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杀鸡儆猴

    本来大蛋给面子乐静怡不跟周岩这种人一般见识而动手,问题是他向自已动手。[都市^文学  )

    乐母看到几个官员被踢飞出去。她好一阵傻眼。她心里生起点悲哀,伤了几个官员,这蟼愑可怎么才好。可千万别把那些错误都算到自已身上呢。

    其实乐母那种就是很小市民的想法。

    她觉得担心,大蛋倒不以为然。这种假仁假义的官员,能教训几个就教训几个。

    想着这些人的恶行,大蛋手上的力量不禁增加点。

    周岩本来就是一个小官,父亲做个局长。都敢嚣张成这样,以后让他做大了,南海的教育还不是非乱了不可。

    “啊~~痛死了。痛死了。”周岩感觉到大蛋的力量拼命在增大,他接受不了那么大的痛楚,他拼命地拍打着大蛋的手求饶着。

    “放开我。求你放开我。”

    瞧到周岩那痛苦不已的表情,乐静怡还真的害怕大蛋弄出个人命,那到时麻烦就大了。她捉着大蛋就劝着。

    “大蛋,先放过他吧。这样下去可不行。”

    大蛋看乐静怡一眼。他看得出乐静怡眼睛里隐藏的担心。

    “这次先放过你。我看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大蛋用力甩着,周岩再次被甩出去,他再次撞倒好几张椅子才停下来。

    周岩被甩出去,他緡着痛手鬼哭狼嚎地倒在地下打滚着。

    被傻的主任和官员再次醒悟回来。他们赶紧扶起周岩站起来。咋看之下,周岩的手已经差不多被捏得变形,又红又肿的。

    这次都算周岩运,大蛋没有把他的骨头捏碎。今天还有蕚愽,大蛋不想闹出太大动静。要是平时,大蛋非把周岩两只手捏碎不可。敢调…戏自已的女人。

    “女儿,大蛋这样做行不行的?”乐母这下就真的担心了。她心知肚明,大蛋这蟼愑可是把把这些人都惹上。

    乐静怡内心担心不已,民不敢官斗这个道理乐静怡是明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着自已的母亲。

    “妈,没事的。我们看着来。”

    乐静怡跟她母亲滇澑话,全落在大蛋耳里。大蛋听着不禁心生点悲哀,正是这种人的怕事,才纵容到周岩这种人出来。他本想着辈慰着两人,喊她们不用担心的。

    但想着,他还是没说出来。有什么事情,他一个人独力承担下来就好了。

    周岩被扶上坐着,那林主任却变得无比的殷勤,又是拿着酒鏡,又是拿着冰敷替周岩弄着。嘴上还边安慰着。

    “周公子,放心绝对没事的。等下我带你去验伤,验出伤来。我们就可以告他,故意伤人了。而且还可能告他呢。”

    “对。到时让他们赔个十万八万的。”

    “十万八万那够,让林主任写惨点,至少让他们赔个几十万才够的。”

    “周公子,别害怕。你老爸人脉大得很,要弄倒这小子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么。”

    几个官员围着周岩说着,看来他们都属于周岩父亲那一派的,平时都看着周岩做事的。

    们说着,周岩狠地剜大蛋一眼。脸上痛苦表情稍减,露出个愤恨的表情说着:“对,林主任你必须帮我写个最重的验伤报告。我要躺在医院休息三五个月,让这小子赔到死的。我看他历害,还是我历害呢。”

    大蛋听着那几个人的话,无异等于听着痴人说梦话,他第一次听着有人想敲诈自已的。传出去还不笑死别人么?

    大蛋让他们说着,心里没有半点的害怕,反而脸上的笑容更加浓。

    倒是大蛋身后的乐静怡和乐母听着,两个人的心里就揪在一起。要赔几十万的,还惹上这群。那这个麻烦就真的大了。

    而且到时这林主任出了个什么验伤报告,大蛋恶意伤心的罪名就坐定了。

    “大蛋,不如算了吧。要不你先走,这里等我他们谈谈。”乐静怡扯着陈杀鷄儆猴,想让他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乐母心里都灰凉灰凉的,她似乎看不到替自已老伴做手术的希望。都把别人惹成这样子。她只能在旁边劝着。

    “大蛋,你不如先走吧。说不定让乐静怡和他们谈谈,会有出路呢。”

    乐母暗自比较着,她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就是,假如乐静怡敢嫁给周岩的话,那说不定还有希望。而且还免除了很多麻烦。

    再说乐母心里权衡下。她觉得周岩过大蛋了。

    大蛋就只会武力解决,有暴力倾向。

    你看周岩,家庭环境不错。还是个官二代。乐静怡嫁给他,以后就做了少***生活。自已也跟着享福呢。

    最重要的是讨好他们,自已老伴的手术说不定还能如期的进行。

    万一惹火他们,他们索赔几十万,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乐母越想着,她的想法就越偏。在她眼里,仿佛就只有一个方法。只有乐静怡嫁给周岩就能把眼中的事情,全都解决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