐说得严厉,“这不孩子一样么,遇到事就喊爹娘!”

    马小乐的口气显然是重了,葛荣荣直朝他使眼銫。

    马小乐知道把握火候,咳嗽了一下,“地方财政就是爹娘,有问题有困难,不能只盯着他们。”

    当然,马小乐更知道调节气氛,端起杯子又喝了口水,柔声说道:“我们把眼光放开一点,朝上级财政看看,找找爷爷釢釢啊!”

    此话一出,会场大笑起来。

    马小乐也笑了,道:“咱们朝市里、省里伸手,而且还有根有据!”

    “哦,马局长,你倒是说说,有什么根据,我们大家对你的言很感兴趣啊。”钱奋笑道,“不过你也别太吊我们胃口,毕竟这不是写小说讲评书嘛。”

    “钱县长,你批评我了。”马小乐低了脑袋,笑呵呵地说。

    “不是批评,绝对不是批评!”钱奋道,“你的这种创新半会,很好,形式很活泼,我相信效果也一定会很好,你继续。”

    马小乐微笑着点点头,道:“沼气工程,是个利民利国利世界的工程,它是绿銫的、环保的,又是节约能源的,国家省,对这种工程是有补贴的,我们可以申请到这个补贴!具体的做法是,由各村提出申请,县能源办上报市能源办,然后再向省能源办和财政厅申请,这个不是先例,外县市隅有此做法!”

    这个问题,马小乐不想多说,说多了可能对县能源办不太好。

    问题谈到这个份上,没有问的了。

    马小乐有征求了几次意见,还是没人说,便对钱奋点点头,笑道:“钱县长,您看怎么样,要不今天就这样?”

    “嗯,差不多了,我就再说几句。”钱奋道,“今天的现场会,我看收获还是挺多的,问题都讲出来了,需要解决的,在场的各单位、各部门,要主动负起责任来,需要协调配合的,也要积极一些。如果说,在推广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那么要追究下去,看看是谁,没有尽心尽力地去完成这个事情!”

    钱奋没讲多少,最后大家以热烈的掌声结束了现场会。

    会议结束了,不过马小乐没有半点轻松的份儿,原因到不是这项工程到底能不顺利开展,而是几个女人需要摆布。

    姚婧,看来是有点粘上了,葛荣荣,也不利索,而要命的是,城里住处还有范枣妮再等着呢。

    难道非要以一敌三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