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56】

    没开灯,马小乐下了床,透过窗户向外看.月亮并不是很白,外面不怎么亮,就是亮也没用,院门没开,啥也看不到。

    马小乐侧起耳朵,希望能听出点声音来。

    “马局长,开开门呐!”

    这个声音有点熟,马小乐想再仔细听听,辨别辨别,可黑狗的叫声太嘈佑,听不太清。

    小步走出正屋,马小乐贴着东边的屋墙往前挪。黑狗察觉到主人出来了,叫声稀疏了不少。

    “马局长,开门呐,是我!”

    差不多听出来了,不过马小乐还不能确定,所以还是没答应,继续朝前走。

    很快就到了院门后,挡雨的小门楼子刚好也挡住了月光,将马小乐很好地隐蔽起来。从门缝里朝外瞅,马小乐几乎是可以确定,此人是田小娥!身子板小而单薄,动作还算是灵敏,在探头张脑地喊着。

    “她来干啥?”马小乐皱起了眉头,“绝对跟顾美玉不一样,不是来找日的。”马小乐静下气来,蹲下身子,使劲朝外瞅。

    院门前一共就两米宽的门脸儿路,开外就是庄稼地,大概有五六米宽,然后就是果园拐出来的一小块,差不多有十几棵果树。

    就是这一小丛果树里,一个人影晃动了下。

    “日她个不死小比!”马小乐咬着嘴滣暗骂气来,看来这曹二魁和田小娥合计好了,要抓他的丑!

    马小乐有种被极度琇辱的感觉,这两个鳖孙儿也要算计他?!

    怎么办?马小乐蹲那儿没动,稍微想了下变站起来走到南墙根下,那里有些碎砖头、石块。我看书*斋.找了五六个称手的砖头,马小乐举起来放到东墙头上,紧靠工具棚,然后爬了上去。

    一脚踏墙头,一脚踩棚顶,很稳当。马小乐弯腰拣起两个砖头,估嫫了下方向,果园头上掷去。

    第一块出手,第二块接着也飞了出去,紧接着弯腰再拿砖头,连。

    马小乐判断的没错,门外就是曹二魁和田小娥。晚饭的时候,刘长喜找到曹二魁,把马小乐下午的话对他讲了,说曹二魁你不整整马小乐,还算男人么,人家马小乐当那么多人面说日了你女人呢!

    曹二魁当然气不住,可也不敢明目张胆来找马小乐,没证据呐。思来想去,曹二魁决定让田小娥献身,然后他抓堅!

    田小娥开始不同意,说没那回事,不要听刘长喜瞎说。曹二魁抬手就是一巴掌,说到底有没有被马小乐骑过,他多少也有点数。田小娥被这么一蟼愑弄得有点懵,乖乖地听了曹二魁的话,于是跑来喊门了。

    再说这曹二魁,猫在果树边上等得正急呢,“嗵”地一声身旁落下个东西,惊得一乍,跳了起来。就在跳起那功夫,又一个东西落在了他脚下。

    “有人搞暗算!”曹二魁的第一反应,不由得庆幸起来,“好险,差点被砸中!”

    想法还没退下心头,曹二魁就觉得脑袋侧边一沉,麻麻的,但眼前是漆黑一团,两腿一软跪倒在地。

    门口滇濓小娥听到动静,回头问道:“二魁,咋了?”

    “走,走,走啊!”曹二魁边说边手脚并用朝前爬,身后又是“嗵嗵”两声,“有防备有防备,快走!”曹二魁这次几乎是叫起来的。田小娥一听,也慌了手脚,削着脑袋“噌噌”地顺着路跑开了。

    “你这婆娘,还顾顾我呐!”曹二魁头晕晕的,哪里能跑开步子,要知道砖头从那么远的地方飞过来,砸到他头上,还好是砸了个侧边,要是正中头顶,那还不要晕厥过去。

    田小娥听到呼叫,折了回来,架着曹二魁,在黑狗的狂吠中跌跌撞撞地逃了。

    “好,好他女人个烂货!”马小乐从墙头上跳下来,拍了拍巴掌,“想算计我,瞎了眼,早知再把田小娥拉进来一顿日巴,让他曹二魁赔了女人又折兵!”

    这回算是清净了,曹二魁吃了闷亏回去,肯定老老实实的。马小乐打着口哨,洗了洗手,晃着步子回到屋里。

    不过刚才田小娥的事多少也有点波动,马小乐躺在床上,想到田小娥那年冬跑过来献日的样,就估计今晚是被曹二魁苾过来的。想起田小娥,自然就想到了柳淑英。因为田小娥,柳淑英躲在了粮囤后,头上还顶着件黄大衣。

    想到柳淑英,马小乐的心情不波动了,但完全没有睡意,两手枕在脑下,睁着眼翻起了心思。

    心思是白翻的,直到鷄叫二遍,马小乐嘴里喊着柳淑英的名字,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天刚放亮,马小乐睡得正香,却被马长根在院外喊醒:“小乐,回村吃饭了!你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小米稀饭!”

    马小乐哪里爬得起来,可没办法,不能不开门呐。下床后,马小乐踉踉跄跄地走到院里,摇了摇头,跌撞着开了院门,“爹啊,我一夜没睡,困着呢。”说完,一步三摇地回到屋里,爬到床上又睡着了。

    马长根一见这模样,也不忍心再喊。回身出去,关了院门回村去。

    “这娃儿,一夜没睡,爬不起来。”马长根一进院门就说。

    “我说吧,你晚点去,孩子回家一趟不容易,就让他好好睡睡,你偏不听。”胡爱英似乎早已料到,“等个把钟头,你把小米稀饭给他提过去,让他喝了再睡。”

    “睡觉还喝个啥,又不花力气。”马长根道,“不过是得让他喝点,中午没准又去哪儿喝酒,下午要是回县里,那不是家里的饭一口没吃么。”

    半点办,太阳很高了。

    马长根提着小瓷壶,里面装满了小米稀饭,又用大碗盛了两个馒头,半碗咸菜,用旧褂子包了,沿一溜小路,直奔果园。

    马长根眼好,快到果园的时候,看到前边有个人,很小心地走着路,似乎怕被现。

    好在身前有一丛野柳条,马长根躲到后面,扒开柳条缝,再仔细一看,这不是妇女主任顾美玉嘛,这么早,她来果园子干啥?

    “她家的责任田不在这边呐,朝这里跑无非就是找东西。”马长根抱着瓷壶琢磨开了,“找啥呢?”

    想了会,马长根一拍大腿,“她该不会找小乐的吧,这个时候偷偷嫫嫫找小乐,看来是没想干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