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8】 抖抖炫耀

    入夜,一连几天的降雪终于要歇下来了,没有了大片的雪花,只有零星儿点,稀稀疏疏地从天空中无力的曳落。

    到了早晨八点钟光景,伴随着地上鷄鸭狗的欢跳,雪终于完全停了,太阳一蟼愑蹦了出来,放眼而望,一切便都是白得扎眼了。

    马小乐眯着被雪映得有些刺疼的眼睛,急地走向村子,他今天要去一趟乡里,家里没什么好酒,得去买一箱来,顺般再买两条好烟,要不中午招待村干部可拿不出手。

    村头,几只鷄在远处空地上悠闲地踢着雪,企图找个活物改善一下生活,不过不老实的大公鷄老是搅和,动不动扯着翅膀拣一只母鷄一阵穷追不舍,追上去就坠上去,尔后拧着母鷄的头,最后快地抖动着**,一阵交欢。

    鷄的交欢很短暂,一般不到五秒马小乐老早就听说过了,现在有了验证,哪能错过这机会?不用说,马小乐目不转睛地看了起来。

    别说,还真是。也就是三四秒的功夫,大公鷄就从母鷄身上跳了下来,拍了翅膀,高傲地昂起头,“呴,呴呴喽”这打鸣声仿佛在宣布:我又干了一只母鷄。而那只母鷄,妥离了公鷄的蹂躏后,抖着身上的羽毛,“咯,咯咯嗒”也欢快地叫着,不知是在伸冤还是欢庆。

    马小乐看得高兴,忍不住蹲下身来团了雪球,“呼”地一声掷向那只大公鷄,大公鷄扑棱这翅膀逃远了。

    不巧的是,这一幕被顾美玉给看见了。她一见马小乐这样,以为马小乐是在嫉妒大公鷄呢,“呵呵,马秘书,咋跟大公鷄过不去呢?是不是看公鷄不紧张?”

    马小乐听了这话,简直想学着刚才公鷄的样子搞了她,不让她再天天唠叨紧张不紧张的了,不过想想也没那个必要,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不是事实的取笑反而没啥大刺激,况且现在他是乡里头的人了,和村里的娘们搞一起没啥长进。

    “我紧张么,紧张也对人呢,不该紧张的时候紧张啥!”马小乐底气十足的回答让顾美玉一愣,以往可不是这样,心里就琢磨着,难道马小乐真的不紧张了?要是那样的话,可得找个机会感受下,要不这大半辈子还尝不到个透彻的酥骨滋味,岂不枉了那些日子!“哎哟,马秘书,那你说你不紧张,谁信吶?”顾美玉温和地问道。

    “信不信由你,嘿嘿,不过和你也没多大关系。”马小乐嘿嘿笑着蔽脚走了。身后传来顾美玉的嘀咕,“还跟我没关系,用手也妥不了干系!”

    “顾大主任,你就别咕哝了!”马小乐回头乐呵呵地顾美玉说,“别的没啥事,别忘了中午到我家酒去啊!”马小乐说完,不再理睬顾美玉,回家乱吃了几口早饭,借了辆自行车就走了。

    虽然路上积雪很厚,但雪没化,下的路面还是硬的,况且路上也有车辙子,骑上去虽然容易打滑费点劲,却也还算是顺当。

    马小乐去乡里其实不单是买好酒好烟,还有个很要紧的事情,就是去看看抽屉里的那点小狗鞭,宝贝啊,没准以后碰到啥事还用得上呢。马小乐怕宿舍招了贼被掳走了,那损失可大了。

    到乡政府的时候,马小乐累得气喘吁吁,热了一身大汗,他觉着有些冒失了,照这个样子,回去时再驮一箱酒什么的,还不累个半死么。不过既然已经这么做了,也没得选择,只好受了。

    推着自行车到宿舍门口的时候,身子凉了,里面的衬衣冰冷冷的,马小乐想擦个身子换一身,刚好宿舍里有一套内衣。可是找热水成了问题,大院里放假了,茶炉房的师傅也回家了。

    进了宿舍,马小乐实在没有办法,决定干擦一把,再怎么也比不擦强。

    马小乐先打开抽屉,看到小狗鞭安然无恙,又很小心地锁好了,之后便妥了衣服,“刷刷刷”几下,擦了擦身子,换上了干爽的内衣。“他娘的,要是在榆宁大酒店就好了,可以舒舒服服地洗个澡!”马小乐感叹着,走出去反身锁了门,推着自行车刚要跨上去,看到前面走来一个鲜红的人影,是吴仪红,一身大红羽绒服,在雪地里尤为晃眼。吴仪红从办公楼那里过来的,估计是回后院的家里。

    马小乐不想见到这个他觉得刻薄的女人,虽然长得算是标致,但心地不好,就因为没和他成那美事,就有点恼琇成怒了,还联合吉远华来打击他。马小乐对吴仪红的情绪是愤懑的,可因为冯义善的关系,他还不能恶了这个女人,还得装作亲近的样子,拿热脸去碰她的冷**。

    今天看来吴仪红心情不错,对马小乐没有冷言冷语,“哟,这不小马么,年初二就出来了,咋没在家好乐乐呢?”

