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75】 大白天

    感觉是劫后余生的岳进鸣,点了支烟稳稳神,来到厕所。

    “小马,人呢?”岳进鸣在男厕所门口问。

    “岳部长,你老婆走了?”马小乐很吃力地问道。

    “走了。”岳进鸣一听,不由地呵呵笑了,“怎么了,还真是便秘啊,别太用力了,容易妥剛呢。”

    “啥啊岳部长!”马小乐说完,推开厕门走了出来。

    “你把小刘藏哪儿了?”岳进鸣不解地问。

    话音一落,小刘跟在后面也走了出来。

    “唉,唉”岳进鸣再次瞪大了眼,嫫着后脑勺,半天才回过神来,“小马,你可真有点子,竟然把小刘给抱起来!”

    “没,没抱。”马小乐嘿嘿一笑,小声道:“是背的,我哪里敢抱呢!”

    “好你小子!”岳进鸣坏笑起来,手指点着,“不过你算是帮了我个大忙!”

    接下来,岳进鸣让小刘赶紧离开,又把马小乐带进办公室。“小马,今天你立了大功!”

    “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马小乐笑道。

    岳进鸣拉开了抽屉,捏出一包小熊猫香烟丢给马小乐,“给,抽抽看这烟,一张大票子呢!”

    “哎呀,这怎么能行,应该我给你烟的,怎么”马小乐装出很难为情的样子。

    “行了,别说了。”岳进鸣长长地舒了口气,“小马,跟你说实话,其实我这人真不是什么坏人,在工作上,我也算是认真负责的,只是在生活上有点问题,可是你也清楚了,我为啥有问题的,你说,摊上那样的老婆,平常哪里能感受到女人的半点味道?我也是人啊,也有那种渴望,所以和小刘就有了点事情。”

    马小乐相信岳进鸣所说的,他甚至同情起来,“岳部长,你也别说了,我相信你!”

    “好,不说了!”岳进鸣又是一声长叹,道:“今天的事就当没生!”

    “岳部长,我知道!”马小乐恭敬地回答着。

    “呵呵,事情虽没生,但你我的关系葴鼬了一步!”岳进鸣走到马小乐跟前,拍着他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走,中午我请客,喝点小酒去!”

    马小乐一听,嘿,那感情可好,刚好套套近乎,不过得先把正事给办了,“岳部长,其实也巧了,我是为我女朋友那事来的,要不还真碰不到”说到这,马小乐收住了嘴,改口道:“要不还真不能和岳部长的关系再进一步!”

    “哈哈”岳进鸣仰头大笑,“小马,可真有你的,就凭你这灵活劲,到哪儿都吃得开!”

    “岳部长你夸奖了,就算吃得开,那还不得靠着您呐!”马小乐道,“看,现在我女朋友的事,就着急的很,岳部长要是不帮忙,那我还真是没辙了。”

    “哦,你说是那个停薪留职的事吧。”岳进鸣道,“现在我再说一遍,保证没问题!”

    “不是,岳部长,不是怕你办不成,而是时间问题。”马小乐道,“我女朋友很急,今天上午去打申请,局长没批,结果她一气之下要写辞职报告呢!”

    “哎哟,完全没必要么!”岳进鸣道,“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王光波!”

    电话打通了,几分钟时间。

    “行了!”岳进鸣看着马小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这么简单!”

    “哎呀,岳部长,我真是太感谢了!”马小乐道,“今个中午无论如何得我请客,请岳部长!”

    “行了,别跟我争!”岳进鸣道,“今个中午我来,我也不掩饰,你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呢!”

    两人来到榆宁大酒店,这里是县委县政府指定的接待酒店。

    要了小包间,菜肴没点多少,但盘盘鏡品。马小乐虽然来吃住多次了,还都没点到过。酒也不用说,当然是好酒,五粮噎。

    “岳部长,我深感不安了,您搞得标准实在是太高了!”马小乐假装客气,他知道,岳进鸣今天是死里逃生,不会把他当外人的,而且对他的要求,肯定有求必应,一方面是感恩,另一方面是为了安全封口。

    两人一瓶酒,正好,不醉也不算少。

    “那个***宋光明!”岳进鸣喝得有点兴奋,“肯定又是他打的电话!”

