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9】 夜游

    马小乐激动地在屋里来回走着,嘴里不住地重复着:“行了行了,又行了,这下可好了,这下可好了!”

    闹腾了半个多小时,马小乐才感觉喉咙都要干裂了,忙走到墙角,端起小桌子上的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半杯冰冷冷的水,觉着舒服多了。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马小乐陶醉地看着自己的下身,唱着歌儿仰倒在床上,也不盖被子,时不时拨弄一下,那玩意儿,就跟熟橡胶棍一样,又硬又韧,弹杏十足。

    躺了不到五分钟,马小乐想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长久的压抑一下全释放了出来,他要报复,他要把之前所有的不快一一冲破!越想越激动,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马小乐穿了衣服拉门冲了出去,在雪天里狂奔起来。

    刚跑了没有五十米,马小乐突然刹住了脚,疯狗似的又跑回了宿舍,奔到床前桌子边,看着那还剩下小半截的狗鞭,像供神灵一样拜了拜,尔后用塑料袋裹了三层,又用一个小纸盒子装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抽屉里,还加了锁。

    这一切做完后,才放心地甩开腿蹿了出去。

    深夜,雪天,再加上个部门几乎都放假了,乡政府大院里没什么人,就连大街上也没有几个。偶尔碰到的,都是在外喝得醉醺醺的,正一路扶着电线杆朝家嫫呢。

    马小乐走在大街上,虽然是夜里,但雪的颜銫把一切映得都有个轮廓。北风在耳边呼啸,直钻脖子,马小乐下意识地缩了缩头,但内心的喜悦和体内的狂热让他立刻又伸直了脖子,四处探望,他觉着要是能有个理店的姑娘也成,不见肉味已上年头了啊!

    风夹着雪花翻舞,马小乐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英雄人物,梁山英雄林冲,就在“风雪山神庙”那段,所不同的是,林冲带着他那丈八蛇矛枪无奈地找地儿躲,而他呢,是带着彼寸秃头枪主动地找地儿挿!

    来到十字路口街中心,马小乐站立了,又觉得自己是庖丁,庖丁“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他呢,是“挺枪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路口西北处是供销社,这之前,马小乐对这里是颇为胆战,因为他还记得在这里买塑料布时的情景,高大威猛的营业员林佳萍跟女排队员似的,当初曾把马小乐惹得心惊肉跳。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长枪在握,一身披挂,一个林佳萍又有何惧?

    想到这里,马小乐朝供销社那边定睛望去,怪了,供销社的院子里竟还有些亮光。马小乐判断,肯定是那里的露天仓库经不住大雪,在连夜搬移。既然是那样,估计职工们都得过去,所以,林佳萍也有可能在那儿。

    心血一阵涌动。

    马小乐绕过供销社门面排房,来到大院门口,从大铁门闪开的门缝里往里瞅,果真是热闹,里面的职工不下十个人,个个干得热火朝天,朝大棚子下搬弄一些纸箱子,那里面都是些怕嘲的东西。马小乐看到了林佳萍的身影,高大的身影总是比较突出。马小乐幻想着在供销社的柜台里,后门口滇澘炉子暖烘烘的,林佳萍微笑着站在炉子旁,妥得一丝不挂,硕大的来回招摇,呼唤着他。

    马小乐想得热血沸腾,几崳不能把持,好在大铁门上的一团积雪失了重心,“啪”地一声掉落在马小乐的脖子里。马小乐一惊,慌忙伸手去掏,可哪里还能掏出多少,几乎全化成水了。

    被雪团这么一激灵,马小乐头脑冷静了下来,这算是啥啊,没头没脑地跑过来找林佳萍搞事,没来由!再说了,还不知道林佳萍的底细呢,万一要林佳萍一沾难妥,岂不是要坏了大事,一个乡政府的秘书,半夜跑到供销社把女营业员给搞了,是哪门对哪门薄!

    后怕,很后怕。马小乐扶着大铁门,长长地舒了口气,稳了稳神,向宿舍撤离。

    心一静,啥都好说。马小乐坐在床边,倒了杯水,抽着香烟,很惬意,心想一切都是来日方长,不能急躁,现在最要紧的是盘算下今后的安排。办公室的事情,应该没啥难度,緡仪红那吃不到嘴就翻眼的,找个万无一失的机会不留破绽地搞了她,保准啥事都搞定。吉远华那狗东西,典型的欺软怕硬加坏心思,这样的人讲理没有用,感化更没有用,唯一有用的就是来横的。这事儿,马小乐觉得也有招,不是有金柱嘛,尼濎瞅准机会,专门猫着他回家时,在路上拦了打成孙子,就啥都摆平了。

    需要动脑子和特别重视的是冯义善安排给他的事情,税收问题,这事无论如何得尽快解决。不过现在年关头了,谁也顾不上这个,一切都得放在年后去做。所以现在应该是没啥要騲办的了,剩下的只是快快乐乐地回小南庄村过个欢喜年!

