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257】 换局

    啥文件这么大作用?

    市编制办的紧急通知,大意就是全市开始整顿缩减编制,即日起不准扩编,已有编制统计上报,凡有空编一律收回。

    马小乐的农林局副局长一职,就属于增编。

    “我找县编制办商量商量,应该有回旋的余地。”马小乐被岳进鸣找去谈话的时候这样对他说,“别担心,你的问题不是问题!”

    得了这话,马小乐坦然了许多。“岳部长,沙墩乡那边的工作我已经完全交接了,您交待熟悉农林方面的事情我也准备到位了,没想到这么不凑巧,碰上这种事情。”马小乐很小心地笑着说。

    “呵呵,你是怕再让你回到乡里是吧。”岳进鸣笑道,“放心吧年轻人,县委把事情交待给我们组织部,一切会安排好的。”

    “谢谢岳部长,那要劳你多费心了!”马小乐很不好意思地说。

    “那有什么,这也是我们的工作嘛!”岳进鸣点头笑着,“年轻人前途无量,好好干,会不错的!”

    马小乐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刚开始被告知整编缩减的时候,他可是一身凉意,现在不是了,依旧热血盈盈。

    整编的事情同样也引起了米婷的关心,她找到马小乐,得知没有啥意外后也才宽了心。“真是好事多磨,哪里想到会有这种事情,本来我一听说真是担心!”米婷道,“要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给耽误了,那可是拍着大腿也哭不来的。”

    “吉人自有天相!”马小乐得意地道,“事实证明,我是吉人,不过我倒想知道你的事怎么样?”

    “我那事倒不在意,本来就是有得有失的事情。”米婷心事重重地说道,“本来市局说事情不巧,要等等再说,可范枣妮跟我说了,她又努力了下,让市局以借用的名义让我过去,往后碰到机会再把关系弄过去,现在我还是县局的编。”

    “那也成啊。”马小乐道,“无非就是时间的问题。”

    “你真的不留我?”

    “留你干嘛,能到大地方去干嘛要拦你!”马小乐道,“再说了,你到市里去,还能给多点动力呢,没准我尼濎也到市里去了,不是更好?”

    “好!”米婷妥口而出地叫好,“马小乐,只要你有上进心就行,我不会再给你什么附加条件了。”

    “呵呵。”马小乐一笑,“刚才我说完那话就后怕了呢,我就怕你再给我加个条件,让我几年内再到市里去!”

    “我是那种刁蛮的人么?”米婷淘气地在马小乐的要上抠了一把,洋得马小乐哈哈大笑,顺势一把抱住了米婷,“米婷,你啥时能成为我的女人?”

    米婷这次没有反抗,抬眼看着马小乐,“啥时啊,当然是结婚的时候喽。”

    马小乐微微一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答案。要是想不想要米婷的身子,马小乐当然想了,可是他虑了一下,还是暂且留着,因为对于女人,马小乐已经没有那种单纯饥渴的占有了,他现在要的是稳妥和归宿感,所以,他并不着急。

    和马小乐不同,吉远华这个饥渴的男人似乎在争取每一分每一秒。当年在沙墩乡的时候,滴拉着淌粘水的东西想贴吴仪红没贴上,还一直憋着呢。

    现在和葛荣荣谈了,他早就想沾沾她的身体,但葛荣荣不是个傻丫头,硬是没给吉远华碰。就这一点,吉远华也从另外一方面想了,葛荣荣是这样的女孩子挺好,起码应该说明她是原装的。

    这是葛荣荣的一个小鬼点子。

    吉远华几乎没有任何意识。

    两人宣布结婚了。

    场面不大,上面有规定,不准大騲大办。吉远华作为政府办主任,当然不会冒险去出这个风头。

    结婚当天,马小乐也去了,和米婷一起,前往榆宁大酒店参加范围不大,但规格很高的婚宴。

    至此,马小乐和米婷的关系也算是正式公开。

    婚宴上,马小乐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尤其是看到葛荣荣的眼神,有那么一丝忧伤,马小乐知道,那丝忧伤只有他看得到。

    “怎么不开心?”婚宴结束后,米婷挽着马小乐的手臂问。

    “没有啊。”马小乐咧嘴一笑,“我哪里不开心了。”

    “别在我面前装了。”米婷道,“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虽然我现在搞的是宣传工作,可我的专业是犯罪心理,我看得出来,你有心事,而且肯定和这个婚礼有关。”

    “我”马小乐望着米婷的眼睛,还真是有点憷,他怕被看出啥破绽来,“我是触景生情,在想咱俩啥时也能把喜事给办了呢!”

    “你想什么时候?”米婷幸福而又琇涩地笑了。

    “这个嘛,第一感觉就是越快越好了,哪怕就明天!”马小乐笑呵呵地说,“不过这可不是小事,连你家还没去过呢,得慢慢打算打算。”

    马小乐觉得也是该认真地打算打算了,起码得把去米婷家里的事情打算一下,安排个时间吧。

    不过还没等得及马小乐安排任何事情,第二天,他又被岳进鸣找去谈话了。

    马小乐被告知,他将先到教育局当一段时间的副局长。

    教育局?和农林局风马牛不相及!

    “是这样的,听我慢慢说。”岳进鸣很自然地笑着,“来,坐下来听我讲。”

    原来,岳进鸣和编制办通了话。编制办的说法是,前一阵子市编制办玩了个小招子,说是要掌握一下全市编制情况,各县区及市里各大局单位差不多都老老实实地报了上去,谁知道现在又来了个整顿清理。岳进鸣说那可不管他的事,他真是按照县委的意思办事,看看能否争取下给农林局增一个编制。县编制办当然不好说不,可赶在这个时候也确实有点难度,何况催得又急。好在编制办主任比较活套,跟岳进鸣说有一个不错的办法,现在人事局那边刚好退了副局长,空下了个编制,说有人选的话可以先补上去,刚好也不用上报空编了,还能为榆宁县多留个副科编。下一步就是,等到农林局有副局长退的时候,再把人弄过去。

    岳进鸣见编制办都把主意出到这份上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回去查了下农林局的干部人事,别说,有个副局长年龄还真就快到了,只差两三个月的时间。于是岳进鸣赶紧把这情况跟周生强汇报了,周生强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说一切都交给他全权处理。于是,岳进鸣才找马小乐谈了到教育局的事情。岳进鸣说得很直接,就是说要马小乐先到教育局当副局长,两三个月后再回农林局。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