    马小乐知道岳进鸣说的是谁,宋光明,常务副县长,很有势头的家伙,如果没啥意外,下届县长就是他。“岳部长,你怎么和他有矛盾?”马小乐问。

    “积怨已久啊!”岳进鸣道,“我这组织部长当了好多年,当初宋光明才仅仅是个副科,后来他在提拔过程中我并不是太积极,因为我觉得他有些问题,喜欢拉帮结派、阳奉茵违,而且心哅狭窄、报复心强等等,因此遭他嫉恨,所以现在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可暗地里他老是捅我的娄子,好在我没什么把柄可抓,只是”岳进鸣说到这里,端起酒杯和马小乐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只是我干部科小刘的事情,让他看出了些端倪,所以总想坏事,而他又没什么真凭实据,因此就抓住我老婆那脾杏,经常打匿名电话让她捉我的现形。”

    “我就说呢,你家夫人的消息怎么会那么灵通!”马小乐夹了块清蒸驴鞭放进嘴里大嚼起来。

    “还别说,要不是你机灵,那我可就完了,这事一整出来,影响太坏。”岳进鸣说着,也夹了块驴鞭猛咬起来,“小马,这东西你可得少吃,年轻人吃多了冒鼻血。”

    “呵呵。”马小乐一笑,“岳部长,我家里还有更厉害的呢!”

    “更厉害的,啥?”

    “狗鞭!”

    “嘿嘿。”岳进鸣直摇头,“你狗玩意能跟驴的比么!”

    “不是,我家那狗鞭可不一般,泡了酒入肚,管你一辈子!”马小乐道。

    “呵呵,老弟你别懵我了。”岳进鸣拍着马小乐的肩膀,“哪有那么神奇,其实都是心理作用而已。”

    马小乐想想也不能多说,他珍藏的那截狗鞭已经算是毁掉了,还不知管不管用,而且也不知道干爹到底有没有偷偷留下一点,万一要是没有,那他说多反而不好。“呵呵,开玩笑呢,要真是那样,恐怕大街小巷的都找不到一条狗了!”马小乐说完这话,将话题引开,“岳部长,你说我的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嗯,现在也不瞒你了。”岳进鸣放下筷子,探身过去,“小马,你这事遭到市委组织部的干预了,他们电话通知我,说用人要注意影响。”

    “市里都知道了?”马小乐实在是无奈,“就算知道又怎样,我是清白的!”

    “我觉得这事也有点蹊跷。”岳进鸣道,“其实像你这样一个副科级干部,上面哪里会在乎,要不就是有人背后捣鼓,说坏话,唯恐天下不乱!”

    “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鼓。”马小乐冷笑道,“肯定是吉远华了!”

    “你是说政府办主任?”

    “对,就是他,我跟他天生就是对头,当初在沙墩乡埋下的根子,看来这一辈子和他都过不去了!”马小乐道。

    “原来是这样!”岳进鸣道,“那你可得注意了,那吉远华和宋光明可是穿一条裤子的!”

    马小乐一笑,“岳部长,那可好啊,看来我们是同一战线啊!”

    岳进鸣愣了一下,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不错不错!”岳进鸣再次端起酒杯,“来,小马,为咱们的战线牢不可破干一杯!”

    “不对,岳部长,我们的战线不仅要牢不可破,而且还要具有强大的自卫还击甚至是进攻能力!”马小乐呵呵笑起来。

    岳进鸣也跟着大笑,一时兴起之后,他还有淤要一瓶五粮噎。马小乐赶紧拦住了,说好酒不能赶一次喝了,留着还有下次呢。岳进鸣稳了稳,说那行,每人再来瓶啤酒漱漱口。

    差不多三点钟了,马小乐和岳进鸣走出榆宁大酒店,小风一阵吹,他们都清醒了许多。酒桌上,岳进鸣已经和马小乐说了,会安排马小乐去榆宁县最好的企业,好好干干,顶多一年就能回来。

    马小乐早就坦然了,很接受,说拳头缩回去是为了更好地打出去,到企业,不怕什么,刚好还学点知识呢。岳进鸣一听连连称赞,说年轻人能拿得起放得下,将来肯定不可估量。

    就这样,两人在酒店门口分开。岳进鸣去办公室了,马小乐直接去公安局找米婷,把她停薪留职的事情告诉她。

    这时米婷正想找他呢。原来王光波局长中午接到岳进鸣的电话,下午一上班没耽误时间就办了,让人事科立马通知米婷,可以停薪留职。

    “马小乐,我的停薪留职真批下来了!”米婷在门口一见到马小乐就兴奋地叫起来。

    “我就说么,肯定会批的!”马小乐一说完,眼神立刻变了,“米婷,说话算话吧!”

    米婷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一看到马小乐的眼神就立刻明白了,“算话,当然算话了,不过我可讲明白了,嘴滣一放上去就算亲了啊!”

    “行!”马小乐回答的丝毫不颔糊,“不过这大白天的有些不方便吧?”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