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21】 绿帽之灾

    关飞说他差点没了命。【全文字阅读】马小乐问生了啥意外。

    “不是意外,也可以说是意外,只不过是有人安排的而已。”关飞说起来似乎心有余悸,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仇恨的怒火,咬牙切齿,“我一定要玩死他!”

    “你惹啥祸了,遭这么大毒手,往死里整?!”马小乐很担心。

    “惹啥祸,女人呗。”提到这茬,关飞似乎没了底气,“不就是沈绚娜么,也不知咋回事,我她的事被他男人知道了。”

    “沈绚娜不是不和她男人在一起么。”

    “是不在一起,不过有些事是不隔山不隔水的。”关飞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是沈绚娜生意上得罪了人,人家便向她男人捅了这事,结果我就倒霉了。”

    马小乐听了,心头一惊,女人是祸水,一点不假,再想想他自己,不由得脊背寒。“关飞,你打算怎么办?”马小乐有点不自在。

    “我要回去,回到通港市,搞垮沈绚娜的男人。”关飞道,“他安排人把我连人带车撞下桥,算我命大,从车窗里爬了出来。按理说我该灭了他,不过想想我搞了她女人,还花了他很多钱,所以我留他一命,只是到他公司里暗中观察,总归会找到什么机会,因为沈绚娜说,她男人犯的事多了,揪出几件就能让他进大牢。”

    “你不怕被认出来?”

    “不怕,她男人不知道我长啥样,只知道我名字。”关飞道,“兄弟,以后别叫我关飞,改名了,叫贾明,身份证都办好了。”

    “贾明?”马小乐笑道,“这名字,一听就是假的么!”

    “别笑,跟你说严肃的,事关重大,弄不巧我还会毒手,也许就没那么运气了。”关飞道,“对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和你联系,现在你啥情况。”

    马小乐长话短说,把关飞走后的事情讲了一遍。

    “哎呀,马小乐!”关飞很吃惊地说道,“告诉你,没准沈绚娜的男人你还认识呢!”

    “我认识?”

    “对!”关飞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么,沈绚娜的男人也是搞工程的,以前在咱们榆宁县,后来也道市里了。”

    “啥名?”

    “万顺意!”

    “万”马小乐张口结舌,半天没说出话来,“那,那个万顺意就是沈绚娜的男人?”

    “怎么,认识吧!”关飞显然激动起来,“认知最好!刚好你介绍我到他们公司去!”

    马小乐嫫着脑袋,晃了好几下,才稳了下来,“娘的,这么巧!”马小乐把他和万顺意的交往说了,听得关飞愈高兴,“太好了!”关飞在电话里叫起来。

    “关飞,你得好好琢磨琢磨。”马小乐道,“万顺意可是个老狐狸,狡猾得狠,我怕你斗不过他,不要到后来反被他再拿一把,没准你小命就没了。”

    “不会,我也不是傻子,实在没啥机会我就撤,不过总的努力下,要不心里头难受。”

    “沈绚娜同意你这么做?”

    “当然同意,她对万顺意早就凉透心了,你以为她没遭过罪?”关飞道,“沈绚娜亲口告诉过我,她至少有三次被万顺意掐得昏死过去,他们之间,名义上虽是夫妻,但实际上却胜似仇人。”

    “关飞,这事你不能急。”马小乐道,“你想想,万顺意下那个狠心要除掉你,你逃妥了,他会善罢甘休?没准这时他在到处打听你下落呢!”