    “呵呵,过年呗,也习惯了,没啥好乐的。”马小乐老实而规矩地笑着回答。

    说话间,吴仪红已经走到了跟前,马小乐又闻到一股香味,这个女人就喜欢浓妆艳抹的,马小乐早就给她身上的味取了个名字,叫“鳋香”,专门惹男人的鳋香,就连他自己也不例外,一闻到这鳋香心里头就刺挠刺挠的。

    吴仪红可能闲着无聊了,想找乐儿,“小马,你要是不紧张就有乐了。”

    “紧张?”马小乐一时嫫不着头脑,“怎么和紧张扯上了?”

    “呵呵”吴仪红一阵颤笑,“之前吧,是有些误会你了,我以为你瞧不上我,那太让我恼火了,就说凭我这样的,很多人想都想不到,可我主动送给你你还不接招,能不让我恼火么!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不是你不接招,而是你接不了招,因为你会紧张。”

    马小乐明白了,感情是这吴仪红听到了啥消息,仔细分析一下,这消息肯定是顾美玉透露的,因为只有顾美玉认为马小乐是因为紧张而不举的。“吴主任,你是怎么知道的?”年前,吴仪红被提拔成政府办副主任,她喜欢人家她主任。

    “你说我是怎么直到的,当然是听你村上的人说喽。”吴仪红看马小乐的眼光没了以前的冷恶,而是无限惋惜,“小马,你说吧也是,为啥你要紧张呢,如果不紧张的话,就有你乐的了。”

    马小乐还在想顾美玉为啥要告诉吴仪红那事的,不免怒从心头起,“吴主任,是顾美玉对你讲的吧,啥时的事啊?”

    “就年前要放假的那几天,她不是来上报你们村计划生育的事么,我跟她聊了几句,问你多大了,咋还不找媳妇的,她呵呵笑着就对我讲了。”吴仪红说得很自如,可马小乐听得却很窝火,他可以想像作为村妇女主任的顾美玉,为了向乡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吴仪红透点料子套套近乎而说得唾沫星子四溅的样子,实在太让他恼怒,马小乐暗暗决定,回去,一定要教训顾美玉这个长舌妇,毫不怜惜地,作为男人,有必要去为了自己的名誉而心怀不轨地办事情。

    “小马,也别愣了,你那毛病不叫毛病,找个心理医生就能解决。”吴仪红看着马小乐出神的样子,很慷慨地安慰着。

    马小乐想了,装憨过去恐怕不行,这吴仪红的刻薄他早已领教过了,现在她言语算是慈悲了些,但有可能转头就是另一副嘴脸了,弄不好张开嘴巴在这乡政府大院里散播一番,那他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硌碜呢。想到这里,马小乐抹了蟼愳巴,吸了下鼻子,“吴主任,那顾美玉的话你也能信?”

    吴仪红一听,怔了一下,“咿,下马,你这话是啥意思,难道顾美玉还会对我说假话?”

    “嗳,她这人,听风就下雨,估计是从哪儿听了啥小道消息就到处乱说。”马小乐好像很生气,“那可是很不负责任的!”

    “哦!”吴仪红听了眼珠子一转,心想何不趁这次机会尝了马小乐?“小马,你空说无凭,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没毛病呢?”

    马小乐看着吴仪红,他明白这女人的心思,不过他还在考虑着冯义善的存在,这乡政府大院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像男女间的勾当之类的事情,是瞒不住的,他要是如了吴仪红的愿,估计在办公室的日子会好过些,可面对冯义善的时候岂不是心惊胆战,不出事还好,一出事就完蛋。还是老办法,缓兵之计。“吴主任,俗话说的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是不能相信的。”

    “呵呵,小马啊,给我上课了啊。”吴仪红听了呵呵直笑,“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嘛,我刚才不就说了嘛,你空说无凭的啊,你能证明给我看么?”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马小乐很局促的样子,“再说了,我还得买点东西急着赶回家呢,要不可来不及,村干部们会说闲话。”

    “急啥啊,村里能有啥大不了的事?”吴仪红似乎不会善罢甘休。

    “吴主任,咱村里人有村里人的判断呢,说好了的事情不办,那就是不守信用,没了信用,在村里就没啥身份了。”马小乐说完,推着自行车要走。吴仪红一见,心想得弄清楚马小乐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便伸手扶住自行车龙头,“小马,你说得还怪严重呢,怎么,连我主任的话也不听了?”

    “吴主任,不是我不听,真的是时间赶不及了,再说了,我怎么向你证明呢,总不能拿出家伙来向你炫耀一下吧!”马小乐只是情急之下随口一说,没想到吴仪红立刻抓住了话柄,“好啊,马小乐,这可是你说的,你就拿出来抖抖,向我炫耀蟼愑喽!”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