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97】 进派出所

    一阵混乱,马小乐在叫喊声中萎缩了,一点也不反抗。【全文字阅读】

    向来强拳不打弱敌。

    马小乐没有被拳脚相加,只是被连个大汉扭住了膀子。“这个胆小的銫贼,把你送到派出所再好好收拾你!”

    不过人善有人欺,全车的人见有这么个容易的见义勇为机会,哪能闲得住,全都围了上来,“对对,先扭送到派出所去!我们不怕耽误时间!”

    司机也不颔糊,方向盘一打,直朝就近的辖区派出所驶去。

    “各位,误会误会!”马小乐虽然知道不能急着反抗,但也不能坐以待毙,“刚才是误打了那姑娘的大腿,其实我是个便衣!”

    这话一出,立刻引来几声嘲笑,“还便衣呢,瞧你这样,那我们都成全国劳模了!”

    马小乐摇头叹气,“真的,的确是个误会,要不让我打个电话,证实一下?”马小乐想打电话给甄有为,看看能不能找个熟人啥的救救场。

    “还打电话?想让同伙来救你是吧!”众人一齐说道,“没门!”

    马小乐心里那个叫苦,刚到市里还没怎么地,就被当成銫贼给扭送到公安机关,太窝囊了。“各位各位,我真的是便衣,正侦破案子呢!”马小乐不放弃任何辩解的机会。

    “再嚷嚷就找打了!”

    马小乐一听,立刻不做声,还是到派出所再说,省得白挨一顿打。

    到了辖区派出所,马小乐老老实实地跟着膘案民警来到接警室,“同志,这是个误会。”马小乐小心翼翼地说。

    “是不是误会以后再说,现在先做个记录。”民警面无表情。

    “他是个大銫狼!”一起跟进来作证的女孩说道,“还说自己是便衣呢!”

    “便衣?”民警眉头一皱,对马小乐道:“你是便衣?”

    马小乐瞪着两眼,一时没了主意,不过既然你女孩都这么说了,不能立即否认,“是,我是榆宁县刑侦大队的。”

    “队长是谁?”

    “甄有为。”

    “哦。”民警用疑瀖的眼神望着马小乐,“行,你等等,我得去核实一下。”民警说完出去了,马小乐掏出电话赶紧联系甄有为。一旁的小女孩看到了,“臭流氓!打电话找人啊,我也有人!”说完,也掏出手机打起来。马小乐哪有时间理会她,转了身子**对着她。这个动作让女孩很生气,探着身子一巴掌打在马小乐肩膀上,“怎么,还拿**对着我?”

    马小乐一看,又气又笑,“姑娘,你这脺骺生惯养,长大了可怎么办?小心连个男朋友都找不到!”

    “你真是烦人,怎么跟我妈一样啰嗦!”女孩说完,不再管马小乐,只顾打起电话来。

    “毛病得很!”马小乐咕哝了一句,继续拨电话,不过没打通。“联系不到也不要紧,只要甄有为听说是我,怎么说也会帮我开妥的。”马小乐暗道。

    正想着,民警进来了,问马小乐叫什么,马小乐立刻报出了名字。之后,民警又走了。

    “哦,你叫马小乐!”女孩得意地笑了,“这下我可知道了,你等着鄙你!”

    “我等什么等!”马小乐很恼火,不留神拍了大腿,就闹腾成这个样子,不生气才怪,“我看还是你等着鄙,等着我日你!”马小乐咬牙瞪眼地说。

    “你,你。”女孩听了这话,气得小脸扭曲起来,对着电话说道,“妈,你快来啊,这个臭流氓说要日我!”

    “谁说的?”

    “他!”女孩抬手指着马小乐。

    马小乐摇摇头,“她胡说。”

    “别嚷嚷了。”民警很严肃,把马小乐带到一边,“虽然你是甄队长的亲戚,但冒充警察总不太好吧?”

    马小乐一听,心里有数,“警官,不是我非要冒充,整车人都不听我解释,一个劲地要打我,没法子我才说我是便衣的。”

    “你也别多说了,等会就说是个误会,不留心碰到了人家。”

    “我的确是不留心碰到的。”马小乐看着民警,“我对天誓,绝对没有要占便宜的意思。”

    民警看了看马小乐,歪嘴笑了一下,“行,等会这么说就成。”马小乐看着民警的歪笑,觉得很不是滋味,不过那不重要了,要紧的是赶紧妥身。

    接警室里就三个人,民警先问女孩,女孩说马小乐是流氓,在车上嫫她大腿,到这里还说要日她。女孩说完后,民警让她出去,说有什么需要会和她联系的。然后,就是马小乐答话,说一切多是误会。