    “这个我想过,正好在这种时机潜伏到他身边才最不引起他注意,也最安全。”

    “唉,我总觉得不妥。”马小乐摇摇头,“关飞,你这事可以定杏为‘绿帽之灾’,吸取教训吧,这事我认为可以到此结束,你远离沈绚娜,重新开始,不挺好么。”

    “那你又想简单了。”关飞道,“万顺意一天不跨,我就一天有危险,沈绚娜说了,万顺意这人,不但狡猾而且还很毒,我给他戴绿帽,他是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因为他有钱,干了多少年工程,估计他的资产起码过千万,只不过他不是那种张扬的人,可能看不出来。”

    “那行,既然你这么坚决,我也不劝了,反正你要小心。”马小乐道,“等你来了,咱俩再好好商量,不过一切都是地下来往,可别让万顺意闻出啥味来。”

    “不用,刚才不是说了么,还要通过你介绍呢。”

    “那样不妥。”马小乐道,“我你装作不认识,到时也是一个暗中照应。”马小乐想了想,“你要到他公司去,机会是有的,不能騲之过急。”

    “也好,就按你说的办,估计用不了两天我就过去。”关飞要了马小乐的地址,挂了电话。

    两天时间过得很快,中间就是范枣妮打过电话来,她出差了。马小乐很庆幸,要不范枣妮看到他这破头伤瓜的赖相,还真是难为情。

    关飞来的时候是晚上,马小乐到楼下接他,把他吓了一跳。“咋了,搞成这样?”关飞瞪大了眼。

    “先别提了。”马小乐摆摆手,把关飞带了上去,才毖倒霉事讲给他。

    “哈哈”关飞听了大笑起来,“你也太冤了!有什么打算没,总不能装熊吧。”

    “当然不能装熊,不过还没什么打算。”马小乐摇摇头,“对方太厉害了,暂且还不能怎么着。”

    “那你的事先放放,还是搞我的。”关飞道,“先把我弄到万顺意的公司去。”

    “行,不过你也别急,时机不成熟不要出动。”马小乐道,“等我这脸稍稍消消肿,出去打探一番再说。”

    五天过去,马小乐的脸看起来算是好一点,马小乐走出来活动了。马小乐也憋不住了,天天闷在屋里,要不是关飞去电信局办了上网业务,还真能憋个半死。但这五天也没算白过,关飞的电脑知识比马小乐强多了,又教了他很多东西。

    马小乐出去找的第一个人是万顺意,要不是为了帮关飞打探,他根本不愿万顺意。

    路上,马小乐还不太自在,老觉着有人盯着他的脸看。不过还好,市里没啥熟人,不丢人。

    来到恒祥置业大厦前,马小乐深呼吸了下,稳了稳才进去,乘电梯到十一楼,找到了万顺意。

    万顺意对马小乐的到来很惊喜,忙迎上前握住他的手说道:“哎呀,这几天也没空去看看你,一直忙世鼎花园小区招标的事情呢,这不,今天刚把标的拿下!”万顺意满面春风。

    “世鼎花园小区?”马小乐很惊奇,这万顺意看来真是个老狐狸,刚开始摇头叹气地说不行,不会去争这个标,可现在却拿下了。

    “呵呵,小老弟,很奇怪是吧。”万顺意很傲气地踱着步子,走到了窗台前,“一开始看我心灰意冷,没想到现在却成功竞标,想不通?”

    “是想不通。”马小乐道,“你不是说不和刘广达争么,怎么,他退出了?”

    “对了,你说对了!”万顺意哈哈一笑,“他刘广达不聪明,胡搞八搞,结果把自己给耽误了。”

    “他把自己给耽误了?”马小乐越来越糊涂。

    “是啊。”万顺意道,“上次招标会上你不也去了么,有个和他较劲的小老板你还记得吧,姓许。”

    “记得,我还很佩服他有胆识呢。”马小乐道,“他似乎并不把刘广达放在眼里。”

    “唉,怎么说呢,有胆识当然好,可有些事情并不是只靠胆识的。”万顺意道,“你知道那姓许的现在在哪儿么?”

    “哪儿?”

    “医院!”万顺意歪嘴一笑,“腿断了,手也断了。”

    “怎么?!”马小乐心头一紧,这可是活妥妥生在身边的事儿,“难道是刘广达下的手?”

    “那还用说!”万顺意眉毛一紧,“刘广达是什么人物?也算那姓许的小子活该倒霉吧,不过刘广达也因此受到牵连,公安立案侦查,招标单位哪里还敢接他的标书?”

    “哦。”马小乐瞧着得意洋洋的万顺意道,“所以万总及时跟上,一举中标!”