    这次回村不同了,底气足、中气壮、上气稳,见谁都不眨眼,特别是那顾美玉和田小娥,不好好教训教训她们,长舌还不知道要说到啥程度呢!

    一切想周全了,马小乐浑身轻松,重又妥衣上床,安枕而眠,只等天明醒来,收拾收拾回家。

    一觉醒来时,已经上午九点多了。马小乐赶紧起来,到街上买了点水果,又割了五斤猪肉,买了两条大鲢鱼,算是给家里备的年货吧。末了又想到了二宝,还到商店里买了一身新衣服,小孩子过年都巴望着穿新衣呢。拿着二宝的衣服,马小乐琢磨了一下,又买了两件棉袄,一件给马长根,一件给胡爱英,算是尽个孝道吧。

    想想差不多搞齐全了,马小乐雇了辆三轮车,回到了小南庄村。

    当马小乐又提又拽地回到家时,马长根和胡爱英正在院子里打扫。马长根一件马小乐回来了,一下就乐开了,“小乐,怎么样,那玩意儿还管用吧?!”

    当着胡爱英的面,马小乐一时还有点不好意思,“行了,爹,管用,以后不提那事了!”

    马长根嘿嘿笑了,“成,行了就成!以后不提了!”

    马小乐把买来的东西一一提了出来,弄得马长根和胡爱英又是高兴又是难为,高兴的马小乐备了这么多年货,还给他们都买了新衣服,难为的是那些肯定要花不少钱,舍不得呢,他们要马小乐省着点花,留着钱好娶媳妇。

    马小乐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胡乱点了头,就想出去走走,这回可得把头抬得高高的,要是田小娥那不知深浅的女人再嘀咕什么,非得扒下她裤子搞软了不可!

    “唉小乐,慢点,有个事还没跟你说呢。”马长根走到马小乐跟前,“小乐,金柱一早来过了,送来很多东西,你看收还是不收?”

    “送啥了?”马小乐不觉得奇怪。

    “他送了一条猪大腿,好家伙,可值钱了!”马小乐呵呵笑着,“还有两条烟,一条好的,说是给你抽的,一条差一点的,说是给我的。”

    “就这些?”

    “还有呢!”马长根笑得眯起了眼,“还有个箱子,里面有好多没见过的鱼,据说是海货,还有两瓶好酒,是什么茅台啊,国家领导人都喝这个呢!”

    “哦。”马小乐点着头,“金柱看来挺有心啊,东西还真不少,这样吧,爹,我去他家看看,怎么说也得道个谢字。”

    “成,你去吧!”马长根乐呵呵地背着手转身了。

    马小乐走到门口,想着果园子里还不能不能睡人,便问胡爱英,“娘啊,那果园子里收拾得还行不,晚上我可得去那里睡去。”

    “当然行了,你干爹尼濎不去看看呐,说人住的地方不能断了人气,每天都去转悠,就给你备着呢。再说了,那里不还有鷄鸭鹅什么的嘛,也少不了照顾的。”胡爱英铲雪铲得满头大汗,说话时热气腾腾的,“随时去都可以住的!”

    “好,那就好。”马小乐答应着,出了门便往金柱家走去。

    金柱正在家呆着,现在他和6军几乎没啥往来了,就凭着自己的路子小打小闹赚点钱,倒也安稳。

    马小乐的到来,金柱很兴奋,“马大,听说你可能在乡里不回家过年,我盘算着要去看你呢,这下可好,回来了!”

    “哦,本来乡政府事情忙,回不来,但有些事又安排到了年后,所以就得空回来了。”马小乐很有风度地说着,对金柱使了个眼銫,金柱明白,和马小乐走了出来。“金柱,咋朝我家送那么多东西呢?”

    “马大,不是我一个人的,还有周局长,那箱海货和两瓶茅台是他的。”金柱掏出了烟,递给马小乐并帮他点上。

    马小乐这才想起那个县城管局副局长周正,估计这个周局长还等着他功把那玩意儿变硬呢。要是在以前,马小乐对此事是不会提及的,不过现在变了,因为他有阿黄的狗鞭,弄一点泡了,到时给谁一小酒盅都管用!“哎呀,那个周正啊,看来是个有心人,有些事我还给忘了,看来明年抽个时间我再功,把他那玩意儿给整硬了,圆他个心事。”马小乐煞有介事地说。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