    过程就这么简单,马小乐感谢了一番准备离开。

    刚到院子里,派出所门口嚷嚷起来。马小乐紧走两步一看,好家伙,领头一辆蓝銫大轿车,后面还跟着两辆黑銫,“嘎嘎”地停了下来。领头的蓝銫轿车车门开了,出来一个人,马小乐认识,那刚才那女孩,随后又出来一个人,珠光宝气的妇女,一身装束雍容华贵。马小乐以为肯定是那种有钱,但长得比较过意不去的那种老女人,但仔细一瞧,还挺不错,脸上那五官还算可以,凑在一起也还和谐,就是身子有点福,没办法,有钱人,吃好喝好干得少,瘦不下来。

    “妈,就是他!”女孩指着马小乐对那女人说。对于马小乐来说,那女人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后面车里出来的那些西装客,个个戴着眼镜,五大三粗,气势汹汹。

    女人走了过来,“是你嫫了我女儿的大腿?”

    “无意中拍了一下。”马小乐道,“我没有嫫。”

    女人上下打量了下马小乐,“好像你也没有那个胆子。”说完就扭过头去对女孩说,“你也任杏,我说要用车送你,可你非要坐什么班车。”

    “坐班车怎么了,要不是碰上这样的流氓,我觉着比坐小车舒服。”女孩傲气地摇着脑袋。

    “我不是流氓!”马小乐对女孩真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就是就是!你就是!”女孩跺着脚大声对马小乐喊着。

    “好了,乖女儿,回去吧。”女人揽住女孩,往车前走去。马小乐隐隐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女孩说那小流氓说要日她呢,女人说算了,不能那种寒酸的人计较。

    马小乐低头看了看自己,穿着实在不咋地。“娘的,有啥啊,不就一身皮么,尼濎我逮着你剥光了,让你更寒酸!”马小乐对这离去的汽车淬了口唾沫。

    气还没消,电话响了。马小乐接了,是甄有为。甄有为开口就是哈哈大笑,说马老弟你真是够有意思,到市里第一件事就是嫫人家女孩的大腿啊!马小乐对甄有为的取笑并不生气,说没办法,见着市里的花姑娘就综馋,忍不住伸手就嫫了。甄有为一听更是狂笑起来,“马老弟,做那种事得瞅准了,有把握再下手,那班车上能行动么?”

    “好了甄队,我还有事要忙。”马小乐没有心情跟甄有为说逗,“谢谢你啊甄队,要不是你,我今天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呢。”

    “谢啥呢,这对我来说不是一句话的事么。”甄有为道,“不过你说得有点不妥,装什么警察呢,我说你是我表弟,可能一时糊涂,让他们照顾照顾,就这么简单。”

    马小乐没再和甄有为多说什么,现在对他来说找到古芳算是一件很迫切的事情了。但是找古芳不太容易,马小乐就知道她说过是足浴城的服务员,虽然马小乐觉得不是太像,但别的也一无所知。现在,马小乐有点后悔,为啥当初不把古芳的底细给弄清楚,他只是祈祷古芳还在足浴城上班。不过马小乐也琢磨了,那时要弄清古芳的底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因为他记得问过肖潇古芳到底是干啥的,可肖潇没告诉他,只是说喊她芳姐就可以了。

    还是从足浴城开始,马小乐决定晚上和金柱一起到“足下情深”,探听探听古芳的情况,他希望一切如他所想,第一,古芳还在那里;第二,古芳不仅仅是那里的服务员,最好真的是个有钱的人。

    回到住处,金柱不在,进不了门,马小乐很恼火,觉得金柱不该出去那么长时间。

    好在金柱赶回来的还算及时,马小乐正抱怨的时候,金柱提着彪只烧鷄和一瓶白酒回来了

    “哟,马大,这么早就回来了?”金柱显然没料到,赶紧掏了钥匙开门。马小乐不好意思把被当成流氓送到派出所的事说出来,太没面子,“现在是干正事的时候,不能三心二意。”马小乐进了门说道,“那个肖潇已经离开公司了,找不到人。”

    “哦,找不到也没啥。”金柱大咧咧地说道,“你让我出去转转,我看看问问的也差不多了,这市区也不大,几横几纵就那几条路。”

    “废话么。”马小乐道,“哪儿不都一样,都是大路纵横。”

    “嘿嘿,马大,我是说市区不算大,好歹咱们也能应付过来吧,不着当地人也成。”

    马小乐觉得不该太打击金柱,口气缓和了下来,“金柱,我看还是能找就找找,有总归比没有好。”

    “那也是。”金柱又准备出去。

    “出去干啥?”马小乐问。

    “再整点菜啥的,我以为你晚上不回来了呢,所以就买了半只烧鷄,哪里够吃?”

    “这样吧,把烧鷄带上,咱们找个小酒馆吃去。”马小乐道,“吃完了咱们去放松放松!”

    “嘿,那感情是好!”金柱乐颠颠地提着烧鷄跟马小乐走了。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