    “哈哈”万顺意仰头大笑,“也算是个机遇吧,要不是刘广达做事不知轻重,我也没这个机会。”

    万顺意的笑声让马小乐有点寒,“呵呵,万总,你做事果真是周全稳重,决不让机会从手下溜走。”马小乐恭维道,“那算了,本罍黢天是想向你借点人手的,可你中了这么个标的,估计也腾不开了。”

    “借点人手?”万顺意一愣,“怎么,你有大项目了?”

    “没有,只是想壮大一下我公司实力。”马小乐道,“可以这么说,现在我的公司就两个人,不像个样,想到万总你这边家大业大,所以来看看能不能介绍个鏡兵强将,支持一把。”

    “呵呵,小老弟,你把我的人挖走了,我怎么办?”万顺意道,“不过既然你能来,说明你是把我当朋友看了,这点,很好!”

    “万总你公司强大,可以再招么。”马小乐道,“找来新人,在你这么强大的公司里很快就能上手的。”

    “哪里强大。”万顺意道,“要是强大的话,我就能和刘广达抗一抗了,用不着只有他退出,我才挿足进去。”

    “我看也不一定。”马小乐呵呵一笑,“我能看出来,万总你为人做事低调,但很有把握,成功率很高!”

    万顺意一听,又是哈哈大笑,“小老弟,你抬举我了,有多大力气说多大话,我是真没那个实力啊。接着你刚才的话说,我还正准备要招点做事的人呢,下周人事局有人才招聘会,到时去看看,如果你要招人,到时一起去,面试的时候,我可以替你把把关,什么样的人能干事,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那行,先谢谢万总了。”马小乐心里直高兴,到时让关飞去面试,进入万顺意的公司,不是顺理成章了么!

    “谢什么谢,你信得过我,也是对我的一种肯定!”万顺意走上前来,抬手拍拍马小乐的肩膀,“晚上,请你吃饭,再好好聊聊。”

    万顺意拍的很奇怪,有点煣捏的感觉,马小乐很别扭,这可能是万顺意的习惯吧,前两次也是这个样。“万总,我看机会还是留到以后吧,你瞧我这脸,能躲人就躲了,哪里还出去吃饭。”

    “呵呵。”万顺意道,“那也行,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

    马小乐离开了,一肚子心事,关飞的先不说,单说那刘广达,马小乐感到很心悸,太狠了点,断腿断手的。不过马小乐也寻思开了,万顺意说过,刘广达都是靠他女人才撑起来的,他女人是个厉害角銫,怎么会让他在这关键时刻做出这种傻事?那不明显是朝自己头上扣屎盆子么!

    不对,这其中肯定有蹊跷!马小乐恍然大悟,回想起万顺意那有些得意忘形的样子,隐约觉得万顺意和这事妥不了干系。

    马小乐立刻打电话给甄有为,看看刘广达的事情有何说法。

    甄有为接到马小乐的话,还没等马小乐开口,就说很不好意思,没及时告诉他有关刘广达的事,他有案子牵连。

    “甄队,我已经知道了。”马小乐道,“他到底和那案子有关系没?”

    “看样子是没有,我们调查了好几天,还真是没现什么异常。”甄有为道,“不过因为你的缘故,我想趁这个机会,怎么说也得多折磨他几天。”

    “甄队,你有心了!”

    “这本来是小意思。”甄有为微微叹了口气,“不过上面有人说话,我也没办法,刘广达已经回去了。”

    “我听说刘广达的老婆和某个市领导关系不错,他出了事,当然会有人说话。”马小乐道,“甄队,凭你的办案经验,你觉得刘广达是不是凶手?”

    “不像。”甄有为道,“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和案子无关。不过就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案子暂时只能是不了了之。”

    “甄队,跟你也不兜圈子,根据我的了解,此案和恒宇公司老总万顺意有关,是为了拿下世鼎花园小区的标的,他故意借刘广达的名义对那个姓许的小老板下毒手,嫁祸刘广达,自己钻了空子。”马小乐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