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46】 拉链

    “快去快回啊!”冯义善在酒鏡的作用下头脑热,忘记了摆谱,挥着手道,“还有,把你那女同学也带过来,人家还饿着肚子呢!”

    “冯乡长想得周到哪!”马小乐哈哈笑起来,“等会让她敬你几杯。【全文字阅读】”

    “好啊!”冯义善得意地点了支烟,“回到了沙墩乡,能不敬乡长酒么!”

    冯义善的话,听得庄重信一歪嘴,不过马上大笑起来,“马局长,冯乡长都说这话了,那一定得让你女同学过来敬酒,多敬几杯!”

    马小乐懂庄重信的意思,无非就是把冯义善灌倒,“那当然没问题,我小杜赶紧去了。”说完,三两步晃出了门外。说是晃,没错,因为有酒意,步子不太稳。

    杜小倩跟在后头出了食堂,颠着小步子说道:“马局长,你慢点儿走,别磕着。”马小乐正需要句话呢,闻听后猛地一转身,把杜小倩吓了一跳,“马局长,干嘛嗫?”

    “别叫我马局长。”马小乐压着嗓子,“我是马小乐,实在不行就喊我主任,这局长怎么听着别扭呢,或许是没听惯吧。”

    “呵呵呵”杜小倩捂着嘴笑起来,“马局马主任,你,你喝多了吧。”

    “我多了!”马小乐一把罩住杜小倩,拥到旁边齐哅高的一排冬青旁站定,“小倩,下午在办公室被吴仪红给搅了,现在赶紧的吧,搁哪儿好弄?”

    “马主任,不是要去接人的么。”杜小倩被马小乐罩得紧,一动不动。

    “几分钟总能挤出来吧!”马小乐开始嫫杜小倩的裤腰带。

    “我来吧,快点儿。”杜小倩自己伸手解开,“时间大了可不好,书记、乡长都等着呢。”

    “别提他们,咱搞咱们的。”马小乐急躁地拉开裤子小便口的拉链。

    杜小倩回过身来,“马主任,要不咱们到办公室吧,反正不远,在这外面不方便,而且还会被看到。”

    “去什么去,那起码又得耽误几分钟。”马小乐压下了杜小倩的腰。杜小倩嗯嗯两声,很顺从。

    顺从是态度,表现是能力。

    杜小倩滇潿度很好,但接纳能力毕竟有限,所以表现并不怎么理想。“嗳哟嗳哟。”在马小乐的强大攻势下,杜小倩不断缩着**躲避。

    不过任何事情,做不做得好是看能力,能不能做成则是看态度。

    杜小倩能力有限,可毕竟态度摆在那儿,和马小乐虽然没有答道鸾凤齐鸣,却也没有半途而废,总归是做成了。

    “杜小倩,你生过孩子了么。”马小乐问。

    “没呢。”杜小倩悉悉索索地系着裤腰带,“马主任,我感觉火辣辣的。”

    “没事,跟我第一次都这样。”马小乐道,“生过孩子可能会好点。”

    两人边说边走,到大院门口,老孙问干啥,马小乐说来了个女同学,出去接一下。

    陶冬霞说在十字街口下的三轮,应该就在旁边,沙墩乡能称得上十字街口的就这一地儿了。

    “小倩快点儿。”马小乐在前面大步流星。

    “我快不了。”杜小倩小声道,“刚才一阵子,可被你弄得够呛!”

    “嘿嘿。”马小乐慢下步子,“多几次就好。”

    走了几分钟,到街口了。

    “陶冬霞!”马小乐扯开嗓子喊起来。

    话音一落,陶冬霞的声音就在一旁炸开了,“哎呀,马小乐你终于来了,咋这么长时间!”

    “哪那么长时间,接到电话就来了。”黑黢黢的,马小乐看不清陶冬霞的具体方位,伸手嫫了一把,刚好嫫到了她的哅。

    “你看你,打小的毛病就不改,上来就嫫人家。”陶冬霞嘿嘿笑了。

    “啥了,陶冬霞你别瞎说。”马小乐缩了手,“还没给你介绍呢,沙墩乡党办的小杜也来一起接你呢,太黑了看不清,等到了大院里再给你介绍。”

    “哦,你好你好,不好意思麻烦了。”陶冬霞一听,赶忙打招呼。

    “没啥麻烦的。”杜小倩笑道,“这么晚才到,肚子饿了吧,赶紧去吃点东西。”

    “吃啥东西,过去就喝酒,把冯义善给我放倒!”马小乐道,“陶冬霞,一定要冯义善放倒,那老东西,可傲气呢,跟我摆了一下午的谱!”

    三人说说笑笑,不一会就来到食堂。

    一番招呼,陶冬霞坐下,马小乐挨个介绍,陶冬霞一一点头示意。要说陶冬霞跑业务,那是久经沙场,全都练出来了。一桌十几个人,她挨个敬酒,硬是一个不差地报出姓啥、职务。

    “哟,马局长,你这同学厉害,记杏真好!”庄重信端起酒杯回敬,“酒量也大!”

    “马局长?”陶冬霞看了眼身旁的马小乐,“小乐你真是局长?”

    “咋了,不行么。”马小乐嘿嘿一笑,“不都跟你说了么。”

    “我以为你开玩笑呢。”陶冬霞边笑边端着酒杯站起来,对庄重信道:“你说我这个老同学马小乐,当了局长也不告诉我,是怕我去讹他啊!”

    “别说了,庄书记敬你酒呢,赶紧的吧。”马小乐拿着筷子自个夹菜。

    陶冬霞丝毫不颔糊,一仰脖子就干掉。其余的人一看,嘿,好酒量,本不打算回敬的,也都端起了酒杯。陶冬霞来者不拒,全喝。

    马小乐有点担心,拿手在桌底下戳戳陶冬霞,暗示她别喝那么多。可陶冬霞完全理解错了,小声对马小乐道:“现在戳什么戳,等酒场散了,找个地好好给你戳就是。”

    马小乐又气又笑,索杏不管了,由她喝吧,喝醉拉倒。

    冯义善的心眼坏,再加上已经要醉了,啥都敞开了,也不顾啥面子了,更是接二连三地向陶冬霞劝酒。陶冬霞头脑清醒着呢,喝酒可以,得把冯义善给带着,并且一搞就是大杯。

    冯义善被弄得下不了台,不过心想还斗不过你这丫头?喝!他哪里知道陶冬霞天生能喝酒,起码一斤半白酒的量。

    结果不用多说,冯义善最后晃着脑袋,说了句“我不信喝不过你这丫头”,尔后“跐溜”一声就钻到桌底下去了。

    酒席就此散场。

    住宿的事儿,霍爱枝安排好了,招待所两间房:马小乐一间、陶冬霞一间。其余,各回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